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 特別番外·跟風養個小包子

A- A+

  靈瓏和尹隱有一個女兒,名字叫萌萌。

  萌萌今年三歲了。

  萌萌會說的第一句話是爹爹,萌萌的口頭禪是爹爹呢?萌萌最愛做的事是纏著爹爹。

  總而言之,就是爹爹。

  尹隱覺得,她這個娘特別沒有存在感。

  所以,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男神要被搶走了!被一個小屁孩搶走了!

  ……

  尹隱和萌萌的關係,用一個詞來概括就是——相看兩生厭。

  萌萌覺得尹隱很討厭,她從來不叫尹隱娘,而是跟著她爹叫隱隱,然後,每天蛛網都能聽到如下對白——

  「隱隱,今天晚上我要和爹爹睡。」

  「隱隱,放開爹爹!讓萌萌來!」

  「隱隱,爹爹有我就夠了,你先退下吧。」

  尹隱:「……」

  她覺得,戀父是病,得治。

  可惜萌萌已然到了晚期,病入膏肓,藥石無醫。

  不過最可怕的還不是戀父,而是萌萌還會在靈瓏面前告狀。

  比如這樣——

  「爹爹,今天隔壁街的狗剩哥哥又送了隱隱一隻烤鴨,隱隱她可高興了!」

  於是靈瓏的眉頭一挑,瞥一眼尹隱,「隱隱,禁足十天,一年之內不準再吃鴨子。」

  尹隱:「……」

  再比如這樣——

  哭得稀裡嘩啦的萌萌一頭撲進靈瓏懷裡,無比凄慘地道:「爹爹,隱隱她打我!你看,萌萌的臉都紅了!」

  於是靈瓏的眼睛一眯,瞥一眼尹隱,「隱隱,《女訓》一百遍,明早交給我。」

  尹隱:「……」

  還比如這樣——

  「爹爹爹爹,隱隱又把廚房燒了,你快點把她休了吧!」

  這次不等靈瓏開口,尹隱率先暴走了,「臥槽!老娘不伺候了!!!」

  她決定,她要離家出走!她要回尹家莊,繼續當她的千金大小姐!

  尹隱說走就走了,就如同那句話裡說的一樣——人生,要有一場說走就走的……出走,嗯。

  收拾了一些細軟,尹隱把包袱往肩上一扛,勇敢地追逐朝陽去了!

  可是還沒走出蛛網大門,就被從天而降的紅尾攔了下來,「夫人,你要去哪裡?」

  「我要回娘家!」尹隱繞開紅尾,繼續往外走。

  紅尾一個閃身,又擋在了尹隱的面前,「請問夫人,首領知道這件事嗎?」

  「我是離家出走!告訴他還叫離家出走嗎!」

  紅尾愣了一下,然後恭恭敬敬地道:「如果首領沒有同意,夫人不能擅自離開。」

  我屮艸芔!是不是連一個手下都要來管我!

  尹隱深吸了一口氣,對著紅尾大吼道:「沒見過夫妻吵架是不是!人家清官都難斷家務事,你一個打工的就不要插手領導的家庭問題了!我現在要回!娘!家!聽清楚了嗎!」

  饒是見慣了大場面的紅尾,也被尹隱吼得愣在了原地。尹隱趁機施展輕功,朝遠處掠了去。

  紅尾:「……」

  他覺得,他今年可能要換工作了。

  看著尹隱離去的背影,萌萌有些愣愣地站在原地,隱隱走了?

  不過很快,這種驚訝就被喜悅所替代了。

  隱隱走了!她可以一個人霸占爹爹了!哇哈哈哈哈!

  靈瓏回來的時候,就見萌萌朝自己飛撲了過來,「爹爹——!」

  萌萌的聲音軟軟糯糯的,靈瓏親了親她粉嫩嫩的小臉,「乖,你娘呢?」

  萌萌的小臉頓時就垮了下來,「爹爹就知道隱隱!隱隱她都不要爹爹了!」

  靈瓏愣了愣,問道:「什麼意思?」

  「隱隱她回娘家啦!」

  靈瓏的眉頭頓時一皺,「紅尾!」

  紅尾頂著一腦門的汗飛了過來,「屬下在。」

  「隱隱呢?」

  「夫人說她……要回娘家。」

  即使低著頭,紅尾也能清晰地感覺到靈瓏的目光有多冰冷,「於是你就這樣讓她走了?」

  紅尾把頭埋得更低了,「屬下不敢與夫人動手。首領不用擔心,屬下派了人沿途保護夫人。」

  直到感覺到靈瓏的目光從自己身上移開了,紅尾才在心裡鬆了一口氣。

  靈瓏放開懷裡的萌萌,對紅尾道:「幫我照顧萌萌,我去找隱隱。」

  被塞到紅尾懷裡的萌萌使勁地掙扎,「為什麼要找隱隱?!爹爹就讓她走好了!」

  「胡鬧!」

  萌萌被靈瓏吼得一愣,頓時眼裡包滿了淚水,一臉委屈地看著靈瓏,「爹爹凶人家!爹爹只疼隱隱不疼萌萌了!」

  靈瓏看著臉都皺成一個包子的萌萌,嘆了口氣,「萌萌,那是你娘。」

  「萌萌不要娘,萌萌只要爹爹!」

  靈瓏蹲下身來,看著滿臉淚水的萌萌,「萌萌,你要是再欺負你娘,爹爹就不理你了。」

  萌萌的玻璃心碎了一地,哭得更傷心了。

  「看好萌萌。」吩咐完這句,靈瓏就腳尖一點,飛了出去。

  尹隱在客棧吃完了晚飯,才剛回到屋裡坐下,就覺得什麼東西把窗戶給撞開了。她疑惑地抬起了頭,便見靈瓏正站在床前看著自己。

  尹隱:「……」

  靈瓏在桌前坐下,為自己倒了一杯茶,「夫人這是要去何處?」

  尹隱梗了梗脖子,勇敢地道:「回娘家!」

  靈瓏看了她一眼,道:「夫人若是想念父母了,告訴為夫一聲便是,為夫可以陪你一起回去。」

  尹隱哼了一聲,「你有萌萌就夠了,還是快點休了我吧!」

  靈瓏拿著茶杯的手頓了頓,他低頭輕笑了一聲,走到床邊坐下,摟住尹隱,「隱隱,跟自己的孩子吃醋,你幼不幼稚?」

  尹隱推開靈瓏,氣呼呼地道:「是!我就是幼稚!你嫌棄的話就休了我啊!」

  靈瓏笑著又將尹隱攬到自己懷裡,柔聲道:「是我的不是,我已經教訓過萌萌了,隱隱不要生氣了。」

  靈瓏說著就吻上了尹隱的脣,尹隱在靈瓏懷裡象徵性地掙扎了一下,就任由著靈瓏為所欲為了。

  靈瓏將尹隱壓在了身下,一隻手解著尹隱的衣服,一隻手滑到了尹隱的衣服裡,在她身上四處撫摸著。

  尹隱正要因為靈瓏的愛撫而呻吟出聲的時候,門被「砰」的一聲撞開了。

  萌萌衝了進來,呆呆地看著衣衫半退的尹隱,還有壓在她身上的靈瓏。

  尹隱:「……」

  萌萌:「……」

  靈瓏卻好像沒有看見闖進來的萌萌似的,繼續在尹隱的脖子上啃噬著。

  尹隱按住靈瓏那隻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斷斷續續地道:「萌萌在……旁邊……看著呢……」

  靈瓏的眸色沉了沉,終於停止了手下的動作。他將尹隱從床上扶起來,幫她整理好衣服,才喚了一聲,「紅尾。」

  紅尾這次腦門上的汗比剛才還多,他跪在靈瓏面前,連眼皮都不敢抬一下,「屬下在。」

  靈瓏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紅尾,冷著臉道:「不是讓你看好萌萌嗎?」

  「小姐她一直哭著說要見你……」

  紅尾覺得,他這一次,是真的要換工作了。

  靈瓏又看了他良久,才道:「退下吧。」

  「是。」紅尾用最快的速度退下了。

  靈瓏看了看還呆呆地站在原地的萌萌,對她招了招手,「萌萌,過來。」

  萌萌愣了愣,屁顛屁顛地跑了過去。

  靈瓏將萌萌抱起來,放在腿上,對她道:「跟你娘道歉。」

  萌萌頓時不滿地嘟起小嘴,「為什麼要跟她道歉?萌萌又沒做錯事!」

  靈瓏表情嚴肅地看著萌萌,「你要是不認錯的話,爹爹以後都不理你了。」

  萌萌的小臉又皺了起來,像是在進行激烈的思想鬥爭。最後,終於紅著臉憋出了一句,「對不起!」

  尹隱現在的感覺簡直就是翻身農奴把歌唱,她笑眯眯地看著萌萌,「我大人不計小人過,這次就原諒你了。」

  萌萌對著尹隱做了個鬼臉,然後抬起頭天真無邪地看著靈瓏,問道:「爹爹,你們剛才在做什麼呀?」

  尹隱:「……」

  這次換她臉紅了。

  靈瓏笑著親了親萌萌的小臉,「我們啊,在做夫妻之間該做的事。」

  尹隱:「……」

  喂!那誰!你不要教壞小朋友好不好!

  萌萌想了想,又問:「那萌萌可不可以跟爹爹做啊?」

  尹隱:「……」

  這是要亂倫的節奏嗎!禽獸!

  靈瓏捏了捏萌萌的小臉,「不可以,爹爹只會和你娘做。」

  尹隱不會承認,她在心裡竊喜的。

  萌萌又想了想,「那隱隱可不可以和別人做啊?」

  靈瓏的臉立馬就黑了下來,「當然不可以。」他頓了頓,又在萌萌的臉上親了一口,誘哄道,「萌萌乖,幫爹盯著你娘,要是有爹以外的人敢和你娘做剛才的事,你就立刻來告訴爹知道嗎?」

  尹隱:「……」

  萌萌看著靈瓏,懵懵懂懂地點了點腦袋,「噢。」

  安撫好了尹隱和萌萌,三人終於一起返回了蛛網。

  夜已深沉,靈瓏看著躺在身邊的尹隱,手又不安分了起來。

  尹隱有些不滿地看著靈瓏,「你做什麼?」

  靈瓏笑著吻了吻身下的人,「當然是……做剛才沒做完的事。」

  《死循環》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