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前世今生?

男孩一臉懵懂無辜:「你天天也在舔我的手,為何我不能舔你?你說我是淫賊,你也是嗎?」

小幽斬釘截鐵的反駁:「胡說!你的手那麼髒,我才不會舔。我連吃飯都是用筷子的!」

男孩歪著頭看著小幽,繼續道:「你還舔了我的臉和肚子……」

「狡辯!你又不是糖,我為何要舔你?」小幽一臉你的小把戲已經被我揭穿,快快交待實話的精明模樣。

男孩聞言突然笑了起來,那笑容宛如星辰落夜月撫山嵐,差點把還是小不點的小幽也迷了個七葷八素,突然覺得,這麼漂亮的小男孩,其實舔一舔他的臉,他的手,或者他的肚子……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的事?……也許真的會有點甜?

正迷迷糊糊地胡思亂想,就見男孩俯身而下,將她禁錮在雙臂之間,幾乎臉貼臉地望著小幽的眼睛,彷彿蘊藏了一個世界的瞳中,倒映的是小幽稚嫩的臉。

男孩低沉道:「你說我比你所有的糖都要甜,所以天天想要吃了我呢,你忘記了嗎?」

「咦?那是我的小綠苗。」小幽聽到這話第一時間想到了自己的小綠苗,轉頭一看床頭,被她放在那裡的小綠苗已經不見了。

「我在這裡啊。」男孩的手變成了一條條柔嫩地枝葉,緩慢地捲上了小幽的臉和脖子。

小幽瞪大了眼。

男孩柔柔地問:「還要吃我嗎?」

小幽呆愣地點了點頭,隨即反應過來趕緊猛搖頭。

男孩微笑:「其實,我覺得小幽也挺甜的,我也很想吃了你吶。」說完,男孩突然張大嘴朝小幽咬了下來,血盆大口的,獠牙利齒的,嚇得小幽心臟都要停了!

男孩的大嘴停在了小幽鼻尖,閉上了,一秒從鬼怪臉變回了天神臉,還伸出舌頭輕輕舔去小幽鼻尖上因為驚嚇而出現的細汗,溫柔道:「所以小幽也要快快長大,你太小了,還不夠哥哥塞牙縫。」伸爪,摸頭。

呀!

小幽猛然驚醒。

下意識地轉頭去看床頭的盆栽,卻發現黑黢黢地什麼也看不見,明明是睡午覺,怎麼一覺醒來這麼黑了?周圍的空間也很是逼仄的樣子,完全不像在她顧府的垂花柱式的拔步床上。

直到摸到床邊的手機,小幽才驚覺自己並不是那個古代的小蘿莉,恍惚了一會才記起了自己是誰。

小幽深深吸了口氣,這次夢中的情形太真實了,哪怕夢醒後她都記得清清楚楚,夢裡的雕樑畫棟,夢裡的一草一木,甚至夢裡的人。

那個小姑娘讓小幽想起了自己的小時候,想當初,她也跟夢裡的小姑娘一樣,整日像個小大人似的,是個天天琢磨著如何上山打虎下海擒龍的傲嬌蘿莉= =。

不過9歲那年母親去世,她就一瞬間長大了,在父親越來越多的不耐和繼母帶著微笑的煽風點火中,變得越來越安靜。

「媽媽……」無意識地喃喃了兩聲,小幽的心情變得有些低落。

就在這時,小幽背後突然一涼,有什麼東西鑽進了她的衣服,攀著她的背,一寸一寸沿著脊椎骨往上,逐漸游弋到她的肩膀。

小幽僵著身子不動,瞬間就想起了那是什麼,然而下一刻,她感覺到那蹭到她脖子邊的藤蔓,偎在她臉旁,伸出舌頭舔了舔她的臉頰。

小幽在黑暗中無聲低頭,它這是……在安慰她嗎?

突然,小幽想起了夢裡的那個小男孩。

等等!

植物?

舔吃?

妖、妖怪……?

小幽越是回想就越是僵硬,莫非……那古代小蘿莉就是前世的自己?而自己最近的遭遇,是那妖怪來找她報仇來了!?

WTF!

呵~

小幽背後寒毛一豎。

她剛剛,是不是聽到了什麼人的笑聲?

「你……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小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對身上的藤蔓說這句話,好像她心底已經將這藤蔓怪和夢裡的樹妖聯繫在了一起,然而根據夢裡她養花小能手的經驗,她養的那小綠苗和眼前的藤蔓分明不是一個品種啊……

哦不,也許這一切只不過是她的幻覺,是她的異想天開。

被醜陋的妖怪纏上無法解脫,精神壓力太大,就妄想在夢中用迷幻的方式給自己救贖,編出類似前世今生白蛇報恩類的淒美(?)夢境來麻痺自己。

小幽搖了搖頭,想要自己認清現實,不要繼續墮落。

然而下一刻,那如蛇群般蜿蜒在她身上的藤蔓,卻纏著她的身子將她抬了起來,被子滑落在床上。

小幽驚疑不定中,藤蔓已經將赤身裸體的她懸吊於半空,四肢被拉開大敞,想要驚叫就被一根攀上來的藤蔓纏過口齒,果凍般柔軟甜膩的觸感,卻將她的小嘴堵的滿滿的,甚至伸進裡頭與她唇舌交纏,吞下了她所有的聲音,並粗暴地掠奪她口中的津液。

不知是不是小幽的錯覺,她總覺得這會兒藤蔓的舉止間彷彿多了一絲戾氣,就像那日在傍晚的課堂中初遇……並強行佔有她時一樣。

小幽心中不免有些七上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