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A- A+

  讓我們來回憶一下,一般電影裡或者小說裡男女雙方在闊別多年再次相遇的時候,一般都是些怎麼樣的情景?

  或者是隔著一段不遠的距離,含情脈脈地無聲對望,直到時間的盡頭;或者是激情相擁抱頭痛哭,從此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又或者是相視一笑各奔前路,彼此之間只在心中留下一絲淡淡的痕跡……羅茜不合時宜地在心裡胡思亂想到。但是無論哪一個情景,都絕不會是像現在這樣,自己把一個不相干的路人(……)推倒在牆上一副即將準備霸王硬上弓的樣子,而正主突然無聲無息地出現,站在一邊擺出一張怨夫臉……的。

  黑髮的少年面沉如水,看不出喜怒,一雙黑色的眼睛卻像是有火焰在其中燃燒一般,亮得驚人。比起八年前,他長高了許多,曾經的嬰兒肥也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大理石雕刻般線條深刻的英俊。只是那樣的五官輪廓,除了卡薩帕,又還能是誰?

  「卡爾!」羅茜高興地鬆開雙手轉過身來:「你回來了!」

  「……茜茜。」少女一眼就認出了他這件事讓卡薩帕的心情好了很多,他沖羅茜點了點頭,臉色也舒緩了不少,但仍然沒有放過剛才那件事的打算:「你們兩個,剛剛在做什麼?」

  「呃……」

  羅茜少女發現,事情解釋起來好像有哪裡不太對。

  羅密歐作死調戲了她然後她反過來把人推牆上反調戲了?

  ……簡直每一個字都是槽點好嗎。

  發現理由似乎不怎麼能說出口的羅茜機智地閉上了嘴巴,同時毫不負責地向羅密歐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快上。

  反正以後你需要我的時候還多著呢小子,就當做是提前還債了唄,死一死道友就好請保全貧道!

  於是卡薩帕也順著她的目光扭頭看向了羅密歐,目光冰冷。

  被兩個人同時以不同意味的眼光瞪著,羅密歐表示自己的鴨梨山大。「呃……」他不著痕跡地向後退了一步,在卡薩帕堪稱死亡射線的目光下飛快地轉動起腦子:「那、那個!」他靈機一動,如同劫後餘生一般大喊出聲:「其實這這這這只是個誤會!」

  「哦?」卡薩帕將這兩個字含在嘴裡,慢慢地咀嚼了一番:「誤會?」

  他側頭看向一旁的羅茜:「是這樣嗎?」

  羅茜點頭如小雞啄米。

  「那麼,」卡薩帕繼續慢條斯理地問:「是什麼誤會?」

  「……」羅茜卡殼了。

  「是沙子!」羅密歐急中生智:「風吹沙子迷了眼這位小姐只是好心幫我看看而已我們之前什麼都沒有發生親愛的卡爾你一定要相信我!」他一口氣毫無停頓地說完了,語速快得好像身後有瘋狗在追。

  小子你很有前途嘛!羅茜賞給他一個讚賞的眼神。我看好你哦!

  羅密歐下意識地回了她一個媚眼,但在反應過來之後的瞬間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梗著脖子,戰戰兢兢地用眼角的餘光掃了一眼卡薩帕此時的表情。後者正好也在看他。見他回眸,卡薩帕微微扯起右邊的唇角,向他露出一個微笑。

  ……這種笑還有個學名,叫做「皮笑肉不笑」。

  羅密歐:…………主啊,請保佑我還能見到明天的太陽QAQ

  「是的是的!就是這麼回事!」一旁遲鈍的某人顯然沒有發覺這場無聲的交鋒,羅茜一邊拚命地用力點頭表示贊同,一邊一迭聲地問著問題試圖轉移卡薩帕的注意力:「卡爾,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學校放假了嗎?這次放多久?你什麼時候走?誒誒你回來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真是太不夠意思了……」

  卡薩帕低頭看著自己的袖子。

  女孩一著急,不自覺地就伸手扯住了他的袖子,還撒嬌似的左右搖晃,就像他們倆小時候常做的那樣。看著這個多年未變的小動作,卡薩帕內心一軟,眼神也無法抑制地柔和了下來。

  「茜茜,」他無奈地打斷了她喋喋不休的問話:「你一次問這麼多個問題,讓我先回答哪個?」

  「啊……」她不好意思地伸手摸摸鼻子,抬頭衝他傻笑:「這不能怪我啊,一時之間太高興了嘛。情難自抑什麼的你懂的嘿嘿嘿嘿……」

  情難自抑?

  的確。

  「怎麼還跟小孩子似的,」他伸手抓下她的手不讓她繼續,「跟你說了多少回了你還這樣,就不怕碰了髒東西弄得一鼻子都是嘛嗎。」但這之後他卻沒有鬆開她的手,而是不動聲色地繼續握在手心:「走吧,我們去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地聊一聊。」

  「好~~去哪呢~~?」

  羅茜沒有發現任何的不對,就這麼毫無異議地任人牽著走了。只留下被嫌棄的「髒東西」羅密歐一個人留在原地,苦哈哈地恭送兩尊大佛離去,背影無限蕭索淒涼。

  ────

  你問他們去了哪?

  當然是老地方。

  「快看那個!」羅茜興奮地掙開了他的手,指著前方一顆綠意盎然的樹:「你還從上面摔下來過,你記得嗎?」

  「我當然記得。」卡薩帕無奈地回答。他當時可是被母親狠狠地斥責了一頓,還痛了整整一個月:「要不是那位醫生的醫術高明,我的手臂上就要留下疤了。」

  「真的嗎?」愧疚之情突然湧上心頭,羅茜拉住他的手臂:「把衣袖捲起來給我看看。」

  「都說了是差點。」

  「給我看看嘛。」她堅持到。

  少年無奈,只能把衣袖拉高,露出光潔的小臂。也許是因為常年練習擊劍的關係,他的小臂並不瘦弱,也不過分強壯,而是一種恰到好處的健美。羅茜左右翻看著他的手臂,確定是真的沒有大礙之後才終於放下心來。「還好還好。」

  她的手掌白如初雪,輕輕地搭在他小麥色的手臂上,竟有一種奇異的美感。卡薩帕默不作聲地盯著看了一會兒,用另一隻手把衣袖重新拉上:「茜茜。」

  「嗯?」她抬頭看他:「什麼?」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微微勾起嘴角:「你好像還欠我一個樹葉書籤?」

  「……」臭小子這種小事要不要記這麼清楚!

  「那、那,」羅茜不甘落後地翻起舊帳來:「那你還欠我一份聖誕禮物呢!什麼時候還?」

  「那個啊。」

  少年突然低低地笑了起來,語速飛快地說了句什麼,聲音壓得極低。羅茜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下意識地問道:「什麼?」

  卡薩帕笑而不語。

  等了好久都沒有等到回答的羅茜不滿地瞪了他一眼:「幹嘛神神秘秘的,不說就算了。」話剛一說完羅茜就被自己嚇了一跳,這語氣聽起來實在太像是在無理取鬧了。羅茜的老臉紅了一下,飛快地轉移了話題:「呃,那什麼,剛剛的那個誰,羅密歐,你和他很熟?」

  卡薩帕的眼睛裡飛快地閃過一絲古怪,但只是一瞬間便消失不見了。

  「嗯。」

  「那麼,」羅茜自然無比地順著往下問道:「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

  「嗯?怎麼啦?」羅茜轉過頭對上少年的雙眼,眨了眨眼睛:「這個也不能說嗎?」

  「不是。只是,茜茜……」少年緩緩地問道:「你問這個……幹什麼?」

  ──―

  這天晚上,羅密歐在外面磨蹭到很晚才回的家。

  除了幾處零散的地方,整個維羅納城都已經陷入了黑暗之中,蒙太古家邸也不例外。他不敢大聲敲門,所以敲了半天才有門房起來給他開門。門房睡眼惺忪地為這位大少爺點亮了一盞燭台,哈欠連天地關上門重新回去睡覺去了。羅密歐小心翼翼地舉著那盞燭台,躡手躡腳地穿過客廳上樓。

  會客廳裡的壁爐已經熄滅多時了,冷冰冰的。厚重的窗簾也全部都被放下,只從縫隙中透出一兩絲微弱的星光,勉強能供人看清客廳內的情景。府裡的所有人似乎都已經歇下了。為了保險起見,羅密歐還特意看了一眼卡薩帕房間,在確定房門底下的縫隙裡的確沒有漏出任何的光亮之後才放下了一半的心。但他仍然不敢大意,像做賊一樣快速而無聲地溜過卡薩帕的房間,來到自己的房門前。

  不管怎麼說,今天總算是逃過一劫了。

  羅密歐鬆了一口氣,推開自己的房門進去。他把燭台隨意地放在桌子上,伸手準備扯開自己的衣領。

  「……你回來了?」

  一個聲音突然自黑暗中響起,受到了驚嚇的羅密歐扯著衣領的手猛地一個用力,差點把他自己勒死當場。驚天動地的咳嗽聲響起,羅密歐一邊大力地拍打自己的胸膛順氣,一邊抬手顫抖地指著此時絕不應該出現在自己房間裡的人。

  卡薩帕掀起眼簾,冷靜地抬頭看了他一眼:「你回來得可真晚,」他說:「我等了你很久。」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終於喘順了氣的羅密歐瞪大了眼睛,結結巴巴地說:「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已經睡了嗎!

  卡薩帕半靠在椅子上,雙手鬆鬆地交握在腹前。他的長腿交疊著自然前伸,動作隨意而閒適,彷彿他才是此間真正的主人。他慢慢吞吞地坐了起來,伸手將蠟燭撥得更亮一點,英俊的面孔在燭火的映襯下顯得忽明忽暗。

  「我想,關於今天的事情,或許你還欠我一個解釋。」

  他的身體微微前傾,薄薄的嘴唇動了動,吐出一個全然陌生的名字:「……你說呢,班伏里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