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慘絕人寰

  賈仁義重出江湖這個消息,第二天就傳遍了整個京城。

  「所以,莫泠崖真的是個混蛋啊!他居然就這樣把我扔上擂台了!」

  顧晨燕忍不住笑了笑,對面的這個人,已經變著花樣把莫泠崖罵了半個時辰了,她真的不累嗎?

  看到顧晨燕臉上的笑意,尹隱忍不住豎了豎眉,「你笑什麼?」

  「沒有。」顧晨燕立刻搖頭,「關於莫泠崖是個混蛋這一點,我非常贊同。」

  她將面前的兩盞茶杯斟上茶,「我聽說柳若兮受傷了?京城的公子少爺們都快把藥鋪給搶空了。」

  「至於嘛?」尹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她只是受了點輕傷啊。」

  顧晨燕端起茶杯吹了吹,「這可是個獻殷勤的好機會啊。」

  尹隱扁了扁嘴,「她真的就這麼受歡迎嗎?」

  顧晨燕看著尹隱眨了眨眼,「放心吧,靈瓏公子的心裡只有你一個。」

  尹隱的臉頓時就紅了,「我才不是擔心這個問題吶!」

  顧晨燕笑了笑,沒再作聲。尹隱環顧了一下四周,不禁讚嘆道:「不過話又說回來,你這裡環境還真不錯啊。」

  有水有橋,有花有樹。

  「嗯,調香最講究心境,只有呆在這裡我才有種靜下來的感覺。」

  「你新調制的香怎麼樣了?過兩天就是競香宴了吧?」

  對於這個問題,顧晨燕只是神秘一笑,「你到時候來看就知道了。」

  「對了,」顧晨燕拿了一塊小點心放進嘴裡,「我還聽說武林大會上出現了一個戴著鬼面具的姑娘?」

  提到這個尹隱就忍不住皺了下眉,「嗯,我聽靈瓏說她叫卿山茶。」

  「卿山茶?!」顧晨燕似乎很驚訝,連手裡的糕點都放下了。

  尹隱看了她一眼,「你認識她?」

  「可是卿蘭心的後人?」

  「嗯。」

  「那我確實聽過。」顧晨燕皺了皺眉,「卿家是調香世家,卿山茶是現在卿老夫婦唯一的女兒。雖說這幾年卿家已大不如前,但卿山茶在南坪縣也算是個小有名氣的調香師。可是,兩年前卿家卻出了一件大事。」

  噢,又來了!

  這分明是在考驗我的定力啊!

  不過這次沒等尹隱開口詢問,顧晨燕就主動地接了下去。

  「兩年前,寧家的公子和朋友去南坪縣遊歷,遇見了卿山茶,兩人一見鍾情,很快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寧家也算是京城的大戶人家了,兩人倒也是門當戶對,可是在成親的前一晚,卿山茶的住所卻失了火,好在發現的及時,人被救了出來。可惜卿山茶身上的燒傷卻極為嚴重,而且還身中劇毒。」

  下毒加放火?這還真是非弄死你不可的節奏啊。

  多大仇?

  尹隱沉聲道:「什麼人幹的?」

  「卿山茶的貼身丫鬟,好像是叫綠竹。那個綠竹一直跟在卿山茶身邊,對寧家公子也是一見傾心,後來眼見兩人要成親了,妒火中燒,就起了殺意。」

  「那綠竹現在人呢?」

  「跑了。據說那晚很多人都聽到了卿山茶和綠竹爭吵的聲音,所以後來起火才很快被發現。聽說綠竹本來是被捉住了的,但是後來趁亂又逃跑了。可憐的是卿家小姐,毒藥雖然沒要了她的命,但卻把她毒啞了,更慘的還是她臉上的燒傷。」

  真是最毒婦人心啊。尹隱在心裡唏噓不已,「那卿山茶是怎麼加入天香會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她變成了這樣,親自然是成不了了,這件事給她的打擊極大,她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足不出戶。後來聽說她從家裡跑了出來,從此音訊全無,原來是加入了天香會啊。」

  尹隱皺著眉頭想了想,「她加入天香會,難道是想報仇?」

  顧晨燕拿著茶杯的手頓了頓,「那位寧公子,已經在京城成了親,妻子也是京中一大戶人家的女兒。」

  負心漢!!

  尹隱在心裡罵了一句,又問道:「那綠竹呢?有下落嗎?」

  顧晨燕搖搖頭,「卿山茶加入天香會,除了習武,也是想借江湖勢力幫自己找綠竹吧。」

  尹隱悶悶地應了一聲,李力就風風火火地從外面跑了進來,「大小姐,大小姐!夫人來了!」

  尹隱一愣,「我娘?她怎麼來了?」

  顧晨燕道:「我聽說,今年的競香宴,尹夫人也是仲裁之一。」

  「大小姐,夫人現在住在八方客棧。」李力終於跑到了尹隱跟前。

  尹隱跟顧晨燕道了個別,就跟著李力去八方客棧見尹夫人,不過晚上的時候,她還是回到了蛛網的總部去住。

  其實尹隱一直不敢和尹夫人過於親近,因為尹隱是尹夫人一手帶大的,她很容易在尹夫人面前露出馬腳。

  不過就算露了,也沒有人會相信她是穿越了吧?

  正在胡思亂想著,卻聽見靈瓏叫了自己一聲,「隱隱。」

  「什麼事?」

  靈瓏坐在院裡的一個石桌旁,清冷的月光灑在他的身上,美好的就像一幅畫。

  尹隱在心裡「嗷嗚~」了一聲,屁顛屁顛地過去了。繼女生存法則

  「我聽說尹夫人來了?」

  「嗯,她來當仲裁的,現在住在八方客棧。」

  「嗯。」靈瓏點了點頭,「武林盟主選出來了,你知道嗎?」

  啊?今天好像確實是武林大會的最後一天了。

  「是誰?」尹隱一臉期待地看著靈瓏。

  「賈仁義。」

  ……

  尹隱從來沒有覺得夜風這麼涼過。

  武林還是個孩子,放過他吧。

  前輩。

  「沒有人打得過他,最後只能按照規矩選他當盟主。」

  尹隱:「……」

  如果再見到賈晴,她一定要抓住他的衣領,猛搖三下,「為什麼要把賈仁義放出來?為什麼??」

  「那他有沒有下達什麼奇怪的命令?」比如全武林都必須去斷袖什麼的。

  「那倒沒有。」靈瓏搖了搖頭,「他什麼也沒說就走了。」

  啊?

  尹隱摳了摳臉,「那他是來做什麼的?」

  靈瓏想了想,道:「可能是……找人打架?」

  ……

  以賈仁義的尿性,還真做的出來這種事。

  總之,不管賈仁義的目的的是什麼,武林大會總算圓滿(?)落幕了。

  兩天后,競香宴也如期舉行了,尹隱跟著尹夫人一同出席了競香宴。

  競香宴的熱鬧程度一點不輸給武林大會,但是由於參與的人都是些文人雅士,所以檔次一下提升了好幾個層次。

  可是會場裡各種各樣的香料混到一起,讓尹隱突然覺得……有些暈。

  「尹隱。」顧晨燕走了過來,尹隱強打起精神對她笑了笑,「燕燕,這是我娘。」

  顧晨燕跟尹夫人打過招呼後,又看向尹隱,「你的臉色好蒼白,該不會是暈香吧?」

  暈香?我真的挺暈的。+_+

  「你怎麼會暈香?」尹夫人有些奇怪的看著尹隱,「你可是從小聞著香味長大的。」

  「我……呵呵……」尹隱有些無力,「我可能是有些水土不服。」

  顧晨燕從香包裡掏出一片類似於薄荷葉的東西,遞給尹隱,「你聞聞這個,可以緩解暈香的。」

  尹隱把葉子放在鼻子下聞了聞,一股涼意從鼻尖一直竄到了腦門,確實清醒了不少。

  「喲~這不是顧大師嘛,今年又來參賽了啊?」

  一個張揚跋扈的女人聲從前方傳了過來,尹隱循聲望去,看見一個梳著道姑頭的女人,穿著一身素雅的灰衣,看打扮明明是個很低調的人,卻偏生掛著一副尖酸刻薄的表情。

  顧晨燕聽了她的話,只是皺了皺眉,也沒有搭理她。

  那人看見了尹夫人,顯然是認識的,先衝尹夫人行了個禮,才又看向顧晨燕,「你還是挺聰明的,雖然調香的技藝不見有什麼長進,倒是學會了巴結人。」

  尹隱吸了吸鼻子,這人真討厭!

  她看著那個道姑頭,笑了笑道:「這位仙姑,和我娘說句話就是巴結了?你能別這麼機智嗎?」

  道姑頭:「……」

  人群突然又騷動了起來,一個娉婷的姑娘走了進來,身上穿著淡紫色的綢緞,腰間掛著一個翠綠色的香囊。

  「那是誰?很有名嗎?」尹隱問著身旁的顧晨燕。

  顧晨燕搖了搖頭,「我以前沒見過,應該是第一次來參加競香宴。」

  「這位姑娘好像叫青梅,就住在我的隔壁。」尹夫人看著青梅,凝了凝神,「不過我總覺的,她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見過?

  尹隱又打量了那位青梅姑娘幾眼,仍是沒看出什麼端倪來。

  尹隱歪了歪腦袋,在偏頭的一剎那卻見到了站在角落裡的卿山茶。

  她的心突地一跳,悄悄地拉了拉顧晨燕的袖子,朝那個角落裡使了個眼色,「那個戴面具的姑娘,就是卿山茶。」

  顧晨燕也往角落裡看去,入眼的就是一張猙獰的鬼面具,嚇得她差點沒倒吸一口涼氣。

  「她來競香宴做什麼?」尹隱自言自語地道。

  顧晨燕想了想,「卿家是調香世家,她也是個調香師,會對競香宴有興趣也很正常。」

  是嗎?

  可是為什麼我覺得她好像一直在看……青梅?

  雖然尹隱心裡有些疑惑,但是競香宴很快就開始了,她也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競香宴上。

  突然,她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這種不舒服不是指身體上的不適,而是動物在經過長期的物競天擇後,鍛煉出來的對天敵的敏銳感知力。

  她有些僵硬的轉過頭來,然後看見了站在自己身旁,一臉冷漠的莫泠崖。

  ……

  媽蛋啊!!!!

  為什麼哪兒都有你啊莫大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