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前男友

李默。

聽到這個名字小幽恍惚了一瞬,原本親密的名字,如今聽來,卻彷彿隔了一個世界的距離。

李默是小幽的前男友,剛交往不到一年,感情純潔甜蜜,相處以來從沒紅過臉。

之所以說是前男友呢,自然是因為早戀曝光,小幽當初想隨男友選理科導致成績嚴重下降,被班主任請了雙方家長,兩人被強制分手了。

如今文理分科,李默和小幽不在同一校區,又被強制住校接受封閉式管理,甚至手機號都被換掉了,自然就沒什麼接觸的機會了。

小幽並沒有多少時間去感慨被攔腰折斷的早戀,小月的湊近讓此時裸著身處境尷尬的小幽有些緊張,不止如此,小月的話更是彷彿喚醒了在她身上沉睡的藤蔓。大概是李默的名字入耳後,感應到了小幽心裡那一瞬的惆悵,小幽身上的藤蔓再次有了異動,這讓小幽的臉色又是一陣慘白。

雖然小幽沒說話,但小月看著小幽的臉色,已經自動腦補好瞭解釋,問道:「難道你沒看到李默嗎?」

小幽慘白著臉,抿緊嘴唇搖了搖頭。

見小幽這個樣子,小月以為她是在難受這次的錯過,卻不知,小幽是在害怕!

隨著小月的話,小幽明顯感到身下的藤蔓蠕動了起來,原本柔軟地擁著她的枝條,竟開始在她身上不斷收緊,蜿蜒纏住她胸乳,緩緩繫上她腰股,彷彿在將她捆綁起來一樣,小幽隱隱透過那勒緊的力道感到皮膚外傳來的冰涼怒意,心下惶恐不定。

尤其小幽小穴裡擠得滿滿噹噹的那枚古怪種子也似乎活了過來,突然跳動了一下,竟不用藤蔓的推擠幫助,自己就動了,像在懲罰她一般,故技重施地往她的子宮更深處撞去!

本來已經卡在宮頸口的種子頂端,這一下更是直接頂開了窄小濕潤的宮頸口,深入到更裡面,這讓原就被充滿了液體的子宮更是脹滿,擠壓的小幽的小腹都有點凸出。

小幽悶哼一聲,咬著被子將自己的臉埋在裡頭,完全沒臉見人。

小月見狀安慰道:「別難受了,既然有心,總會遇到的。」

「早知道我把你的新手機號告訴他就好了,那時候看他急著去找你,我又覺得肯定能找到,就沒有多此一舉,沒想到你們竟然還真的沒遇到。說來也奇怪,一放學我就看到他上樓去了,大老遠的跑來,課也翹了牆也翻了,竟然沒堅持堅持,等找到你再走?你那時候跑哪去了這麼難找?」小月有些惋惜又有些不解的看著小幽白嫩的有些過分的臉問道。

小幽心裡一陣顫抖,連在她身上作怪的藤蔓也不管了。一放學,那時候不正是她在教室中被……的時候?

李默來找她了?

難道李默看到了?

小幽並不知道樹妖當時施展的幻術,只擔心李默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她赤身裸體被看不見的古怪東西侵犯佔有的一幕。

小幽發現在意識到這個問題後,她第一反應竟然不是擔心心上人發現自己的不堪而疏遠自己,她更害怕的是李默會把這些事傳揚出去。這種恐懼太過強烈,甚至讓小幽對一向放在心上的戀人也升起了幾分不信任感。

感覺到小幽的緊張,藤蔓停下了對小幽的作弄,安撫地舔了舔小幽發冷的背脊和手心,並環著她似有若無地輕拍,彷彿在告訴她不用擔心。

小幽當然不可能和這藤蔓怪物心意相通,可她實在太累了,儘管心裡仍恐懼著,沒過一會,還是睏倦異常地睡了過去。

又驚又嚇了大半天,剛剛失身就經歷了兩個多小時的激烈性愛,如果不是那藤蔓射進小幽體內的液體神奇地修復著她的身體,她估計早就昏死過去了,也撐不到現在。

可就算這樣,小幽仍舊是身心俱疲,躺在慢慢放鬆了力道輕柔攬著她的藤蔓中,本還想認真聽小月說話,但眼睛開開合合了幾次,就再也睜不開了。

小月過了一會才發現小幽已經睡著了,奇怪小幽怎麼會這麼睏,也沒有多想,順手給小幽掖了掖被角拉上遮光簾子,就從椅子上下來了。

簾子後

一條藤蔓從被子下滑了上來,它輕柔地托正小幽的臉,力道很小地舔了舔小幽閉上的眼瞼。

睡夢中的小幽彷彿聞到了一股芳草的清香,然後睡得更沉了,甚至連因為睡前那些過度恐懼的負面情緒帶來的噩夢也逐一粉碎,變得平靜下來……

只是,夢的內容,似乎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