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夢醒

累極睡著了的小幽,很快陷入了黑暗。

因此小幽並沒有看到,在她睡著後,本是被青徊抱在懷裡的自己,身影漸漸變得模糊、透明……這是她正在脫離夢境的徵兆。

然而就在她要完全消失在這夢境的時候,青徊突然伸手一撈,小幽晃晃悠悠的身影,就像水中的月亮被攪散了一下,而後竟真得被青徊留下了小幽的一絲虛影,並沒有隨著小幽的主魂消失,而是乖乖留在了青徊的懷裡。

這虛影非常單薄,好似將小幽分成了七八份,它就是那七八分之一,而且似乎並無多少神志,只是一時受到了惡魔的引誘而眷念在其身邊,不知危險。

「主欲的精魄,得到了。」

青徊喃喃地說著,小心地環抱著懷裡的虛影,此時的他雙眼通紅,彷彿入魔一樣,渾身散發著一股沉暗的邪惡氣息,懷中擁抱著虛影的力道,大概是他僅剩的溫柔,「不要怕我小幽,我已經很克制了,很克制……」

周圍夢境擬造的教室,在青徊擴散的氣息下顫抖崩裂,飛快地粉碎坍塌,坍塌不斷擴散,周圍似乎還有什麼尖叫聲在這片混亂中驚慌逃離。

——————————————————————

睜開眼睛,天還是黑的。

小幽昨晚睡得很早,也睡得很沉,一覺醒來精神挺好的,雖然感覺自己做了很多夢,但醒來的那一刻,做得什麼夢就被她忘了九成九,只能想起一些『和李默在一起被老師和同學發現,然後被罰站還被整班同學當眾嘲笑』的事。

後面似乎還有什麼更糟糕的情況,小幽想不起來了,雖然記不得了,但夢裡羞恥的感覺現在還清清楚楚地印在心上,醒來的時候,小幽感覺自己的臉還是燙的。

這一覺睡得太久了,再加上醒來的一刻黑暗中什麼都看不到,差點就讓小幽忘記了睡前的那些糟糕至極的遭遇,直到小幽頸邊突然感覺被一條如蛇的東西蹭了蹭,嚇得差點從床上跳起來,這一動,才驚覺自己如在蛇窩中一般,身體正被無數溫涼柔韌的藤蔓纏繞游弋。

小幽無力地癱回被窩,這才恍惚回想了昨日那如噩夢般的一切。

鐵架床傳來咯吱咯吱的搖動聲,差點驚醒了同寢還在睡覺的其他室友,小幽心下恐慌,昨日實在太累了,來不及傷春悲秋就睡著了,如今清醒著,小幽就止不住開始擔憂自己的未來。

被這種怪物纏上,她以後會怎樣?

正想著這些漫無邊際的事,小幽突然發現那些藤蔓又蹭到了自己的下體,用柔軟的肢體拱開她的腿心,伸出舌頭,在她的腿心私處舔吮起來。

小幽的臉瞬間漲紅,簡直想破口大罵:這個東西……這個鬼東西!怎麼整日就知道幹這種下流的破事!

柔嫩濕軟的舌頭一點點地舔著小幽的花穴口,吸吮著那裡流出的液體,小幽這才發現自己的下體濕漉漉的,彷彿剛剛經過了一場劇烈的性愛一般,至今還未止住情潮,這讓小幽尷尬不已,也讓她想起了昨日被藤蔓怪塞進自己下體、還不准她抽出來的碩大種子。

那種子已經在她的小穴中塞了一夜了,感覺到小穴中仍然盈滿的腫脹,小幽覺得這東西大概就是害她下體潮濕丟人的罪魁禍首。

小幽捂著臉任由那藤蔓怪給她清理下體,只是那些舌頭時不時舔過花蒂,並伸進花穴內勾挑濕嫩嫩的肉壁,讓小幽敏感的身體止不住繃緊起來,花穴收縮,將她體內塞著的種子包裹得完全不留一絲縫隙。

這時,小幽突然驚得渾身一顫,她感覺自己體內的種子,竟嗡嗡地震動了起來!

那震動中還帶著些不定性地蠕動,彷彿什麼蟲子要破蛹而出一樣!

小幽害怕極了,趕緊就要動手將這東西從自己體內弄出來,可是身邊的藤蔓堅定地按住她的手腳,將她四肢拉得大敞,按在床邊四角,不讓她有任何機會。

這種動盪持續了好一會,而在種子震動的同時,下體舔弄著她的藤蔓動作也越來越大,甚至又加入了好幾根藤蔓,伸出好多如根須般細長、如果凍般軟嫩的小觸手,撥開小幽動情腫脹的花唇,細細地伸入花穴裡,在花穴肉壁的一層層皺褶縫隙間麻癢地鑽弄。

「唔……」小幽咬唇,繃緊了腳趾,直到花穴不斷收縮,箍緊著體內蠕動的種子達到高潮,澆淋出蜜液,種子的震動才終於停止下來。

種子終於不再動了,也沒有鑽出什麼蟲子來,小幽喘息不定地癱在床上,一陣心驚後怕。

「叮鈴鈴~」

突兀的響聲,讓情緒緊張的小幽反射性地一縮花穴,將還在她下體清理的濕潤舌頭夾在了穴內,等那舌頭將她的緊致撐開,繼續勾舔裡頭各個縫隙間隱藏著的蜜液,小幽也想起來了——她們寢室的學霸每天五點鐘起床背書,這是那位學霸的鬧鈴。

現在應該是早上五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