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教學play(5)

就是這剎那的遲疑,讓小幽再想說出那個不字也不行了,像是突然被施了不能說謊的魔法一樣。

「我……唔……」小幽驚慌地用手捂著嘴,驚恐不定地抬頭看向男人,卻發現男人的微笑已經陰暗了下來,雖然還是在笑,但感覺上卻可怕的要命。

「哦,我都忘了,我們是在上課呢。作為教學模型的小幽同學,怎麼能一直背對著同學們呢,這樣怎麼讓大家仔細地學習?來,我給小幽換個姿勢。」男人說著,將被自己深深插入著的小幽擺正,並就著這個肉體嵌入結合的姿勢,讓纏繞著小幽的繩子們將她的身體轉動起來。

頂在體內的性器在小幽翻身間,於緊致的小穴中緩慢地旋轉著,男人肉根上虯結凸出的血管,如螺紋一般摩擦過小幽花穴內幾乎所有的皺褶和肉粒,那滾燙的熱度和跳動的脈搏,一下下鼓噪著花穴收縮的節奏,一陣陣酥麻的瘙癢從小幽的下腹漫上,但是過度的驚嚇讓小幽來不及仔細體會那種別樣的快感。

「不要!不要!!」小幽尖叫著,她伸手想要捂著臉,卻又被粗繩束縛著無法動彈。

小幽被身後的男人堅定地將身體轉了一圈,從在講台上面對著黑板,轉為被男人從身後抱著面向了教室。

她的腿大敞著,男人插在她花穴的欲根,粗壯地頂在她下體,性器緊密相連的樣子下流極了,男人將小幽被脫去鞋子的白嫩小腳壓在講台上,用手把玩著,這讓被繩子懸空吊著的小幽,除了有男人頂在她體內的欲根外,又多了個支點,不至於完全掌握不住身體。

小幽此時可沒工夫去體味他這點體貼,就算身體有支點可以掌控,她也被男人牢牢壓制著無法掙扎,在他性器插入體內的沉重律動中,小幽顫抖著被迫面向講台下面的所有同學。

那一排排看不清臉的人,就這麼仰頭面對著她,看著她被繩索勒成曖昧模樣的赤裸胸部,看著她正向著他們敞得大開的雙腿,以及看著她正怎樣被人一下下頂弄侵犯的無法自己……

小幽頓時閉著眼大哭起來,連剛剛被男人玩弄起的慾望也都熄了個乾淨。

剛剛背對著的時候,教室安靜的沒有一點聲音,小幽還可以催眠自己當這些人都不存在,如今正面對著一堆人,眼睛稍微睜開一條縫就能看到他們,小幽就完全受不了了,尤其她現在還是以這麼羞恥的、彷彿大人在給小孩把尿的姿勢面對著他們。

「嗚嗚嗚嗚……」

小幽哭的好不傷心,體內源源不斷的蜜液似乎也逐漸乾涸了。

為什麼她要遭遇這種難堪?

好過分。

男人握著小幽小腳的大手撓了撓她的腳心,似乎想逗她笑,小幽氣得要命,更是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好了,不哭不哭,睜開眼睛看看,你前面的都是什麼。」

小幽壓根不聽,兀自閉著眼睛哭得傷心欲絕,肝腸寸斷!

「哭得我心都疼了,真是傷腦筋。乖,睜開眼睛。」

小幽不想理他,不過他從頸邊吻過來的嘴唇卻讓她避無可避,甚至男人還色情地伸出舌頭來舔開她緊閉的眼瞼,柔軟的舌頭一下又一下往上舔,眼淚剛剛流出來就被他舔去,讓小幽哭也哭得沒法投入了,這種吻眼淚的感覺實在太熟悉了,好像在別處也經歷過。

一個晃神,小幽眼瞼終於被男人濕濡的舌尖舔開了一條縫,她再次看到了講台下一排又一排的人影,小幽嚇得一顫,剛想閉上眼,卻發現那些人影,竟不是人?

小幽將眼睛睜大。

眼前,無數藤蔓正在地面糾糾纏纏,它們在椅子上纏出一個個人形,然後又交錯開,攀沿在桌椅或地面。

地上的這些恐怖藤蔓,有的從地面游移過來,纏過小幽的腳趾和小腿,有的在小幽身邊蹭著,比如舔弄她的乳頭、花蒂,以及腰腿等地的敏感點,甚至還有的纏住她的手腳,將她整個人懸空拉得大開。

這不就是那些束縛著她的破繩子麼!

這堪稱恐怖的一幕,在剛剛覺得自己丟盡臉面生不如死的小幽眼裡,卻又似乎不是那麼難以接受。

「乖乖不怕,這些都是假的,我怎可能讓別人看你,哪怕是看你被我佔有也不行。」男人將小幽臉上的淚水一點點舔舐乾淨,最後親吻著她的眼睫道,「你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