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心意相通

  花燈會其實就像現在的情人節,只不過是給互相愛慕的男女一個卿卿我我的機會罷了。

  按照花燈會的習俗,女子若是有心儀的男子,便會把自己的燈籠交給他,讓他幫自己題字。若是對方也願意幫你題字,那便是結成了一樁美好姻緣。

  尹隱一來到花燈會,便去尋那傳說中給心儀男子題字用的結緣燈。燈會上很多女子手裡都提著這種燈籠,幾乎人手一個,區別只在於,有的上面題了字,有的還是一片空白。

  來到賣結緣燈的小攤販前,尹隱笑嘻嘻的花了十文錢買了一個結緣燈。老闆將燈籠交給尹隱的時候,打趣道:「這位姑娘好標緻啊,不知哪位公子這麼有福氣成了姑娘心儀之人?」

  尹隱只是嘿嘿地傻笑,老闆也跟著她笑了起來,「不管是哪家公子,一定是願意為姑娘題字的。」

  尹隱笑得更歡了,「那就借老闆吉言了~」

  樂呵呵地拿著燈籠往回走,尹隱迫不及待地原路返回去找靈瓏。

  靈瓏本是對這花燈會沒興趣的,但見尹隱興致那麼高,便也跟著來了,只是到了之後,看見街上密密麻麻的人,下意識地就皺起了眉。尹隱見了便讓靈瓏在外面的小茶鋪裡坐著,自己去買個燈籠就回來。

  其實也是想和靈瓏逛逛的,可是人真的太多,就連尹隱都不太想往裡擠了。只是那個結緣燈,是無論如何都得買到的。

  赫連空倒是開心的不得了,被禁足了好長一段日子了,每次想出門,紅尾都會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他身邊,然後以他的生命安全作為籌碼,將他押回了房間。

  這次好不容易逮到個機會可以出來溜溜,哪有不不進去逛逛的道理?

  尹隱在一個小攤販前遇到了赫連空,當時他正為一個姑娘題完字。

  見尹隱提著燈籠向自己走來,赫連空笑著道:「難不成尹隱姑娘也是來讓我題字的?」

  「呸!」尹隱不屑地看了赫連空一眼,「哪家姑娘瞎了眼了才會找你題字。」

  赫連空「刷」的一聲展開了他那把鑲著金邊的扇子,瀟灑地為自己扇了扇風,「那看來京城裡的瞎子姑娘有些多。」赫連空驕傲地指了指剛才離開的那位姑娘,「她已經是第八個來找我題字的姑娘了。」

  尹隱的嘴角抽了抽,「你都給她們題了?」

  「當然,我怎麼忍心拒絕這些姑娘如此微不足道的要求呢?」

  我擦你這個花心大蘿蔔!為什麼只有在花心這點上,赫連空遺傳了皇室的血統?

  她衝赫連空扁了扁嘴,「欠下的桃花債,可是要還的。像你這種人,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一語中的。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尹隱提著燈籠繼續往回走,赫連空也跟著她回去了。走著走著,尹隱突然被攔了下來,「在下舒晨,敢問姑娘芳名?」

  尹隱抬起頭來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面露不耐。她最討厭走路的時候突然被人攔下來,所以以前那些在街上拉著她推銷商品的人從來沒有好下場。

  「我叫什麼關你什麼事?」

  聽出尹隱語氣中的不耐,舒晨愣了愣,似乎是沒有哪個姑娘這樣跟他說過話。他衝著尹隱笑了笑,道:「姑娘莫要誤會,我並沒有惡意,只是想跟姑娘交個朋友而已。」

  別以為我不知道交朋友就是變相約炮!看看那些交友軟件就知道了!

  「抱歉,我不喜歡交朋友。」尹隱說完就要走,舒晨伸出手就想去拉她,卻被一把金扇子給打了回來。

  赫連空笑得天真無邪地看著舒晨,「這位公子,說話就說話,不要動手動腳的。」否則很可能你的手腳很快就不會連在你的身上了。

  這是他用吃了一個禮拜的白飯和鹹菜換回來的血與淚的教訓。

  舒晨似是這才看見赫連空般,上下打量了他幾眼,笑裡藏刀地問道:「不知這位公子和這位姑娘是什麼關係?」

  赫連空眨了眨眼,這位兄台你似乎弄錯對象了,我這是在幫你啊。

  他清了清喉嚨道:「我們是朋友。」

  舒晨笑了笑道:「可是這位姑娘剛才還說,她不喜歡交朋友。」

  「嗯。」尹隱點頭,「就是因為認識了他,我才不想再交朋友的。」

  赫連空:「……」

  舒晨:「……」

  沒給舒晨反應的時間,尹隱又大步流星地離開了,赫連空跟在她身後,搖著扇子招搖地往回走。

  舒晨盯著尹隱遠去的背影,眸光幽深。

  「少爺你跑哪裡去了,王姑娘還有楊姑娘在到處找你呢。」一個小廝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

  舒晨指了指了尹隱的背影,對身旁的人道:「元寶,幫我查查那是誰家的姑娘,我明天就要知道。」

  元寶覺得自己很命苦,這王姑娘和楊姑娘還沒解決呢,哪家的姑娘又這麼點背的被這位爺看上了?

  尹隱拿著結緣燈回到小茶館的時候,靈瓏還坐那裡喝茶。老闆見尹隱回來了,笑著打趣道:「這位姑娘,你可算是回來了。已經來了好幾撥姑娘要讓這位公子給她們題字了。」

  臥槽哪兒來的那麼多小妖精,敢勾引她家男神?尹隱的眉頭頓時皺在了一起,「你題了嗎?」

  回答的還是老闆,「沒呢,姑娘你放心,這位公子看都沒多看她們一眼呢。」

  靈瓏被嘴裡的茶嗆了一下,他突然覺得,其實這家店的老闆,是尹家莊安插在這兒的手下吧?

  尹隱滿意地在靈瓏身邊坐下,把結緣燈遞到了靈瓏的面前,有些扭扭捏捏地道:「幫我題個字唄。」

  靈瓏看著尹隱,忍不住笑了笑,「你想讓我題什麼?」

  尹隱想了想道:「就寫『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兩土豪』吧。」

  靈瓏:「……」

  他從赫連空那裡接過筆,刷刷刷地寫了起來。靈瓏的字很好看,就像他的人一樣,可是內容嘛……

  隱隱腦裡全是草,不學無術盡耍寶。

  ……

  尹隱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哈哈哈哈哈!」赫連空指著燈籠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精闢!靈瓏好文采啊!」

  「笑屁!」尹隱真想把面前的茶壺對著赫連空的臉砸過去,「這個不算,我重新去買一個。」

  說著就拿起燈籠準備再次向夜市進發,目光卻在「隱隱」兩個字上停了下來。

  隱隱?隱隱!

  不是尹隱是隱隱?!!!!

  尹隱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原來男神一直叫她尹隱,不是叫的尹隱,而是隱隱!

  ……

  男神對不起!我誤會了你這麼久!

  看見尹隱突然在一旁傻笑了起來,靈瓏有些不明所以,「怎麼了?」

  尹隱看了靈瓏一眼,嬌羞道:「靈靈,對不起,人家錯怪你了。」

  靈瓏:「……」

  那一聲靈靈差點沒讓赫連空把嘴裡的茶噴了出來,「不帶你這麼膈應人的好嗎?我不就是笑了幾聲嗎?」

  付了茶錢,尹隱跟著靈瓏準備回蛛網,卻在轉身的時候看見柳若兮正朝他們這邊走了過來。柳若兮見到他們似乎也很意外,她旁邊還跟著碧桃,碧桃見到靈瓏後很開心地叫道:「靈瓏公子,這麼巧啊?」

  靈瓏衝她們輕輕地點了點頭,柳若兮嘴角勾起一抹淺笑走了上來,「好久不見,最近可好?」

  「很好。」靈瓏淡淡地應道,「綠竹的病治得怎麼樣了?」

  「我先前去看了幾次,賈晴不愧是神醫,綠竹現在已經可以簡單地說話了。賈晴說等他把綠竹的嗓子治好以後,再幫她治臉。」

  「那就好。」尹隱鬆了一口氣,「我之前想去看她,但是被莫泠崖跟蹤了。」

  柳若兮這才看向了尹隱,尹隱手上的結緣燈分外刺眼,剛剛題上去的字墨跡還沒有乾,柳若兮認得,這是靈瓏的字跡。

  她打量尹隱的時候,尹隱也在打量她。柳若兮的手上並沒有提著結緣的燈籠,想想也是,像她這樣的大美人,應該是男人搶著想給她題字吧。

  可惜,唯一一個柳若兮想讓他給自己題字的人,卻為別人題了字。

  感情有的時候,就是這麼諷刺。

  「如果沒有其他的事,那我們先走了。」靈瓏的聲音拉回了柳若兮的思緒。她點了點頭,笑著道:「後會有期。」

  赫連空跟在靈瓏和尹隱身後往回走,還頻頻回過頭去看柳若兮消失的地方。他搖了搖頭,唉聲嘆氣,「你居然就這樣辜負了一個美人,還是一個大美人。」

  「你喜歡?」靈瓏看赫連空。赫連空搖搖頭,「我喜歡沒用,人家心裡只有你這個負心漢啊。」

  尹隱皮笑肉不笑地看著赫連空,「空空,你又想吃白飯鹹菜了?」

  赫連空頓時一個激靈,他湊到靈瓏身邊,打小報告,「剛才我們在花燈會的時候,有一個長得玉樹臨風的公子打聽尹隱哦。」

  這次換尹隱一個激靈了,這個死赫連空,居然還會告狀!

  靈瓏果然對這件事很感興趣,他笑著看向赫連空,「哦?是哪家的公子?」

  「他說他叫舒晨,你都不知道,他看著尹隱的那個眼神啊……」

  「怎麼樣?」

  赫連空的小心肝頓時一抖,「沒怎麼樣!啊,今天晚上的月亮好圓哦~」

  看著靈瓏還掛在臉上的笑容,赫連空深深地覺得,又有人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