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冰山一角

A- A+

  尹隱是從噩夢中驚醒的。

  在夢裡面,1234567這七個數字扭曲成各種形狀,擠滿了整個畫面。幸好尹隱沒有密集恐懼症,否則這滿眼的1234567一定能讓她當場發瘋。

  從床上坐起來,尹隱揉著蓬鬆鬆的腦袋,心跳還沒有平復過來。

  其實她早就發現了,這些夢一定不是什麼巧合,或者說,這些說不定根本不是夢。只是她一直不願深究。說起來,穿進了小說這件事本身,就足夠玄幻的了吧。

  她也不是沒想過,她這樣穿進來了,那她原來的那個身體呢?只是這些她都覺得不重要,因為就算她從不看穿越文她也知道,沒有人會在意這種事。

  想到這裡尹隱還在揉著腦袋的手一滯,是啊,她從不看言情小說,那麼,她究竟是怎麼發現《傾盡繁華》這篇文章的?

  這次她想了很久,即使在記憶的源頭她也沒能找到答案。從她記得開始,她就已經在看這篇小說了。

  她長長地嘆了口氣,重新在床上躺了下來。雖然天還沒有亮,但是尹隱卻不願再睡過去了。她怕她一閉上眼,又是滿眼的1234567。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七個數字一直循環是在暗示著什麼?

  循環?!

  尹隱一個翻身從床上坐了起來,心跳得比剛才還快,她覺得,她好像隱隱抓住了什麼。

  《傾盡繁華》的世界觀設定,循環。

  尹隱吞了口唾沫,緊張得連呼吸都有些不順了。

  難道,《傾盡繁華》的世界是……一直在循環的?!

  這個假設讓尹隱的血液都涼了一半,這真不愧是理科博士寫出來的言情小說。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是從哪裡循環到哪裡?杜淺淺跳崖自殺?

  尹隱的腦子飛快地轉著,《傾盡繁華》的結局是杜淺淺跳崖自殺,如果說這個算BE的話,那是不是她讓劇情進入這個結局,系統就會自動刪檔重來?

  這麼一來的話很多事都說得通了,比如季汀在11萬個字的時候就讓杜淺淺自殺,其實並不是想要完結,而是想重新洗牌。只是在連載的過程中一直被吐槽,可能打擊了季汀的熱情,於是乾脆就直接在這裡大結局了,將剩下的戲份全部砍掉。

  杜淺淺的重生似乎也能解釋得過去了,因為季汀一開始就打算讓她重生的。

  如果這個假設行的通的話,那麼接下來要是杜淺淺跳崖自殺了,她就又要再來一次?!

  ……

  她!不!要!

  她好不容易才把男主的好感度刷到現在這麼高的,怎麼能夠重來一次呢!而且這可不是打遊戲啊,她現在是小說裡的角色,一直這樣循環下去她會瘋掉的。

  尹隱坐在床上做了一個深呼吸,先不說她這個假設對不對,就算是錯的,她也不能看著杜淺淺再去跳一次崖。尹隱認為,知道劇情的自己想要避免杜淺淺跳崖還是很容易的。

  根據《傾盡繁華》的劇情,靈瓏帶著杜淺淺等人來到京城給駱王爺復命的時候,剛好碰到了京城女子連續失蹤的事件。當時杜淺淺並沒有回駱王府認祖歸宗,於是在尹隱的慫恿下決定自己去做誘餌引蛇出洞。

  事情發展得很快,快到靈瓏根本來不及阻止,杜淺淺就順利的失蹤了。等查出犯人是曾經名動江湖的采花大盜不尾不行的時候,杜淺淺已經被OOXX了。

  ……

  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即使到了現在尹隱仍是想不通,杜淺淺怎麼就會聽了曾經那個尹隱的話,真的去以身犯險了?這得有多傻才能做到啊!杜淺淺又不是什麼武功蓋世的女俠,這根本就是去給那個不尾不行獻祭的啊!

  說到這個采花大盜不尾不行,他其實是兩兄弟,一個叫不尾,一個叫不行。本來一直都是協同作案的,後來好像因為一個姑娘鬧了點矛盾,於是哥哥不尾退出了組合,從此隱退江湖。這個在京城四處采花的就是弟弟不行了。

  尹隱算了算時間,經過了這麼多事,現在的時間點差不多該和原作的劇情重合了。

  杜淺淺重生了一次,應該不會再笨到去做誘餌然後落得個跳崖自殺的結局吧?不過尹隱還是不放心,就算她不因為這件事自殺,說不定中途出了別的什麼岔子,還是導致了她跳崖自殺這個結局。

  她想了想,總之現在的任務就是,確保杜淺淺不會跳崖自殺!

  可是另一個疑問又出現在了尹隱的腦海裡,在那串循環了13次的1234567之後,還跟著四個數字——9527。

  這個9527究竟又代表著什麼呢?

  「啊啊——」尹隱煩躁地揉了一把自己的腦袋,為什麼別人穿進小說裡是來談戀愛的,怎麼到她這就搞得跟破案似的呢!

  屋外公雞已經開始打鳴了,尹隱看著從天邊漸漸泛出的白肚皮,無聲地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日子還是得照過的。

  和平常一樣準備去吃早飯的尹隱,卻發現今天的蛛網似乎氣氛很不對勁。

  每個人看她的表情都古古怪怪的。

  忍不住抓住一個打工的小弟,尹隱問道:「怎麼了?為什麼這麼看著我?」

  打工小弟在噎了一下之後,吞吞吐吐道:「尹小姐,你還是自己去大廳看看吧。」

  尹隱眨了眨眼,好奇地往大廳去了。

  大廳的氣氛很壓抑,壓抑得尹隱差點想掉頭離開。靈瓏和赫連空都站在那裡,她又往裡走了幾步,才看見大廳裡好像還站著一個男人,看著還挺眼熟的。

  尹隱的眼珠子轉了轉,這個不是那天在花燈會上跟自己搭訕的男人的嗎?叫什麼來著?舒晨?

  舒晨看見尹隱,立即喜笑顏開,「尹姑娘,在下等你多時了。」

  「等我?」尹隱疑惑地走上去,「等我做什麼?」

  舒晨笑著道:「有些薄禮想送給尹姑娘。」

  舒晨說完就有下人端著一盤盤的金銀首飾送到了尹隱面前。

  尹隱:「……」她覺得這個舒晨真的是太不識時務了,難道他沒有看見旁邊靈瓏那殺氣騰騰的臉嗎?

  赫連空與靈瓏拉開了三步距離,笑了笑道:「我去吃早飯了,你們慢慢聊。」

  太沒義氣了!尹隱看著赫連空飛速遠去的背影,真想讓他帶著自己一起走。她為什麼要作死的自己送上門來呢!

  「莫不是尹姑娘看不上這些?沒關係,我差人去換。」

  「不用麻煩了!」尹隱叫住真打算叫人去換的舒晨,艱難地笑了笑,「這位公子,所謂無功不受祿,尹隱實在擔不起公子如此大禮。」

  舒晨文質彬彬地笑了笑,「難道尹姑娘看不出來,在下是想追求你?」

  尹隱:「……」

  救命啊!就算你想死也不要拉上我墊背啊!

  明顯感到靈瓏身上的氣溫又下降了幾度,尹隱不得不佩服起舒晨的膽色來,同時還不忘吐槽一句,果然這個年代談得起戀愛的都是土豪。

  尹隱的表情很僵硬,「這位公子,其實我已經有心上人了。」

  舒晨似乎並不介意,「沒關係,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況且……我已經派人前往尹家莊向尹老爺提親了。」

  舒晨的最後一句話炸得尹隱血槽全空。

  才見過一面就提親這個節奏對嗎!對嗎!

  尹隱已經不敢去看靈瓏的臉色了,因為不用看她也能想象得出來。

  「隱隱,回房。」從靈瓏的嘴裡吐出來的這四個字散髮著幽幽的寒氣,尹隱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然後迫不及待地奔出了大廳。

  一口氣奔到了廚房,尹隱才感覺又活了過來。赫連空正在廚房裡啃包子,還順手遞給了尹隱一個。

  「戰況怎麼樣了?」赫連空口齒不清地問。

  「四面楚歌。」尹隱咬了口手裡的包子。

  「四面楚歌?」赫連空疑惑地眨了眨眼,「舒晨?」

  「我。」尹隱喝了口水,然後問道,「那個舒晨是什麼人?」

  「據我所知,他家是開錢莊的。」赫連空將嘴裡的包子吞了下去,「舒晨是京城有名的花花公子,我想他這次盯上你,一來是因為你確實長得有幾分姿色,二來,恐怕是想攀上尹家莊這個高枝。」

  這如意算盤還打得真響啊,還想財色兼收?

  尹隱哼了一聲,又拿了一個包子往外走。赫連空在身後叫道:「你去哪?」

  「回房。」尹隱對身後的赫連空擺了擺手。

  尹隱回到房裡沒多久,門就被「吱呀」一聲推開了。

  是靈瓏。

  尹隱立刻正襟危坐。

  靈瓏在她對面坐下,審問道:「那個舒晨,你怎麼認識的?」

  「報告,我根本不認識他!」

  「不認識?不認識人家就向你提親了?」

  尹隱心裡暗暗叫苦,「提親是他單方面的行為,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靈瓏看著尹隱,突然輕笑了一聲,「沒關係,反正他派去的人也到不了尹家莊。」

  尹隱:「……」

  希望他們也不是到了閻王殿。

  「那個舒晨……」

  「你很關心他?」靈瓏剛剛柔和下去的嗓音又凌厲了起來。

  尹隱連連搖頭,「不是不是!我是想說,小靈靈你吃飯了嗎?我這還有包子哦~」

  靈瓏看著尹隱手裡那個咬過幾口的肉包子,嫌棄地皺了皺眉。

  「你又嫌棄我?」尹隱的嗓音拔高。

  「我是啊。」靈瓏還是那麼雲淡風輕。

  「我要去找舒晨!」

  「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