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眾所周知的是,意大利盛產葡萄,也盛產各種關於葡萄的產物。包括世界聞名的紅白葡萄酒、葡萄曲奇餅乾,葡萄甜心、葡萄果汁、葡萄xx……

  雖然已經到了秋天,楓葉也已經紅遍了整個山丘,但是由於處在地中海沿岸的關係,無論南北意大利都還呈現出一副盛夏的模樣。悶熱的風吹過,帶起的是彷彿能灼傷人的熱力,還有吵得人心煩的蟬鳴。在這種天氣下喝上一杯冰鎮的葡萄果汁,沁涼的感覺能叫人下意識舒爽得眯起眼睛。

  羅茜不甘心地把手裡的杯子倒轉過來,試圖再倒出最後一滴果汁。

  結果自然是無果。

  「沒有了啊……」羅茜可惜地砸吧著嘴,戀戀不捨地回憶著嘴巴裡那股酸甜的味道。

  「再買一杯吧。」卡薩帕建議說。

  「……沒錢了。」羅茜悻悻地摸摸口袋:「都花光了。」

  「我還有。」卡薩帕從口袋裡摸出幾個銅幣給她,羅茜沒接。「今天說好我請客的,怎麼能用你的錢。」她搖搖頭:「萬一你又反悔了怎麼辦。」

  上次乾葉書籤的事情她調戲得太過,導致近兩次來小正太和她相處時都明顯變得別彆扭扭的,她稍微有點大的動作男孩就驚恐地瞪大眼睛看她,那副無辜又可憐的模樣總讓羅茜無端想起黃世仁和喜兒……啊呸,是惡龍和公主。

  ……這個比喻似乎也沒有好到哪裡去_(:3)/)_

  雖然這個狀態的小正太也萌得她心肝亂顫,但是為了日後長遠的調戲大計(……)著想,羅茜決定,還是跟人道個歉把話說開比較好。

  於是這天下午她就硬拉著小正太下山到市集裡玩耍,請客賠罪喝冰鎮葡萄汁,以示自己的誠意……如果不是她面前已經擺了三個空杯子而卡薩帕面前只有一個的話,估計會更有說服力→_→。

  「……不會的啦。」

  「那也不行啊,萬一呢。」羅茜很是堅決地拒絕了對方:「小孩子最喜歡說話不算數了,我才不要冒這個險呢。」

  「……」別一副你是大人的樣子好嗎。卡薩帕兀自低頭糾結了一會,突然小聲又快速地說到:「其實我沒生氣……」

  其實他並不討厭茜茜捏他的臉,甚至還隱約地有點喜歡。只是這不應該是她對他做的,而應該反過來,由他對她做才對。就像他偶爾會從門縫中看到的一樣,父親伸手去捏母親的鼻尖。每次看到這樣的場景,他都忍不住會微笑。

  這是不是意味著……以後,茜茜會成為……他的妻子?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卡薩帕就覺得自己的臉紅得發燙,心跳也快得不行。茜茜會魔法嗎?他曾經這樣懷疑過。因為他覺得她的目光似乎帶上了一種奇異的魔力,每次她一看他,酥麻的感覺就一路從他的頭皮往下,順著脊椎骨蔓延到心臟、到手指、再到腳趾。可是她不穿黑色的裙子,也沒有長長的指甲。

  他假裝若無其事,實際上精神卻高度緊繃,她一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就緊張得不得了。他想離她遠點,他害怕自己的秘密會被發現,卻沒想到茜茜把這種反應誤認成了生氣。

  他怎麼可能生她的氣呢,他想。

  「茜茜。」他低聲說道:「你以後,再也不要那樣做了……」

  「……知道了啦。」她撇撇嘴:「我保證不會了,你就儘管放心吧。」

  「那個……動作,」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鼓足了自己所有的勇氣,頭卻不自覺地埋得更低,藏在柔軟黑髮下的耳朵尖因為害羞或是別的什麼情緒變得紅彤彤的:「應、應該……」

  只可惜他的聲音實在太小,羅茜沒有聽到,某不甘心的吃貨正絞盡腦汁思考著能夠再喝一杯冰鎮葡萄汁的方法。腦子裡突然靈光一閃,羅茜激動地站了起來:「有了!」

  「……有了?」卡薩帕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維裡沒有反應過來。男孩呆呆地仰頭看著女孩:「有了什麼?」

  他本來只是隨口一問,沒想到女孩隨即眼神發亮地盯著他不放,祖母綠色的眼睛此刻真的像發現了肥肉的惡狼一般散發著幽幽的綠光。他心裡「咯噔」一聲,猛地升騰起幾分不安的預感。

  「……茜茜?」卡薩帕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要被盯起來了:「你想……做什麼?」

  「卡爾~」她突然膩膩地喊了他一聲:「我親愛的,親愛的卡爾~」

  卡薩帕簡直受寵若驚。他扭捏著低下頭,臉上紅了一片:「茜……茜茜……」

  「卡爾~剛才賣葡萄果汁給我們的,是一個大嬸對嗎~?」

  「嗯?」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提到這個,卡薩帕愣了一下,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是的,是一位大概四十歲左右的女士,有點胖,穿著粗布的衣服……」

  「那都不重要,親愛的卡爾。」她雙手拉起他的手,鄭重地握在掌心:「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卡薩帕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他甚至還沒有問那是什麼忙,就已經熱切地保證:「我一定盡力幫你!」

  「那麼,」她盈盈的眼光期盼地看著他,令他恍惚如同身在天堂,可她在下一秒說出的話卻立刻將他打入地獄:「求你給大嬸賣個萌,哦,就是撒個嬌,讓她免費請你喝一杯葡萄汁,行嗎?記得要加多多的糖!」

  ……他收回前言!

  他也是會對她生氣的好嗎!

  「不行!」他大力地把手抽回來:「這絕對不行!」

  「可是你剛剛明明都答應了啊!」羅茜雙手合十。

  「那是因為我沒想到你會提這樣的要求!」他生氣地對她低吼:「這簡直……簡直無禮!」

  「唔……果汁分你一半?」

  他才不稀罕!

  「卡爾……」一隻小手悄悄地拉住他的,被他氣憤地甩開了。手的主人不氣餒地又拉了上來,還討好地搖了搖:「卡爾~卡爾~」

  見他面色略有鬆動,羅茜心下一喜,趕緊趁勝追擊:「好嘛~很簡單的。」她軟軟地哀求:「好嘛~嘛~嘛嘛嘛~」

  「……你為什麼不自己去?」死鴨子硬撐著最後一口氣。

  「因為卡爾比我好看啊~」她笑出一口的白牙。

  「……」卡薩帕的嘴唇開合了幾次:「你、你比我好看……」

  「不不不!」女孩猛烈地搖頭,碧綠的眼眸認真地看著他:「在我的心裡,卡爾是最好看的。」

  ……真的是這樣嗎?

  看著男孩妥協地垂下肩膀,羅茜的內心小人雀躍地揮拳大喊「yes!」──開玩笑,她一個心理年齡都快三十了的老女人怎麼好意思厚著臉皮撒嬌賣萌討果汁?當然派專業的上啦!

  正太什麼的殺傷力簡直不能更大!那個大嬸一看就是同道中人,別以為她不知道!

  羅・正太控怪阿姨・茜悠閒地站在樹蔭底下,饒有興致地看著男孩如同奔赴刑場一般悶頭走到大嬸的攤位前面,不好意思地說了些什麼。大嬸爽快地遞給他一大杯新鮮的葡萄汁,還毫不猶豫往裡面加了兩大勺絕對足份足量的糖──當然,沒有忘記在卡薩帕的臉上頭上狠狠地揉上及把。

  「謝謝~你辛苦了~」

  當頂著一頭亂髮一臉紅印的卡薩帕端著冰鎮葡萄汁重新走回樹蔭範圍之內的時候,羅茜很狗腿地迎了上去,主動從卡薩帕手裡接過了那杯滿滿的葡萄汁:「太重了太重了快讓我來拿!你快坐下休息一會!」她捧著冰涼的葡萄汁吧唧地親了杯子一口,樂得眉開眼笑:「最愛你了~麼麼噠~」

  你才不愛我呢!你愛的是葡萄汁!

  卡薩帕氣鼓鼓地想,父親說的果然沒錯,越是美貌的女人,就越會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