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寢室play(2)

成人

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

學霸停下來,回頭看了看。

落日樓頭,斷鴻聲裡,江南遊子。把吳鉤看了,闌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學霸又停下來,回頭看了看。

今早學霸在詠詞。

只是第一首還沒背誦完一遍,中間就暫停了兩三次。她不停地望向自己的上鋪,那床簾之後一直在傳來奇怪的嗞嗞細響,雖然聲音很細小,但在安靜而黑暗的寢室裡,還是挺清楚的。而且小幽床上的簾子也不時波動一下,似乎不時被什麼東西碰過。

莫不是有老鼠?她猶疑著。

學霸站起了身。

小幽透過遮光簾上微弱的淡光暗影,也看到了室友幾次回頭的動作,知道自己花穴被抽插時的細細水聲吸引了室友的注意,室友的每次停頓和回頭,都讓小幽心跳緊張的不能自已,將將能碰到枕頭床鋪的手和腳也不敢去碰,反而蜷縮著身子,手腳緊緊勾住騰空的藤蔓,讓它將自己束縛得更牢固。

小幽生怕自己身體中那被不停頂弄的癲狂震動,會通過任何細微的接觸,傳到不怎麼穩固的鐵架床上,也不敢再讓被拉扯的打開且無處安放的腿腳,牽動那一撩就開的遮光簾子。

小幽看到學霸室友站起了身,燈光下室友的身影模糊地映在簾子上,不像是要去做什麼,而是面朝著自己所在的方向,半天沒有動靜。

小幽甚至覺得,自己隔著簾子與自己那好學生室友產生了對視。

小幽很怕她會突然拉開自己床上的簾子,看到光裸著被吊在半空中的自己,這太要命了!小幽心裡將藤蔓怪罵了個半死。

「小幽……」

聽到簾外的輕聲呼喚,小幽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她咬緊口中的藤蔓,甚至咬出了清甜的植物汁液來,然而這甘甜並不能安撫她的焦慮,花穴中一下一下熨燙著媚肉的頂弄絲毫不停,那彷彿帶著呼吸的灼熱和深重的頻率,讓小幽虛軟的幾乎窒息。

小幽覺得自己都快融化了,口中堵得嚴嚴實實的,除了嬌喘,她什麼也回應不了。

簾外的室友又喚了小幽一聲,仍然沒有得到回應,就把手伸向了簾子。

小幽嚇得夠嗆,感覺到藤蔓這會束縛的不是那麼緊,管不了那麼多,猛地往床上一滾,想要撈起床上的被子蓋住自己的裸身,隨著小幽的下落和扭動,鐵架床發出一聲淒慘的吱呀聲,體內的充塞也突然深搗,小幽悶哼一聲,覺得花穴內的媚肉痠軟得幾乎麻痺了。

這時,遮光的床簾被室友拉開了,小幽還沒來的及將自己蓋嚴實。

然而拉開簾子的室友也並沒有看到什麼不該看到的,因為她打開的檯燈突然黑了。

充斥在整個寢室中的無形藤蔓,在她伸手的時候,就將那檯燈插頭一卷,從插排上拔了下來。

這燈光一滅,寢室內霎時伸手不見五指。

糾結著想要幫小幽抓老鼠的學霸室友頓時一驚,怎麼突然沒電了?她的詩詞還沒背完,英語還沒預習,地理還沒有畫一遍圖,歷史……

「唔~嗯~」床上的小幽突然帶著勾人嬌媚的一聲嚶嚀顫音,將身下細細的嗞嘰一聲抽插聲掩蓋住了。

聽到了小幽的聲音,室友以為小幽已經醒了,就提醒小幽道:「小幽,你床上似乎有老鼠,一直發出嗞嗞的聲音。你是不是放了什麼零食在床上,正被老鼠偷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