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你他媽對她做了什麼

成人

  宋仲林悄悄地走到江建中身邊,咬牙切齒地說:「馬上把可饒交給我。」

  江建中顯然很意外,他做得再明顯,也不敢肥著膽子綁架宋可嬈。

  連忙說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你兒子幹的好事!」宋仲林不想跟他廢話,停留時間越長,宋可嬈可能遭遇的事情越恐怖,「帶我去找他們。」

  宋仲林的心似乎有千萬隻螞蟻在撕咬,他太放鬆了才會置宋可嬈於這種危險的地步,在看到江伍查那骯髒的企圖時就該多加提防的,他寶寶都不省人事了,他竟然會放心讓她一個人留在這裡,他責怪自己,更加痛恨江家父子,如果他寶寶有什麼三長兩短,他絕對不會讓他們有好日子過。

  踢開江伍查的房門,裡面空空如也,宋仲林心裡更加焦急,他逼得自己冷靜才沒有把江建中抓起來痛扁一頓,他潛在的暴力因子全被這對父子激出來了。

  「他還會去哪裡?」宋仲林的眼神如冰箭般射向江建中,頓時讓他招架不住,心慌不已。

  「後……後面還有個倉庫……他平時喜歡在那裡活動。」

  宋仲林扔下江建中,快速地往別墅後院跑,他從未像此刻這般害怕過,他真的連殺人的心都有了,什麼都可以碰,就是他寶寶是任何人都不能碰,既然江建中父子沒這覺悟,他就要他們嘗嘗要付出的代價。

  當看到江伍查赤裸地趴在宋可嬈身上時,直接染紅了宋仲林的雙眼,上前大力揮開江伍查,本來還沈浸在與美人肌膚相親的美夢裡,一下子撞到地板清醒過來,直罵娘。

  宋可嬈躺在床上一點知覺都沒有,慶幸的是她衣裳整齊,宋仲林輕輕拍著她的臉頰,溫柔地喚著寶寶,卻得不到一點回應。

  宋仲林對著瑟瑟發抖的江伍查大喊:「你他媽對她做了什麼?」

  「我……我只是給她喝了點……點迷藥……」

  宋仲林給范臻業打了電話,叫他候著,他帶宋可嬈馬上到醫院,語氣是范臻業從沒聽過的焦急和害怕,隱隱的還帶了點哭腔。

  在急診室外,宋仲林雙手撐在膝蓋上扶著額頭,滿是後悔,他太大意太自負了,萬一他遲到一步,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范臻業拉開簾子,出來摘下口罩,宋仲林緊張地看著他。

  「沒什麼事情,待會兒就可以醒了。」

  宋仲林久久吊著的大石才得以放下,想馬上進去探視。

  范臻業拉住他,欲言又止,宋仲林的心又揪在一起,臉色難看地問怎麼了。

  「可嬈有了一個月的身孕,那藥對孩子有沒有影響,還要去做個詳細的檢查。」

  宋仲林聽完有些支撐不住,倒退好幾步才扶住座椅停住,他夢寐以求的孩子,如果有個萬一該怎麼辦?

  那日在澳洲,他是有心想讓宋可嬈受孕,之前他說的都是漂亮話,心裡真真切切是想有個他們的孩子,一個身上流淌著宋仲林和宋可嬈血液的孩子。說他自私也罷,他到了現在的年紀,當然希望自己所愛的人給他創造下一代。

  所以之後一個月他都沒和宋可嬈做愛,如他所料,她的月經一直沒來,那個傻乎乎的笨蛋肯定又沒注意到這點。

  今天只顧著擔心宋可嬈的身體,卻忘記了這件重要的事情,宋仲林只能安慰自己只要宋可嬈沒事,他們以後想要幾個孩子都可以的。

  拚命說服自己,卻始終澆熄不了他的怒火,全是江建中和江伍查的錯,他的孩子有個好歹,他必定要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