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怎麼有兩個爸爸

成人

  宋仲林和宋可嬈在澳洲待了一個月,決定回國,宋夫人萬分不捨,叫他們再留些時日,宋可嬈比較為難,她拒絕不了和藹的宋夫人,眼巴巴地看著宋仲林。

  國內的事情已經拖了一個月,而且宋可嬈離校太長時間了,沒辦法只能先回去,臨走時宋可嬈保證以後會多多來看他們,要他們好好照顧身體。

  剛踏入家門,就接到了江建中的電話,邀請他和宋可嬈參加江伍查的生日派對,宋仲林表面不動聲色,手指早已握得咯咯響,暗罵這對不長眼的父子,打誰的主意也別打他寶寶的主意,簡直不知死活。

  商場就是這樣,關係再惡化的兩人見了面還是陪著笑臉打哈哈,何況宋家和江家又沒交惡,人親自打來電話,宋仲林拒絕就太不給面子了。

  當天晚上,兩人盛裝打扮了番就出席了在江家別墅舉行的派對。

  來的人多數是平時有往來的商場朋友,都是打過照面的人,宋仲林一進場,江建中就和江伍查迎上來,江伍查看到宋可嬈後就露出自認為迷人的笑,在宋仲林看來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江伍查這人以前是個胖子,到了一定年紀還是沒人願意嫁給他,才意識到是這身軀惹的禍,於是下定決定減肥,還真讓他成功了。

  再怎麼減肥成功又如何,就算宋可嬈僅僅是他女兒,也休想讓他把她嫁給江伍查,瞧那色迷迷的眼神,宋仲林沒當場挖他的雙眼,就當自己自制力好了。

  賓客到齊,派對正式開始。

  宋可嬈覺得無聊,就在宋仲林身上使壞,趁沒人注意就觸摸他的胯部,沒一會兒就感覺到那物有了一定的硬度,害怕地伸回作惡的手,朝宋仲林吐了吐舌頭。

  宋仲林貼近宋可嬈的耳邊,吐出的氣息濡濕火熱,說:「寶寶要玩火,一定要記得自己點的火必須自己滅掉。」

  威脅十足的話,宋可嬈覺得今晚又要遭殃了,自從上次在澳洲那場持久的性事後,宋仲林一直沒動她,她才會有些忍耐不住,真要發生,她又怯懦了,那根粗硬的肉·棒捅得她第三天才下得床。

  宋可嬈裝無辜,隨即拿起桌上一杯顏色繽紛的液體喝,她沒參加過這種性質的派對,不清楚這些是飲料還是酒,宋仲林想阻止已來不及,整杯都下肚了,他哭笑不得。

  越是顏色好看,摻雜的東西就越多,對於不沾酒的宋可嬈來說,這酒的度數估計比較難接受,後勁也會非常強。

  「怎麼有兩個爸爸?」

  宋可嬈晃了下頭,卻看到更多的星光,身體不穩倒在宋仲林懷裡,還一直用手去摸他的臉,好幾下都揮空了。

  「小笨蛋,都不知道什麼東西還敢說。」

  正在這時,聽到了江建中在台上叫他的名字,似乎叫他上台講話。

  宋仲林懷裡還有個大麻煩,哪有閒情應付江建中,他還不清楚這人的目的,無非是想在眾人面前表現兩家關係有多好,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江建中想結宋家這門親事。

  他一直不上台,好事的人都把目光轉到他們這裡,宋仲林在心裡把江建中罵了個體無完膚,竟會給他找事。

  對宋可嬈說爸爸一會兒就來,寶寶先坐會兒。

  小心翼翼地把宋可嬈扶到沙發上坐好,上台接過江建中的話筒,先是對江伍查說了聲生日快樂,然後隨便發了下言,不得罪也不親近的話。

  下來時看到宋可嬈坐的地方空了,全身血液都停止了,銳利的眼神掃了一遍周圍,站在江建中的江伍查也不見了,立即意識到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