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寢室play(1)

一股濃濃的花蜜噴出,小幽緊繃地身體無力地鬆弛下來,癱倒在一堆如網般托著她的藤蔓上,然而高潮過後仍然覺得空虛,花穴內肉壁上的癢意並沒有因為高潮褪去,反而一點點從尾椎攀到了心尖上,小幽甚至覺得有些空虛難耐,她無神地望著看不見的黑暗,那模樣,就像是慘遭玩弄的天鵝垂死。

在小幽花穴外的藤蔓,伸著頂端的舌尖,繞著小幽的花唇,一點點地將從小幽穴口滿溢出的蜜液舔去,不緊不慢地。

黑暗中,似乎有一雙眼睛在觀察著小幽,似乎非常滿意小幽這副慘遭蹂躪的模樣,卻又貪婪著更多,想要將小幽欺負到哭泣,想要讓小幽哭著喊要……

呵呵……

塞在小幽體內的細嫩觸手們,突然動了起來。

那些小觸手剛剛變幻著形狀將小幽花穴內所有的皺褶和凹陷塞得滿滿的,如今卻凝固在了那個凹凸不平的形狀上,一下抽出,霎時磨搓過小幽體內所有的敏感點!

「唔嗯!」無力中的小幽如遭電擊,眼角不可抑制地流出了生理淚水,身體也止不住地抽搐了兩下。還未等她緩和,下一刻,她又被那些細嫩卻惡劣非常的小觸手們衝撞頂滿,再次發出了一聲嗚咽般的悶哼。

小幽被藤蔓束縛著的大腿被拉的更開,兩隻股瓣被托舉著往兩邊掰扯,也是完全無法合攏。

那些凝聚成柱的小觸手就著這個姿勢,不停搗入小幽瑟瑟緊縮且流著春水的嫩穴中,先是緩慢地抽插,後來速度漸漸加快,那頂弄由輕到重,由淺入深,幅度和力道越來越讓小幽無法承受。

小幽咬著塞在口中的藤蔓難受的直哼哼,然而心中卻有種空虛被盈滿的感覺,那種癢到心尖的感覺終於被稍微緩和,不再抓心撓肺,卻還是猶如鵝毛輕撩。

小幽被藤蔓懸吊在空中,全身所有的重量都依託在藤蔓上,隨著下體的頂撞,整個人也在半空中顫顫悠悠,每次似乎要被巨大的衝力撞飛出去了,又很快被纏著她手臂和大腿的藤蔓拉回來,就這麼不停地在半空中一前一後地動盪著,不時撩動遮光的床簾跟著蕩起波紋。

小幽才被抽插十來下,剛剛從高潮中緩和下來的身體,再次變成了上緊弦的發條,一點點繃到極限。

然而就要攀上巔峰時,小幽被下鋪突然傳來的鬧鈴聲嚇得一顫,硬生生壓抑住了自己。

五點到了。

睡在小幽下鋪的學霸起床了。

住手,

快住手!

小幽夾緊了身體中的那股臨界高潮的感覺,想要讓藤蔓停下來。

由於小幽花穴中蜜液流的多,那些觸手每一次的插進和抽出,都會帶起一點細微的嗞嗞聲。

睡著的時候,大概沒人會注意這點聲音,但現在有人醒了!

萬一……

小幽簡直想將自己的臉摀住。

然而這時藤蔓又不與小幽心意相通了,甚至還故意和她對著幹一般,將她懸在半空的身子翻了過來,讓她由原來仰躺著,變成了更羞恥的姿勢——像個小動物一樣,跪趴在半空中。

藤蔓扯動她的腿和股瓣,將她的私處完全敞開,這個姿勢讓那些細嫩的觸手將她插入得更深,每次都能搗住卡在她宮頸口的海參種子,震動那種子上的軟刺一排排地刷按她的宮頸口。

小幽再三掙扎卻毫無結果,只能在一下又一下撩人的頂弄中,聽著下鋪用不到五分鐘時間完成了漱洗,然後回到床邊,打開了檯燈開始學習。

彷彿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