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遲到懲罰

小幽低著頭,有些結巴地道:「你、你的身體,為什麼這麼堅硬?」話一出口小幽就想摀住自己的嘴!

明明覺得不對勁了,卻還要把心裡的疑問說出來,暴露自己的懷疑,這不是腦抽麼!但小幽發現自己此時的狀態很奇怪,好像心聲沒有可以隱藏的地方一樣,不是她想說,而是忍不住脫口而出。

聽了小幽的話,李默淡淡一笑,語氣柔和如風,卻又彷彿帶了絲漫不經心地回答,「哦,那是衣服的布料不好,以後換身皮,自然就不硬了。」

小幽下意識地忽略了李默那關於「皮」的古怪用詞,她現在處於夢中的大腦有些混沌,智商明顯不太夠,就算有所懷疑,也沒有餘地去思考,只要對方解釋了,哪怕邏輯有些古怪,也足以應付她了。

只是古怪的地方太多了,剛剛被說服了身體硬是因為衣服布料的問題,隨即她就感覺到環著她輕拍的那隻手也很古怪,仔細感覺,那根本不像是人手,反而像是什麼長長的枝條或藤蔓,隱約還有些熟悉感……

「小幽抬頭,讓我好好看看你。」這時,小幽頭頂的李默又說話了,仍舊是溫柔地誘哄著小幽抬頭看他。

小幽心中劇烈地顫抖了起來,身前這不知是什麼東西的『人』連著兩次的催促,讓她下意識覺得自己更不能抬頭了,但就算如此戒備,她仍是忍不住像個傻瓜一樣脫口問出自己的懷疑,「我,你……你的手為何那麼長?」

李默對於她的防備也不在意,只是輕笑著攬著她:「手長,當然是為了更好地擁抱你。」

小幽不夠用的大腦似乎又被說服了,可是這時,她眼角餘光恰好落到了站在她身側的小月身上,還在笑著調侃她和李默的小月,聲音仍然是熟悉的聲音,但臉上的五官卻在消失,似乎正在扭曲成另外一個人的臉……

「啊!」小幽驚叫一聲後退,卻被身前的人阻攔,下顎被強勢而輕柔抬起,「小幽別怕,亂七八糟的東西不要看,只看我就好了,我是你的李默,看看我的臉,還記得我長什麼樣子嗎?」

小幽被迫抬起了頭,但是心底的懷疑和恐懼,已經像颶風一樣改變了她眼中的世界,她眼前的李默也不再是李默,而是和小月一樣變成了五官扭曲的臉……

小幽猛然推開他,轉身就跑。

***

小幽很快跑遠,靜立在原地的『李默』並沒有去追,他的身影在朦朧如幻的光芒下顯得若有若無。

「看清楚那人的樣子了嗎?」

【領主恕罪,夫人的防備心太重,我只從她瞳中看到五成身象,無法辨識。】

「可惜了。」『李默』呵呵一笑,說著可惜,然而好像並不是多在意。

隨著小幽跑遠看不見身影,站在原地的『李默』和『小月』也陡然如畫皮般化作虛影。

—————————

小幽一路跑到學校門口,正要衝出校門,突然被攔下了。

「站住,領主有命,上課時間不能離開學校。」

領主是什麼?哦對了,是校長吧。

但是上課……不是已經放學了嗎?

小幽記憶錯亂的腦袋混沌了一秒,突然聽到了學校的上課鈴聲響了起來!

小幽一驚,頓時風一樣跑向教學樓,完全忘記了她剛剛才跑得像被鬼追一樣的狼狽。

***

「報告!」

小幽跑回教室的時候,已經上課了好一會了,她氣喘吁吁地站在教室門口,等待老師大發慈悲放她一馬,然而正在上課的這個老師,儼然不是那麼好說話。

他纖長的手指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寫畫畫,聽到小幽的聲音後連看都沒看她一眼,沉聲嚴肅地問道:「遲到了這麼久,做什麼去了?」

「我……」小幽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己糊塗的以為放學了,只能臉紅道,「老師我拉肚子。」

「她騙人,」一個小幽不知道名字的同學突然開口揭發她,「老師我剛剛看到她在樓下和一個外班人摟摟抱抱,她哪是拉肚子,分明是談戀愛去了!」

此話一出,教室頓時響起一陣嗤笑,還有其他人也紛紛符合,一句句「我也看到了。」把小幽說得無地自容,她恍惚也想起了剛剛李默來找她的事,然後她還抱住了他,沒想到這些竟被那麼多同班同學看到了,這讓小幽尷尬極了,手足無措地站在教室門口,低著頭恨不得能在地上找到條縫鑽進去。

「遲到也就罷了,還說謊和早戀,看樣子你需要受到一些教訓。」講台的上看起來異常年輕的老師聲音卻很嚴肅,讓小幽覺得自己彷彿做了天大的錯事一般,頭也不敢抬,直到這個老師說,「正好這節是生理課,你就來當教學模型作為懲罰吧。」

啊?

小幽根本沒聽懂他的意思,只是他的口氣讓小幽覺得很不妙,非常不妙。

小幽猛然抬頭,望進了一雙如星夜般的眼眸,心臟被那驟然入眼的美麗攥握了一下,然而下一刻小幽就被逼近的危機拉回了神志。

這樣的人,怎麼會是學校的老師?小幽根本沒見過!如果學校有這麼好看的老師,班上的女學生早該瘋傳了,還有班上的同學,小幽不經意掃了一眼,卻發現,她完全看不清這些同學的臉!

「對……對不起,我似乎進錯教室了,我不認識你們,不認識……」小幽渾身顫抖著往後退,但是右腳剛邁出半步就被不知哪來的粗繩纏住了,同時被纏住的還有她的腰,和手臂。

「啊!」小幽驚叫一聲,慌亂地看向前方,那人彷彿戲弄獵物般地呵笑一聲,勾人的聲音彷彿纏繞在小幽耳邊,「想跑?」他道。

纏住小幽的繩子突然用力!小幽感到自己整個人騰空而起,一轉眼就被繩子拴在了講台上,她面前那個恐怖而陌生的人,正低下頭來暱愛地親吻著她的臉頰,溫柔的能滴出水的語氣,卻說著仿如恐嚇的話,「拒捕逃跑,罪加一等呢。」

小幽被坐在放文案的講台上,面對著黑板,雖然台下的那些同學也一個個彷彿沒有臉一樣分不清誰是誰,雖然她此時背對著那些人根本看不到他們,可當小幽看到她面前的人,竟在大庭廣眾之下伸手撫上了自己的胸部,立時嚇得要命,大叫「不要!」

這太荒謬了!

意識不到自己是在做夢的小幽,完全想不到現實中怎麼會發生這種荒謬的事,只覺驚恐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