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章 婚後日常(四)

  靈瓏和尹隱下樓來吃早飯的時候,已經接近晌午了。

  於是兩人從善如流地將吃早飯改成了吃午飯。

  尹隱走路的姿勢有些彆扭,靈瓏看著她一瘸一拐的模樣,在心裡偷笑。

  「不許笑!」尹隱突然扭過頭來,厲聲看向靈瓏。

  靈瓏微怔,「我笑了嗎?」

  「我聽見了。」尹隱噓著眼睛打量靈瓏,「你在心裡笑話我!」

  靈瓏這次是真的笑了,他拉過尹隱低頭在她額上吻了吻,「我們還真是心有靈犀。」

  尹隱皺著眉頭看著他,「所以你這是承認了?」

  「是為夫的不是。」靈瓏嘴上認著錯,可眼裡卻含著滿滿的笑意。

  尹隱哼了他一聲,找了個最近的位置坐下。靈瓏在她身邊坐下,便有小二過來等著他們點菜。

  靈瓏看了尹隱一眼,問道:「隱隱想吃什麼?」

  「嗯……」尹隱認真地想了起來,「我聽說松林縣的香酥鴨很有名的,給我來一隻吧。還要滷豬蹄,紅燒魚,叫花雞,糖醋排骨和粉蒸肉。對了,水晶蒸餃也給我來一籠,每種餡兒的各要一籠。」

  小二:「……」

  他愣了好一會兒,才堆起一抹笑問道:「客觀,您點這麼多,你們兩個吃得完嗎?」

  靈瓏笑了笑,對小二道:「你只管上上來便是。」

  小二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應了句,「那好,小的這就去。」

  靈瓏等小二走了,才曖昧地看著尹隱道:「隱隱,你點這麼多,該不會是……」他的目光在尹隱平坦的腹部掃了掃,「有了吧?」

  尹隱差點沒把嘴裡的茶水噴出來,「你、你才有了呢!」

  靈瓏輕笑了一聲,道:「不是嗎?那看來我還得多努力才行。」

  尹隱:「……」

  你已經很努力了,真的。

  一桌子的菜剛吃了一半,尹隱就看見一抹熟悉的人影走了過來。

  尹隱的眼角忍不住抽了抽,居然走到松林縣,也能遇上杜淺淺,這還真是……冤家路窄。

  杜淺淺看見尹隱和靈瓏,也很是意外。她本是和駱王妃一起來這松林縣,為她姑姑祝壽的。今兒本來是要返回京城的,王妃卻突然身體不適,便又多留了一天。

  這百味樓是松林縣的百年老店了,她今天只不過是帶著丫鬟慕名而來,想嘗嘗百味樓廚子的手藝,卻沒想竟遇到了靈瓏和尹隱。

  靈瓏順著尹隱的視線望去,便看見了有些僵硬地站在門口的杜淺淺,他的眉頭下意識地就皺了起來。

  他可還記得,當時在雲帶谷,是誰把尹隱給推了下去。

  若不是念在杜淺淺和尹家還有些情分,而且她還是駱王爺的女兒,這件事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只是再見面,自然是不會給她好臉色了。

  杜淺淺在原地僵了僵後,便轉身對身後的丫鬟道:「紅蕊,我們去別家吃吧。」

  雖然不知道小郡主怎麼說變就變了,但是作為一個丫鬟,紅蕊也只是溫順地點了點頭,「是的。」

  杜淺淺正欲轉身離開,可是右腳還沒踏出去,又被人給推了回來,「走開走開,別在門口擋道!」

  紅蕊眼疾手快地上前去護住杜淺淺,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隔開了大漢和杜淺淺,「你是什麼人?怎敢對我家郡主這般無禮?」

  尹隱看著門口的狀況,眼角是又跳了跳。這齣戲,還真是越唱越精彩了。

  那位刀疤大漢,不正是昨日在畫舫上找茬的人嗎?

  大漢聽紅蕊這麼一說,目光就越過紅蕊,落在了杜淺淺身上,「郡主?這小臉果然長得標緻啊。」

  「你大膽!」紅蕊撞著膽子吼了一句,「竟敢對郡主口出狂言,不怕王爺剝了你的皮嗎?」

  「哎喲,我還真是怕!」大漢故作受驚狀的捂著胸口,隨之又惡狠狠地盯著紅蕊,「我告訴你,在這松林縣,老子就是皇帝!」

  掌櫃的滿頭大汗地從櫃檯奔了過來,賠笑道:「黃爺,你看你一大老爺們,別跟兩個姑娘一般見識啊!是不是?」

  黃四哼了一聲,繞過杜淺淺,看向尹隱他們那一桌,「今天算你們運氣好,爺是來找他們的!」

  尹隱的眼皮直跳,這人,難不成是來找他們報仇的?昨天難道還沒被打夠?

  黃四走過去,把腰上的刀往桌上一放,「啪」的一聲響,「林公子是吧?聽說你是來松林縣做生意的?」

  靈瓏連看都不想看他一眼,「與你何干?」

  「呵!」黃四突然笑了起來,「你連我都不認識,就敢來松林縣做生意了?真是笑掉爺的大牙了!」

  後面幾個嘍囉配合地笑了起來。

  「掌櫃的。」靈瓏輕輕地喚了聲,「能把他們趕出去嗎?吵到我們吃飯了。」

  掌櫃的頓時一臉苦逼,他附在靈瓏耳邊,小聲道:「公子有所不知,這黃四是我們松林縣的一霸,您還是不要惹他的好。」

  黃四高傲地昂起了頭顱,拿鼻孔對著靈瓏。

  靈瓏聽了掌櫃的這話,終於抬起頭來看了黃四一眼,「黃四,長河幫幫主,有兩個妹妹,一個妹妹在宮裡做太子妃,一個妹妹嫁給了松林縣縣令。說起來,如今的松林縣縣令,還是靠著你才當上的。」

  黃四臉上的怔愣轉瞬而逝,「既然你都知道,那還不快點向我賠罪!」

  「呵,真是笑話。」靈瓏嘴角泛起一絲笑意,冷眼看著黃四,「我為什麼要向一個靠女人飛黃騰達的男人賠罪?」

  黃四的臉色登時就不好看了,「我看你真是活膩了!」他說著卻又頓了頓,眼睛看向了尹隱,「不過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只要你肯把這如花似玉的夫人留下,我跟你的帳就一筆勾銷了。」

  靈瓏的眸色頓時一冷,他看了黃四一眼,黃四情不自禁地就打了個抖。

  他拿起桌上的刀,凶聲惡煞地道:「你最好看清現在的情勢,別這麼不識抬舉!」

  「看不清情勢的是你。」靈瓏閉了閉眼,掩去了眼中泛起的殺意,「你以為憑你妹妹的出生,如何能當上太子妃?太子不過是想借你的手拉攏江湖勢力罷了。若他日他真能即位,你以為宮中還能有你妹妹的立足之地嗎?更何況,太子這個位子,他本就坐得不牢靠。今天他還是太子,明天……說不定就淪為了階下囚。」

  黃四的眉頭皺了皺,對靈瓏道:「你以為你是誰?皇家的事也輪得到你在這裡評頭論足?」

  靈瓏淡笑了一聲,「別的不說,就說那邊那位小郡主吧。」靈瓏的目光移到了門口的杜淺淺身上,杜淺淺頓時緊張的繃直了背脊。

  「那可是貨真價實的郡主,你開罪了她,駱王爺要怪罪下來,太子也保不了你。應該說,太子沒那麼傻,為了你去得罪駱王爺。別說太子,恐怕就連你妹妹,也會在駱王爺和你之間,選擇前者的。」

  黃四的臉五顏六色地變換著,紅蕊哼了一聲,驕傲地挺起了胸膛。

  黃四到最後竟是對著靈瓏笑了笑,「誰我都不能得罪,那我得罪你總行了吧!」他說著就將手裡的大刀朝靈瓏劈去,靈瓏怕他傷著尹隱,故意將他引到別處。沒想到黃四一個手下竟趁機挾持了尹隱。

  雖說尹隱的武功不濟,但對付這種小嘍囉還是不在話下的,只是此時她腰酸腿軟,連走路都成問題,更別說打過一個拿著刀的土匪了。

  「幫主!我抓到這個小美人了!」小嘍囉邀功似的對著黃四一聲大喊,黃四哈哈大笑了起來,「做得好!小心別傷著小美人了,回去有賞!」

  「回去?」靈瓏冷冷地看著那把架在尹隱身上的刀,「你們一個也別想回去。」

  小嘍囉被靈瓏身上那鋪天蓋地的殺氣嚇得不輕,正想把刀往尹隱的脖子上挪一挪,再叫句「你別過來」的,可是手指頭都還沒來得及動一下,眼前的人就突然不見了!

  接著右手便是一陣劇痛,小嘍囉的手下一鬆,刀就「哐當」一聲掉在地上,然後便是一陣響徹雲霄的慘叫聲。

  他的手骨,竟是生生的被靈瓏給握碎了。

  小嘍囉倒在地上慘叫不止,尹隱順勢跌進了靈瓏的懷裡。靈瓏一把摟住尹隱的腰,柔聲問道:「隱隱,有沒有受傷?」

  見尹隱搖了搖頭,靈瓏才將目光重新投向長河幫的眾人。

  剛剛那個小嘍囉的慘叫簡直是聞者心驚,長河幫的人全都臉色煞白地站在原地,看著地上的人疼得淚流滿面。

  「還、還愣著幹嘛?!全都給我上!」黃四一聲令下,卻無一人敢動。

  他啐了一聲,便舉著刀親自殺了過去。靈瓏的眉峰微捻,將尹隱擋在了身後,便利落的將黃四撂翻在地。整個過程太快,眾人全程只能聽到黃四那殺豬般的慘叫聲。

  等他們看清楚的時候,靈瓏已經將黃四的臉踩在了腳下。黃四的面部表情極度扭曲,靈瓏只是冷冷地看著他,沉聲道:「今天,我就讓長河幫三個字從此在江湖上消失。」

  「你……憑什麼……」黃四縱然已經痛得神志不清了,還是頑強地問出了這句話。

  靈瓏笑了笑,最後看了一眼黃四,「就憑我是靈瓏。」

  靈瓏這兩個字頓時讓黃四清醒了一半,蛛網的首領靈瓏,說他握著整個江湖的命脈都不為過。不僅如此,就連皇宮裡的不少人,都是仰仗著他的情報在過日子。

  他好像……得罪了一個最不能得罪的人。

  等長河幫的眾人都退場以後,靈瓏才看向了站在門邊的杜淺淺,「郡主。」

  杜淺淺的心裡突然一窒,她握緊拳頭調整著自己紊亂的呼吸,「靈瓏公子有何事?」

  靈瓏看著她道:「以後還請郡主離我家夫人遠點。」

  杜淺淺的心莫名地就痛了起來,她看了靈瓏好一會兒,才緩緩地道:「還請靈瓏公子放心,淺淺不會再與她有任何瓜葛。」

  靈瓏收回了目光,將尹隱攔腰抱起,往樓上走去,「這樣最好。」

  杜淺淺又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才帶著紅蕊離開了百味樓。

  回到了房間,靈瓏抱著尹隱在床上坐了下來。將尹隱攬在懷裡,吻了她一會兒,才問道:「剛才有沒有嚇到你?」

  尹隱紅著臉搖了搖頭,小聲道:「要不是你昨晚……我也不會那麼容易被他抓住。」

  靈瓏自是明白尹隱沒有說出口的話是什麼,他笑了笑,抵上尹隱的額頭,「這麼說,又是為夫的不是了。」

  「當然是你的不是!」

  靈瓏臉上賠著笑,手卻是又在尹隱的身上四處游走了起來。尹隱嚇得花容失色,「你……你簡直就是禽獸!」

  靈瓏只是無所謂地道:「嗯,我就是。」

  尹隱:「……」

  靈瓏說著手就滑進了尹隱的衣領,「你不是嫌我不夠努力嗎?我現在將功補過。」

  根、根本不是這樣子的好不好。

  靈瓏不由分說地將尹隱壓在了身下,在她耳邊低聲問道:「隱隱,你想要個男孩還是女孩?」

  等等!好像有哪裡不對!

  靈瓏見尹隱沒有回答,便自顧自地道:「那就要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好了。」

  尹隱:「……」

  她現在是說不出話。因為她的嘴又被靈瓏堵住了。

  尹隱現在很擔心,她這輩子,會不會死在床上?

  ……

  靈瓏你這個禽獸!禽獸!

  【小劇場】

  背景是,靈靈正在隱隱的身上努力耕耘:)

  隱隱(像只風中飄搖的小船,攀在靈靈的肩頭):靈瓏……我還不知道……你的真名呢(就被你吃了,禽獸!)……

  靈靈(繼續努力耕耘中):我的真名……我早就告訴過你了啊……

  隱隱(梨花帶雨地想了想):啊……難道是林羽祈?(靈靈最初到尹家莊時用的假名)

  靈靈(吻上了隱隱的脣):是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