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變化

小幽躺在床上,閉著眼睛聽學霸低聲默念課文,為了不打擾到還在睡覺的室友,學霸的聲音極小極低,大概相當於耳語的蚊子嗡嗡聲,然而小幽卻聽得一清二楚。

小幽稍微有點奇怪,但也只覺得是黑暗中太過安靜的原因。

睡不著,渾身軟軟得也不想起床,小幽就躺在那裡,一邊感受著藤蔓用濕潤的舌頭為她清理花穴蜜液,一邊聽著學霸複習功課。

沉浸在學霸的世界,小幽終於不再滿心憂慮和恐懼,只是不時會被身下那沒玩沒了的舔弄,以及彷彿源源不絕的蜜液搞得心焦氣躁,無法集中注意力。

然而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小幽卻也能把學霸默唸過一遍的課文都深深地記在腦子裡,宛如過耳不忘一般,這時候,小幽終於發現,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時間轉眼即逝,很快就到了6點半,該起床的時間了,寢室裡的少女們,陸陸續續打著哈欠下床。

閨蜜小月迷濛著眼走向漱洗室,途中見小幽床上的遮光簾還拉的嚴嚴實實沒有動靜,順手敲了敲床,「小幽快起來,別賴床遲到了。」

「嗯,我起來了。」遮光簾後一直醒著的小幽回應道,在持續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裡,將小幽的花穴越舔越濕,甚至刺激得她兩次高潮的藤蔓,終於停止了它那調情般的清理。

根本不用小幽動手,藤蔓直接微抬起她雙腿幫她套上內褲,然後套上內衣,甚至還靈活地給她扣上內衣扣,之後是校服襯衫和裙子,比小幽自己穿都快了很多。

這算不算衣來伸手?小幽不禁苦中作樂的想。

雖然覺得小幽今天的聲音有點奇怪,微帶沙啞和糖度的性感,小月也沒有太注意,畢竟剛起床嘛。不過等小月洗漱完出來,看到剛剛穿好衣服從床上下來的小幽,卻不得不愣住了,對著小幽脫口道:「小幽你這是去漂白啦?」

斜刺而來的晨光籠罩中,小幽全身上下都彷彿在發光一樣,整個人白裡透紅,瑩潤如玉。

有美人兮,見之不忘。

小月心裡默默念叨,多看小幽兩眼,差點覺得自己都要基了,哦不,是百合。

小幽剛剛站穩,踩上被藤蔓從床低勾出來的鞋子,下體的飽脹讓她從上鋪爬下來的姿勢都有點不自然,要不是那些只有她一人能看見的藤蔓時刻托著她腰股,她可能就一腳踩空栽下來了。體內不適還被小月盯珍奇異獸般地看著,小幽渾身不自在,「怎麼了?」反問地同時,小幽也低頭看了看自己,然後就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手,又走到全身鏡前看著鏡子裡頭的自己。

往常小幽雖然長相也好,但也就是如鄰家女孩一樣讓人覺得親切可愛。

高一的時候軍訓曬傷,小幽的皮膚一直沒保養過來,有些小麥色,再加上青春期的一些小雀斑,猛一看有些不起眼。再加上小幽那一米六一的身高,算不上嬌小,也不是多出挑,還沒胸沒股,曲線乾瘦,總之就是挺不起眼的。

當初班上的校草喜歡上小幽,讓多少自認貌美的班花校花揉碎了芳心,大恨校草眼瞎,如今……

小幽捧著臉看了半天,覺得自己都要愛上自己了。

寢室的其他人,聽到小月的聲音望了一眼小幽,也頓時露出一副驚奇樣,紛紛湊過來圍觀,驚嘆地看了一會兒後,就忍不住向小幽取經。

「小幽你用了什麼牌子的面膜嗎?」

「或者什麼新的護膚霜?」

「吃了什麼保養品?」一個個問小幽用的什麼面膜,用的什麼護膚品,最近有什麼保養秘方。

小幽聽得臉都僵了。

美容?

小幽想到了昨晚肚子裡被射得滿滿的液體,按了按肚子,雖然還有點壓迫感,但已經沒有昨天那種滿漲了,似乎被吸收了不少……采陰補陽?

小幽為自己的這種想法打了個寒顫,然後就想到了睡前被全身上下舔吮清理的曖昧,當時她還覺得臉被舔過之後,柔嫩的彷彿敷了面膜一樣,想來是因為這個了。

「昨晚就覺得你臉很白,還以為是日光燈照的……哇,就近一看真是一點毛孔也沒有,小幽你這到底是去哪美容了啊!」小月羨慕嫉妒恨,看著看著,忍不住將手伸向了小幽的臉,似乎想摸一摸感受一下,小幽臉上的皮膚是不是像她想像中那麼嫩嫩的。

小幽還未來得及阻止,就看到小月伸向她的手,被纏在她肩上的藤蔓啪地一下打開。

小月疼地『嘶』了一聲縮回手,「小幽你臉上靜電好大。」

小幽乾笑了兩下,瞟了眼肩膀上軟噠噠膩著她的老實藤蔓,完全不知要作何解釋。

最後,小幽只得胡掰了一通多吃水果,早睡早起的保養經,怕那些一副眼饞模樣的室友們,再湊上來摸自己兩把,小幽匆匆洗漱完就逃離了寢室,然而進了教室後又是一番驚奇圍觀,招呼聲都比以往多了三倍,甚至上課被叫起的次數都直線性上升。

當然,美容方面還真是其次,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小幽逐漸發現了自己身上更多的神奇變化。

—————————————

耳聞則誦,過目不忘。

大腦反應靈活,解題思路各種順暢。

甚至還能聽到很遠的地方別人議論自己的聲音。

如果……

不是有體內塞著的那個東西,這宛如新生的變化,真是讓人感覺美好極了。

「啪」,小幽將手中捏著的粉筆,重重地按斷在黑板上。

花穴中充塞著的那個討厭而古怪的種子,在她被叫上講台答題的此時,又恬不知恥地蠕動起來了!

還特麼在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