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男孩

顧知府回京後,得聖上青眼,留京遷職,步步高陞,連帶著顧家滿門都榮耀加身。

顧大人只有一女,當初顧夫人意外早產,不但這唯一的嫡女身體不好,顧夫人也傷了身子,多年未再懷上。

顧大人與夫人伉儷情深,不曾納妾,美名已經傳揚至整個京城。可一直沒能抱上孫子的顧老夫人,對此就很不滿意了。

幾次提出要給兒子納妾遭到兒子拒絕後,顧老夫人就怨上了自己的兒媳婦,覺得兒媳婦是假賢良,真妒婦,於是天天磋磨起自己的兒媳婦來。

小幽娘滿心疲憊,如今她只有在女兒這邊才能鬆鬆氣。

小幽娘打起精神,在丫環撥開珠簾後進屋,一眼就看到寶貝女兒趴在桌子上。

「小幽你在幹什麼?」

「在看我的小苗。娘,你說它什麼時候會長大呢?」都一年多了,它才長高了半寸,仍然不夠塞牙縫。小幽用爪子輕輕戳了戳小綠苗,覺得自己的肚子是如此的寂寞。

小綠苗搖曳了一下。

小幽娘走近,「這似乎是樹苗?那等小幽長大了,它就該長大了。」

「咦,我現在還沒長大麼(⊙_⊙)?」小幽很是驚訝。

「是啊小幽,你還小。」小幽娘優雅地輕笑。

小幽聞此,深沉地沉吟了一下,搖頭嘆道:「我以為我只是體弱,比別人矮了點。明明我已如此成熟,比小花聰明,比小玉堅強,比奶娘淡定,比……原來我還需要成長啊。」

小幽娘有點忍俊不禁,「是呢,娘的小幽寶貝還要成長。」

小幽思考了一番,沉吟著點點頭:「我還以為是你們捨不得我,要多留我幾年,才瞞著我定親的事,原來是因為我還小。本來還想著你們真捨不得我,我就不嫁了,一直陪著你們……哼╭(╯^╰)╮。」

小幽娘訝然道:「你怎知你爹給你定了親?」

小幽一臉嚴肅地道:「不就是定得安王世子麼?這點小事如何瞞得了我。我都已經去那邊打探了一番,聽說那安王世子6歲了還尿褲子,一個不成熟的孩子。」小幽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小幽娘無語地輕輕敲了敲小幽的額頭,看著小幽扁著嘴睜大水靈地眼睛望著自己,笑道:「女孩子家家,怎能總將這些事放在嘴邊,你還去打探,怎麼打探的?小鬼靈精,仔細被你爹知道了用戒尺教訓你。」

「秘密。」小幽吐了吐舌頭,抱著自己的小盆栽跑走,「娘,我去給我的小苗曬太陽了。」

「不要跌跌撞撞地跑,仔細摔了。」

「知道啦。」

陪著小綠苗曬了曬太陽,又給小綠苗澆了澆水,到得該睡午覺前,小幽抱著小綠苗回了屋,見周圍沒人了,就慣例嘴饞地舔了舔小綠苗的葉子。

一股甘甜滲入心間,那種味道不像是甜在味蕾,而更像是甜在四肢百骸,小幽覺得自己沉悶的心臟都活潑通快了些,簡直跟吸了仙氣似的。

小幽眯起眼睛,美滋滋地將綠葉含在嘴裡,想咬又捨不得咬,只能就這麼含著,用舌頭一下一下地輕舔,舌尖輕勾細吮葉上的露水。

等小幽覺得身心都愉悅了,就把小綠苗放在床頭陪自己睡起午覺來,躺在枕頭上歪頭看著小綠苗,睡前還困困地望著它喃喃地道:「快點長大啊,那樣我就可以吃掉你了,你這小東西,我已經等你等得飢渴難耐了(ˉ﹃ˉ)。」

小綠葉似乎動了動。

小幽沒有注意,她已經閉上眼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夢中驚覺有異,小幽突然醒了。

醒來的她,看到自己床前坐了一個漂亮的小男孩。

非常漂亮的小男孩,看起來也就比小幽大了一兩歲,皮膚瑩白的,整個人身上泛著微光,彷彿神仙下凡似的,人雖小,氣質卻清雅通透,簡直比被顧大人稱為未來京城第一美人的顧幽幽都要漂亮(→_→),就是做得事有些奇怪……

床前的男孩子正執起小幽的小手舔吻著,甚至還一根根地含著小幽短短胖胖的手指輕唆細吮,有點癢。

小幽嚴肅地質問:「為何舔我的手,你是傳說中的淫賊麼?你嚴肅點,我是個有未婚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