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A- A+

  意大利,維羅納,蒙太古府邸內。

  「……伯父?」班伏里歐將眼睛揉了又揉,猶豫著疑惑地喊了一聲:「……您在這兒幹什麼?」

  站在門縫邊上偷窺已久的身影受了一驚,迅速地轉過身來。那樣的五官樣貌,除了這個府邸的主人,蒙太古子爵之外,又還能是誰?

  蒙太古子爵在嘴邊豎起一根食指,示意班伏里歐不要說話。他儘量無聲地離開房門,用眼神示意班伏里歐跟自己走。

  ……這是要幹嘛?

  班伏里歐奇怪地跟他走到了一邊。

  「班伏里歐,我的好侄子。」蒙太古子爵小心地望了房間的方向一眼,似乎是怕房間裡的人聽到。他盡力將聲音壓倒了最低:「你是否知道,我的兒子,羅密歐,他最近是怎麼了?」

  「什麼?」

  「他整日整日地將自己鎖在房間裡。」蒙太古子爵眉頭深深皺起,眼中是顯而易見的憂色:「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他都緊緊地閉著窗戶,把大好的陽光鎖在房外。但我記得他小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哪怕外頭是陰霾的天氣,他也總愛往外跑。但現在……我恐怕他的這種怪脾氣,不是什麼好的兆頭。」

  「您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來。」班伏里歐一拍腦袋:「昨天我閒來無事,於是就決定騎著馬到郊外去散散步。在城西面的樹林邊上,我遠遠地看到了羅密歐。我敢肯定他也看到了我。我正要和他打招呼,他卻已經轉身避開了我,躲到樹林的深處去了。」

  「他最近總是這樣不願意見人,一定是遇到了什麼煩心的事情。」蒙太古子爵嘆了口氣:「你們平時這樣要好,你一定知道他的煩惱的根源吧?」

  班伏里歐搖了搖頭:「正如您所說的,他最近誰都不願意見。我連他的人都見不到,又怎麼能知道他在為什麼煩惱呢?」

  「或許有什麼事情,他不好向我這個做父親的傾訴,卻願意和你這個當兄弟的說。」蒙太古子爵拍拍她的肩膀:「現在他就在房間裡,你去問問他,回頭再來悄悄地告訴我。」

  「行。」班伏里歐點了點頭:「我這就去。」

  他走到房間的門口,清了清嗓子,意思意思地敲了兩下門就進去了。「羅密歐!」他大聲地說:「你在做什麼?」

  「如你所見,」羅密歐頭也不抬:「我在做雕塑。」

  「你還在忙這個?還沒做完嗎?」班伏里歐皺眉嫌棄地看著地上厚厚的一層石灰粉,小心地站到了一個相對乾淨的地方:「雕塑什麼時候都可以做。今天的陽光這麼好,讓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吧。」

  羅密歐慢吞吞地抬頭瞥了他一眼:「是父親讓你來的?」

  「不,沒有的事。」班伏里歐一口否認:「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很關心你。」

  「得了吧,我都看到了。」羅密歐嗤之以鼻,示意班伏里歐看房門上的縫隙:「房間的門可沒有關嚴實。」

  「……好吧,這次可不是我說漏的嘴。」班伏里歐攤開雙手聳了聳肩:「不過,我親愛的羅密歐,你最近到底怎麼了?」為了讓氣氛變得輕鬆一點,他甚至開始做作地模仿起歌劇院的調腔來:「啊,是什麼樣的悲哀,使得英俊的羅密歐的時間變得這樣的漫長?」

  羅密歐沉默了半晌:「……因為我缺少了可以使我的時間變得短促的東西。」

  「什麼?」班伏里歐莫名其妙地問。

  羅密歐沒有理睬他,而是重新低下頭去,專注於手上的活計。他的動作很慢,不時停下來細細地拂去雕塑上的石灰粉,以防堆積的粉末影響了他的視覺。他似乎將體內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這座雕塑之上,認真細緻得就像是在雕刻加拉泰雅的皮革馬利翁一樣。

  班伏里歐在旁邊不明所以地瞪了他好一會兒,突然靈光一閃:「我的老天爺!」他誇張地向後倒退了幾大步,同時大聲嚷嚷:「羅密歐,你失戀了嗎?」

  「……不。」羅密歐沉默了一會兒,緩緩地放下了手中的刻刀:「我還在愛情的門外苦苦徘徊。」他悶悶不樂地說:「我……我不能得到我意中人的歡心。」

  「居然還有女人能夠拒絕得了羅密歐?記得我們還在念公學的時候,每次出門玩樂的時候,你可是最多姑娘偷看的啊!」班伏里歐也顧不得會沾上石膏粉了,他用力拍打了幾下羅密歐的肩膀,幸災樂禍地桀桀怪笑起來:「英俊的羅密歐,無往不勝的羅密歐,你小子居然也有今天!」

  「……」

  「告訴我,」班伏里歐單手摟過他的脖子,鬼鬼祟祟地壓低了聲音:「俊美的唐璜,是哪位美人征服了你的心?」

  「……」羅密歐沉默了一會,突然抬頭甩了他一個眼刀:「羅瑟琳安德森。」

  「……」

  「沒錯,」羅密歐涼涼地說:「就是此時此刻你腦子裡想的那個人。」

  班伏里歐吃癟地摸了摸鼻子:「哦……是她。」他小心翼翼地恭維道:「那倒真是個美人。」

  羅密歐的眼刀變得更加鋒利了。

  ……呃,好像說錯話了?

  「嘿,嘿,兄弟,別這麼看著我。」班伏里歐舉起雙手討饒:「一開始我不知道她就是你的心上人,後來沒想到你居然會對她這麼認真。要知道我可是狠狠地吃了一驚的好嗎。」

  「那麼你現在知道了。」羅密歐慢吞吞地說。

  「我以後都會記得和她保持距離的,真的。」班伏里歐就差舉手發誓了:「這樣總可以了吧?」

  羅密歐無可無不可地哼了一聲。

  小心眼愛亂吃醋的傢伙。班伏里歐默默地在心裡吐槽。雖然他偶(jing)爾(g)犯二,但他並不是傻瓜,所以他自然不會真的把這些話說出來。

  「既然已經瞄準了目標,那你就使出渾身的本領上啊!」為了表明自己真的對兄弟妻沒有覬覦之心,班伏里歐他用力勒緊羅密歐的脖子,相當哥倆好地為他出謀劃策:「羅馬不是一日建成的。如果你不多加練習,就算你有丘比特的金箭,也是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一個好射手啊!」

  「就算我真的有丘比特的金箭,都不能射中她的心。」羅密歐苦澀地說。

  「為什麼?」

  「她……」羅密歐捏著刻刀的指甲用力得泛白:「已經立下了誓言,願意終身奉主,守貞不嫁。」

  「什麼!?你是說真的嗎?」班伏里歐驚訝地嚷嚷:「我還以為這樣老掉牙的事情,只有從前修道院裡的那些老修女才會做了。」

  「我比你還難以置信。」羅密歐垂下眼簾:「但是這的確是真的。」

  「……」班伏里歐震驚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是的,你沒有聽錯。」羅密歐很平靜地說。「就在我向她求婚後的第二天。」

  「……求婚!?第二天?!」班伏里歐的嘴張得幾乎能塞下一個拳頭:「我的老天爺啊,這真是……」

  「但是她沒有答應。」羅密歐輕撫著手下雕塑的臉頰:「在我向她求婚之後,她的反應是落荒而逃──就好像見到了什麼吃人的怪物似的。我一開始不死心,想去找她,卻在街道上聽到安德森男爵小姐想要到修道院去當個修女的傳言──為了躲避我,她竟立誓要割捨愛情。班伏里歐,你告訴我,這倘若還不算拒絕,那麼什麼才是呢?」

  「她的美貌是如此的珍貴,她卻不知道要替後世留傳下來。」羅密歐此時平靜得不可思議,他甚至又重新開始了雕塑的動作。「班伏里歐,你說,我是像米諾陶諾斯一樣長了可怕的牛頭,還是長了可怕的駝背?」

  「愛神一定是於厭棄我。」他低聲說道:「所以才會命令丘比特,將鉛箭射向我的意中人。」

  「……上帝啊,」震驚過度的班伏里歐沒大腦無意識地把內心所想說了出來:「難不成是因為我的原因?」

  「……」

  「…………」

  「………………」

  「……………………」

  「……別!羅密歐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嗷!!!」

  看到班伏里歐疼得齜牙咧嘴的樣子,羅密歐的心情詭異地稍稍變好了一點兒。(……)

  班伏里歐一邊按揉著剛剛挨揍的地方,一邊絞盡腦汁地在頭腦中組織著語言,但是直到最後,他也不知道自己此時到底應該說些什麼好。於是,他只能張開雙臂給了羅密歐一個安慰性的擁抱,並且重重地在他的背上擂了兩下。

  「謝謝你。」羅密歐低聲說道。

  「……羅密歐,」班伏里歐猶豫了一會兒:「……我還是那句話,聽我的勸告,忘記她吧。」

  「忘記?」羅密歐抬眼看他:「你來教我,我該如何忘記?」

  「你大可以放縱你的眼睛,」班伏里歐大聲地說:「你可以讓它們多看幾個世間的美人!」

  「那只不過會格外使令覺得她的美豔無雙罷了。」羅密歐說:「一個失明的人,會忘記那些留存在他的消失了的視覺中的、寶貴的影像嗎?不,永遠不會。同樣的道理,即使你給我看一個姿容絕代的美人,她的美貌除了使我記起這世界上還有那麼一個人遠比她更加美麗以外,就沒有什麼別的用處了。」他將雕塑上的落粉悉心掃去:「我知道你是出自好意,但請不要再勸我了,就讓我一個人靜靜吧。父親那邊……就麻煩你隨便編個什麼理由應付過去吧。」

  「不,絕不。」班伏里歐選擇性地無視了他的話,伸手強硬地把他從座位上拽了起來:「上一次我就是聽了你的話放著你不管,才會讓你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的。這一回,我一定要向你證明我的意見才是正確的,否則我死也不會瞑目。」他難得強勢地將羅密歐拉出房間,一把推進浴室裡,關門落鎖:「去給我好好地洗個澡,再換件體面的衣服。我們到街上去好好逛逛,這麼好的陽光,可不要輕易辜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