第 3 章 

  安德森家族是維羅納城中不大不小的一個貴族,繼承的爵位也僅僅是最次等的男爵爵位。但是這對羅茜來說,這卻是再適合不過得了。

  首先,作為一個安德森家的獨女,她是擁有爵位及財產繼承權的,毋需擔心日後流離失所;其次,因為家族並不十分顯赫榮貴的關係,她並不需要像某些大家族的繼承人那樣,因為背負著將家族發揚光大的責任而不得不將從小就將絕大部分時間投放在,嚴苛的家族訓練上;最後,因為男爵夫婦法人感情十分深厚、而男爵老夫人又是一位性情溫和的老太太的緣故,安德森家族內部並沒有一般貴族家庭慣有的勾心鬥角事件。不得不說,這很是讓羅茜鬆了一口氣。

  羅茜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天氣晴好的午後換上普通的衣服、偷偷地從庭院後門溜到附近的小山丘上去。通常她會帶上一兩本喜歡的書,在濃密的樹蔭下靜靜地翻看。有的時候她只是坐在那兒,將下巴抵在膝蓋上俯瞰著維羅納的全景,又或者是靜靜地眺望著天上漂浮的雲朵,什麼也不做,就這麼悠閒地度過一個下午。那兒像極了z大她常去的小樹林,她非常喜歡那種靜謐的氣氛。在那裡,她可以暫時忘掉自己穿越者的身份,做回她自己。

  男爵夫婦與老夫人曾經因此責備過她好幾次,但每次都被羅茜撒嬌賣萌矇混過去了。男爵派奶媽和管家偷偷地跟蹤了羅茜好幾次,確認沒有什麼危險之後也就任由她去了。

  這天下午,羅茜再次一個人偷偷溜到了她常去的那座小山丘上。

  她沿著小路走上山崗,漫無目的地向樹林的深處走去,在枝葉最為繁茂的地方停了下來。風吹過樹梢,樹葉摩擦出深淺不同的音調。羅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席地坐了下來。

  她環抱著自己的雙腿,將下巴抵在膝蓋上。空氣中瀰漫著樹木特有的香氣,不遠處有膽大的鳥兒在草地上蹦跳著啄食,葉間樹上間或傳來它們同類清脆的啼鳴。陽光投過樹葉間的間隙照在她的身上,暖洋洋的。在這樣放鬆的氛圍下,羅茜微微眯起眼睛,虛望著遠方起伏的樹浪,小聲地哼起歌來。

  那是她最愛的歌之一。

  「Io ti penso amore

  Qanudo il bagliore del sole

  Risplende sul mare.

  (當晨曦染紅大海時,我想念你,親愛的;)

  

  Io ti penso amore

  Quando ogni raggio della luna

  Si dipinge sulle fonti.

  (當月色穿透流泉時,我想念你,親愛的;)

  

  Io ti vedo

  Quando sulle vie lontane……

  (當遠方的路上揚起沙塵時……)」

  「阿嚏!」

  「誰?!」羅茜驚得唰聲站了起來,她居然一直沒發現灌木叢裡有人!「出來!」她低聲呵斥:「否則我就不客氣了!」

  伴隨著她的低喝,灌木叢的葉子開始簌簌地晃動起來。羅茜緊張地屏住了呼吸。從灌木叢後站起來的男孩穿著再普通不過的白色襯衫和黑色長褲,身上也沒有佩戴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家族紋章。漆黑的頭髮散落在他仍帶著些嬰兒肥的臉龐兩側,祖母綠色的眼睛帶著幾分被發現的尷尬,正羞澀地透過濃密的黑色睫毛偷偷看她。倆人隔著灌木叢傻傻地大眼瞪小眼了好一會兒,他才遲疑地向羅茜的方向走來。

  「嗯……下午好?」

  「下午好。」見來者只是一個八九歲左右大的小男孩,羅茜鬆了口氣:「你是誰?為什麼要偷偷摸摸地躲在哪裡?」

  「其實……我來得比你早。」男孩指了指身後的灌木叢:「我想找個地方睡午覺,於是就躺在了那後面。後來你來了。我覺得貿然出去不太好,就……」男孩的神情有點靦腆害羞。雖然這並不是他的錯,但自幼受到的紳士教育令他很自然地說了一句:「如果我有什麼令你覺得被冒犯了的行為,抱歉,那並不是我的本意。」

  「你聽到了啊。」羅茜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嗯……其實我唱得不太好……」

  「不,你唱得很好!」男孩連忙擺手否認:「真的!你是我聽過的唱得最好的人了!」

  「真的嗎?」羅茜此時已經重新坐回了草地上,她抱住膝蓋側頭看他:「那你都聽過誰唱歌?」

  「家裡辦舞會的時候,我躲在門後聽伶人唱過……」

  「你把那些伶人和我相提並論?」羅茜佯裝生氣地瞪他。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男孩的臉漲得通紅:「我、我的意思是……」

  「噗。」羅茜終於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地,抬頭對那個已經窘迫到不知所措的男孩笑道:「好啦好啦,過來坐吧。」

  男孩訕訕地在她的身邊坐下。

  「……我叫卡薩帕……你呢?」

  「我嗎?」羅茜想了想,乾脆把自己的原本的名字告訴了他:「茜茜,你可以叫我茜茜。」

  「……是個很好聽的名字。」男孩小聲地讚了一句,然後就再也不說話了。

  他們兩人在樹蔭裡席地而坐,陽光透過層層的樹葉,形成一道道金色明亮的光柱,照在他們的頭髮上,臉頰上,衣服上。卡薩帕規規矩矩地坐在草地上,在半明半暗的光線小心翼翼地用眼角的餘光偷瞄身邊的女孩。她長得可真好看。卡薩帕心想,比露娜最寶貝的那個洋娃娃還要好看。

  「你為什麼一直偷看我?」羅茜突然說。

  「……!!」卡薩帕顯然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發現,震驚之下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我……我……」

  「我好看嗎?」

  「…………」

  「嗯?」逗羞澀的小正太神馬的最好玩了(*/w\*)。羅怪阿姨茜內心奸笑著,面上仍不依不饒地追問:「我好不好看?」

  「……嗯。」

  「有多好看?」

  「……」

  「嗯?」

  「…………比洋娃娃還要好看。」

  「喲~」羅茜故意提高了聲調:「你玩洋娃娃啊?」

  「不是!」剛剛才好了一點的臉頰再一次漲得通紅:「是我妹妹露娜的!」

  「噗……你怎麼這麼可愛啊。」羅茜連忙把臉扭到一邊,笑夠了才重新艱難地扭回來,肩膀還一顫一顫的:「你這樣子別人會更加想逗你的啊。」

  「…………」

  「下次有人跟你說『你幹嘛偷看我』的時候,你應該義正言辭地看著他,理直氣壯地回一句『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你』才對啊!」羅茜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對付調戲的最好方法,就是反調戲回去!記住了嗎!」

  「…………」卡薩帕覺得他自小接受的教育遭到了衝擊。

  「說起來,你是哪家的孩子啊?」羅茜隨口問道,在看到對方吞吞吐吐的樣子的時候又瞭然地擺手:「算了,你不想說就不說唄。反正都是偷溜出來玩的嘛,大家彼此彼此。」

  男孩顯然鬆了一口氣:「你剛剛唱的歌我從來都沒有聽過,」他說:「是你自己編的嗎?」

  「不是啦。」你聽過才怪了呢。「我也是聽從別人那兒聽來的。」

  「哦……你常來這嗎?」

  「嗯,這裡可是我的秘密基地。不過現在不是了,」羅茜原本是將下巴墊在膝蓋上的,聞言歪頭衝他笑了一下:「因為被你發現了呀~」

  「……對不起……」

  「噗……你這麼呆萌真的好麼~」

  「…………」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在東拉西扯之中,一個下午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羅茜站起來拍拍裙子:「我得回去了。」她說:「要不然母親和奶媽又該說我了。」

  「哦……」男孩看起來有點不捨:「你還會再來嗎?」

  「當然會啊。」

  「什麼時候呢?」

  「我也不知道。」羅茜扁了扁嘴:「只要母親和奶媽不看著我,我就來。」她說:「你還不走嗎?」

  男孩悶悶不樂地低下頭:「你先走吧,我想再呆一會。」

  「別這樣嘛。」羅茜笑眯眯地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只要你常來,總是可以見到我的啊。」她眼角的餘光掃過維羅納城中央的大鐘塔:「糟了,我真的得走了。」她拎起裙襬飛快地跑開:「那麼,再見啦──」

  在她的身後,男孩愣愣地注視著她消失的方向,半晌慢慢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頭髮。

  「……再見」他低聲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