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看電影這件事

A- A+

雖然管子這一臉的傷沒讓小宗市長看到,但,管元帥一個電話,他被召喚回家。

「嘖嘖嘖。」管元帥搖著頭看著自家小二的臉。

「嘿嘿,爸!我回來了。」管子遮遮掩掩。

管元帥痛心疾首的說:「你小時候打不過你哥就算了,現在到了外面居然還被別人揍成這樣!真是給我丟人!」

管子趕緊巴過去,「爸爸,那個人也被我打得很慘的!」

「真的?」

「那當然,我一個右勾拳,小樣兒就暈過去了!哦,我前段時間還健身了,力氣大的不得了!」

管元帥一個手掌握住管子的手,管子哎呦哎呦的叫喚。

「爸,爸,快放手,斷了斷了真的斷了!」

「哼!這還力氣大?」

管子一臉的諂媚,「哎呀呀,爸爸那是您老當益壯天生神力啊!兒子我當然比不過您的!」

管元帥被捧的舒坦了,指指旁邊的椅子讓他坐。

家裡的老么,最大的功能,莫過於撒嬌打諢惹人愛了,這點管子做的非常好。

「跟你說個事。」管元帥喝了口水。

「恩恩,您說您說,保證完成任務!」管子很殷勤的點頭,小臉還搞笑的腫著。

「上次你嫣然妹妹,看上眼了不?人家現在要來我們市工作,這麼大個好消息,你好好把握!小二啊,爸爸就指望你了啊!」

「她?她本來就是L市的啊!」

「人家嫣然多優秀啊,很多公司搶著要的,她爸爸本來想讓她去省會的,發展好啊,可是人家就要呆在這了,你看看,這不是明擺著對你有意思嘛!」管元帥對自家小二的魅力還是很有信心的。

「……」管子玩著手指,不作回答。

「剛剛說過保證完成任務的,男子漢大丈夫一言九鼎!」

管子把漂亮的雙眼皮翻了翻,「爸,有個事跟你報備一下。」

「說吧。」

「你兒子有喜歡的人了。」

「……」這是管元帥第一次從自家小二嘴裡聽到一句靠譜的話,之前,管子不是嘻嘻哈哈就是配合著去相親,從沒有說過自己有沒有女朋友,喜歡什麼樣的,相親的好不好。

「小丫頭對我挺好的,我喜歡她。」管子說。

本來還愁著的管元帥,豁然開朗了,覺得世界真美好了,他還可以堅持再活三十年等著抱重孫了……雖然,孫子都還沒見著。

「所以,嫣然妹妹您就別張羅了,這樣不好。」

管元帥點點頭,「行,只要你給我帶媳婦回家,什麼都行!」

管子那張半邊腫著的臉就笑了,指指嘴角,「正在努力!保證完成任務!」

管元帥很滿意的點點頭,揮揮手,讓小二近期內別回家了,完成任務要緊。

管子從軍分區出來就給連奕打電話,連奕這幾天天天免費不要錢的看變態主任的笑話,心情非常的好,聽見電話裡小白兔娘們唧唧的聲音也沒發火。

「小奕啊,我們今天晚上去看電影好不好?」

「看電影?」

「是啊是啊!」管子猛點頭,在他看來,小情侶怎麼能沒有一起看過電影呢?這是絕對不行滴!

但,他向來忘記連奕她是連奕。

在連奕的認知內,他們不是小情侶。

但,看電影什麼的,也是可以的。

「看什麼片?」

「小奕你喜歡看什麼類型的?」這方面,管子還不太了解,他能夠完全了解的連奕,只是床上的那個喜歡壓著他的奕女王。

連奕思考了一下,她真是沒什麼特別喜歡的,總不能說愛情動作片吧!

「隨便。」

「哦,那我來買票,小奕你下班了我去接你!~」

「我的車怎麼辦?」

「……」

「你來我家樓下接我好了。」

「好啊好啊!知道了哦!白白!」

管子完全低齡化,說個「白白」就讓連奕可以有一個畫面:小白兔抱著她的腿搖啊搖。

在管子的認為裡,看電影嘛,小情侶一起看電影,就是要看個感人的,這樣最後女朋友就會撲進男朋友的懷裡哭的梨花帶雨的,男朋友就可以拿出一條手絹幫女朋友擦眼淚,然後輕聲安慰,抓住時機還可以親個小嘴摟個小腰,女朋友在懷裡嬌嗔著,多好啊!多好啊!

可,連奕是連奕啊!

管子選的電影很感人,位置很好,滿場都是手拉手的小情侶,氣氛也非常之好。

連奕脫了薄外套坐進軟沙發裡,管子顛顛的捧著爆米花和可樂過來,大大的雙眼皮在只開著小燈的電影院內閃閃發亮。

「這麼高興?」

「恩!」管子重重點頭,「我倆第一次看電影呢!」

就像一般的小姑娘,會把和男朋友第一次看電影,第一次進游樂場的票根都存起來一樣,管子也這樣做了,他也不指望身邊的女人會記得這樣的小細節,恩,他來做就好。

連奕不喜歡爆米花,喝了一口可樂,電影院裡開了空調,她很愜意的窩著。

電影開始了,國內知名導演小成本影片,最大的噱頭就是感人,管子很期待奕女王的落淚。

電影的拍攝手法很細膩,角度很獨特,故事的結構很完整,演員班底也很到位,總之,是很成功的,當劇情達到高潮的時候,電影院內三分之二半的姑娘都哭了,就著昏暗的燈光,還能看見一張張小臉在摸著眼淚。

但這個情況到管子這裡,就特殊了,別人都是女朋友撲到男朋友懷裡求安慰,管子則是在觀察了連奕好一陣,覺得她應該不會被感動的哭出來之後,放棄了,自己非常專心的看起來,慢慢的,兩眼淚汪汪了,氣氛越來越厚重,最後,他就忙著給自己擦眼淚了。

連奕後知後覺的發現周圍氣氛不對了,可她真的沒有一點想哭的感覺,反而因為屏幕太亮了她眼睛乾澀的好難受。

一轉頭,身邊小白兔怕羞的偷偷摸著眼淚,朝著她這面的嘴角還沒完全好,黑壓壓的一片,但眼睛非常的漂亮,在淚光中,非常的乾淨。

連奕仔細學習了一下旁邊的那對小情侶,然後照做。

把管子拉進一點,搭著他的肩膀,伸手按在他的頭上,壓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而管子,也順從的,把頭搭在了連奕的肩頭,整個人撲進了她的懷裡。

連奕嘆息著自己養個孩子真不容易,從包裡翻出一包面巾紙,抽出一張幫管子擦眼淚。

這個時候,電影的配樂達到最悲傷值,管子被那個沒有媽媽的可憐小姑娘刺激的嚎啕大哭,眼淚完全不要錢的,統統流在了連奕新買的套頭衫上。

連奕只好輕聲哄著,手掌不停拍打著管子的後背。

「別哭了。」

「嗚嗚……」

「被人看到了笑話你。」

管子一想,也是,覺得丟人了,就更收不住了,「嗚嗚嗚嗚……」

「呼!好了好了,都是假的,別難過了。」天知道,除了童小蝶,還真沒人有過這個待遇,當然,事後管子反應過來時,偷笑了。

「嗚嗚,小奕,好可憐,她好可憐……」

連奕一頭黑線的看著自己懷裡情感異常豐富的小白兔,無奈,只能學著旁邊那個男朋友的動作,低頭,含住。

瞬間,管子就不哭了。

還挺好用,連奕想,下一次小白兔再哭就用這招好了。

管子悲傷的心情,被連奕的蠶食一點一點消散,那顆被戳到痛處的心髒在一點一點的脹滿。

我哭的時候,你吻了我,你輕拍著我的肩膀哄著我,你還給我擦眼淚了。

連奕漸漸感覺到懷裡的小白兔平穩下來,嘴角一彎,勾著他的舌尖進了自己的嘴裡。

管子被邀請了,腦子一陣熱血,也想不起來什麼可憐的小姑娘了,刮搔了連奕的整個口腔,還很風騷的發出聲響,恩,可不能被旁邊的那對小情侶比下去了。

他們第一次的電影,沒有人記住最後的結局,真正留在記憶裡的,是管子的哭泣還有連奕的親吻。

總的來說,管子要求看電影的目的達到了:親個小嘴摟個小腰,就不要去計較最後是誰在誰懷裡嬌嗔的比較好。

等到電影播放完畢,管子跟在連奕身後出來,電影院外面大亮的燈光把他的羞澀照得一清二楚——大大的雙眼皮紅了眼眶,眼睛裡因為哭泣而微微充血,嘴巴剛剛被連奕安慰著的時候吻到通紅微腫,小臉蛋上還泛著淚光,非常正宗的小白兔一枚。

連奕看一眼,伸手幫他抹去,「丟死人了!」

管子不好意思的嘿嘿笑,摸摸鼻子說:「是挺感人的。」

連奕也不多吐槽了,擼一把管子的頭髮,「走!去吃飯,我餓了!」

連奕餓了就是大事,管子不敢怠慢,趕緊顛顛的去開車。

這天夜裡,管子強烈要求連奕睡在他家,安慰他幼小的心靈,還貢獻秋冬立體剪裁小西裝一套。

連奕看在衣服的份上,留了下來。

但管子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因為,他有話要說。這天晚上,當連奕摸著管子的屁股醞釀睡眠的時候,管子說:「小奕,我們在一起吧!」

在一起,有很多種的意思,管子的意思是,他要對這個女人認真,要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知道這個女人是他管子的女人。

連奕很無力的翻翻白眼,摸夠了小屁股,轉個身,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