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8 章 愛上神父的吸血鬼女王之十三*

A- A+

  顧明月的嘴唇被男人嚴密的摀住,盡可能的堵住了那些情不自禁的呻吟。

  嗚咽的聲音在緊扣的手掌下時斷時續,其上那對兒淡紫羅蘭色的雙眸水霧瀰漫,濕漉漉中有著聚不攏的渙散之色。

  她衣裙的領口被扯得凌亂,脫跳而出的一隻嫩乳把胸前的衣料撐得扭曲變形,如一直熟透的水蜜桃從繁茂的枝葉間垂墜了下來,在狂風中不勝摧殘的搖盪。粉嫩嫩的桃尖兒俏生生的縮緊,鮮嫩多汁的樣子好似被指甲輕輕一刮便能破皮,味美誘人的緊。

  她的裙擺皺皺巴巴的堆在腰際,白生生的雪臀晃得人心旌搖盪,柔亮的肌膚顫悠出一波又一波有著牛奶般光澤的肉浪,簡直能迷花人的眼。

  「唔……嗚嗚嗚……」

  她修長的雙腿忽而繃直,膝蓋猛地縮攏到一處,從腿根處開始一抽一抽地顫抖。一股莫名且黏稠的液體沿著大腿的肌膚蜿蜒地爬出幾條小溪,汩汩濕熱晶亮的熱流甚至在奔湧而下時在蔓延的盡頭聚攏出了不大不小的水珠,毫不停歇地滾動俯衝著。

  在源泉的盡頭,「咕唧咕唧」的黏糊水聲持續不絕,像是在被什麼連續不斷地狠狠攪動著。

  「啊嗚!」

  那似歡愉似痛苦的嗚咽從喉嚨中溢出,顧明月自腰以上的身軀驀地拱起了新月的弧度,奶尖兒擦在已經帶上了點兒體溫的牆壁自下而上劃出一道漂亮的半圓。她不可自製地扭動起了腰臀,像是在慌亂地躲避著什麼。

  咕咕嘰嘰的水聲更加響亮了,伴隨著幾記緩慢而有規律的沉悶肉體拍擊聲。又是一陣含糊不清的嗚啊之後,顧明月的身體虛脫般地軟了下來。

  在僻靜的走廊一角,隱忍的喘息聲急促而嘶啞。若是有人不經意的路過,那麼靠牆壁上晃動緊貼的兩具軀體,以及當下正在發生的一切,將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人眼前。

  這裡是隨時可能有人經過的地方,然而毫無理智可言的年輕神父不由分說地侵入到了本該待在宴會廳裡待客的女主人身體內,以開鑿般的架勢無遮無掩地進行著淫靡而危險的肉體行為。

  夏布多里昂神父的腰臀肆意挺弄抽送得熱烈而放縱。他如同林間狂猛奔放的野獸一般,無所顧忌地被本能所驅使,在律動中渲洩出爆發般的濃烈情緒。

  他們的身體是如此的契合 — 肉體相連處的每一下深入都能得到另一方最原始最真實的回應。他胯間硬挺挺的性器在女人濕嗒嗒的股間直來直去,那情形如同在嬌嫩柔軟的花瓣間搗入一根熱燙粗壯的棍子,花瓣在持續而狂猛的抽搗下軟趴趴地內陷,不時被捲入飽受蹂躪的花蕊內,浸入那一汪汁液四濺的核心處。

  私密處的強烈摩擦帶來了深入骨髓的酥麻與快意,敏感處遍布的神經傳導出陣陣或被緊錮或被吸揉的無上愉悅……夏布多里昂神父瞇起雙眼粗喘著仰起頭,微開的薄唇無意識地輕輕顫動。他或許是在無聲地嘶吼,面龐似醉酒般酡紅,耳鬢處的髮絲在空氣中不時甩出幾顆細碎的汗珠,所有的力量彷彿都積聚到了腰臀前那一處火熱的地方,挺送的攻勢驚人。

  「唔唔……嗯……嗯嗯……」

  顧明月的身體何其敏感,即使是在毫無前戲的前提下被男人粗暴地侵入,腿心那張銷魂蝕骨的小嘴兒都能在極短的時間內迅速適應那根不請自來的粗硬欲根,不消三兩下的撞擊便分泌出充足的淫液潤滑,緊縮起入口歡天喜地的吞吃起來。那根雄壯駭人的肉棒總能頂得她渾身哆嗦不止,秘穴內被插搗得天翻地覆,快慰來的如同暴風雨,砸下得密集而壘實。

  在偏僻而開放的空間裡,兩人野合般忘情地連接著彼此,卻不妨有不知情的人來打擾。

  交談聲由遠及近,配上鞋底踩在地面輕快的啪嗒聲,逐漸清晰。

  「哈……停嗯……停下……啊啊」

  顧明月把摀住自己紅唇的大掌扒出一絲縫隙,好不容易得以說出幾個破碎的詞語來表達她的想法。在越來越近的聲音裡,她不安的扭動了起來,髮頂上的鮮花不知撲落了多少朵,散發著芬芳氣息的花瓣兒或飄落在凌亂不堪的輕紗裡,或夾雜在了層層裙褶中,被衣料壓揉得看不出原樣。

  夏布多里昂神父此時終於在前所未有的忘我中找回了一些理智。隨時會被人發現的處境令他在緊張心驚之餘,不免體會到了幾分別樣的刺激感。在這意亂情迷的當口,明知危險逐漸逼近,他卻無法立即抽身而去。

  「有沒有躲避的地方?」夏布多多里昂神父舔著顧明月泛出粉紅色的耳根,啞著聲音問。

  他停下了腿間在她濕軟之處作亂的巨獸,喘息得厲害。

  「附近……有一處旋轉樓梯……」顧明月指了指幾步之遙的一個方向,那裡有一扇不起眼的矮木門,裡面是能直通鐘樓的狹窄螺旋樓梯,位置既不顯眼且平時罕有人至,是目前藏身的最佳場所。她邊說邊開始整理胸前的衣襟,同時下身有意的夾了夾,偏過頭以眼神示意男人趕快把埋在她體內的粗大性器抽出來。

  她面上香汗淋漓,粉撲撲的臉頰上情慾之色依舊濃郁,故而那雙瞟向男人的眸子,水光瀲灩中蕩漾著驚人的妖媚。

  夏布多里昂神父險些被她瞧得腿軟。時間緊迫,他也顧不得許多,於是喉結滾動地拔出那根滴黏著淫液的粗紅肉棒,一息間便提好了褲子,趕在被人發現前打橫抱起顧明月,硬著下體小跑著鑽入了矮木門內。

  他們剛一進入,外面便傳來了壓低的交談聲。

  顧明月與夏布多里昂神父靠在門後,小聲的平息著喘氣。她無聲地檢查了一下身上的配飾,發現一件未少後放心了不少。大貴族與神職人員的香艷情事時下雖不少見,但世俗的枷鎖和教條是絕不允許這不光彩的苟合被擺上檯面的。

  年輕神父的心跳如鼓,被顧明月聽得分明。她以手撫上他的胸膛,指尖在男人的心口點來點去,像是嘲笑他這時才找回了腦子,後知後覺的憶起了肆意縱情的嚴重性。

  門外不時傳來嬉笑與嗔怪,聽起來像是一對兒正處於熱戀期的年輕情侶,此時恰巧也在尋著僻靜處想親熱一番。

  被顧明月逗弄的夏布多里昂神父,抓住她撫在自己胸前的小手,放在嘴邊輕輕地咬了幾口。柔軟粉白的指腹與如珠貝般的牙齒親密接觸,溫軟的舌尖不時舔吮上微微發涼的指尖……夏布多里昂神父垂著頭,專注而色情地回應著女人適才的逗弄。他勃發的前端在這種情形下也一直精力充沛地昂首跳動。細嫩圓滑的蘑菇頭摩擦在粗糙的織物表面,雖然有絲絲舒爽,但更多的是難受與折磨。

  他有些急不可耐地想繼續進行剛才被打斷的事,身下漲得發痛的陽具無比想念懷中女人軟嫩鮮美的肉體。

  身後的門忽然被推得砰砰晃動了兩下,顧明月與夏布多里昂神父交換了一下視線,即使二人明智已經放下了門閘,背後卻仍仍靠得更牢了一些。

  他們聽到外面的情侶遺憾地抱怨著門竟是上了鎖,隨後竟是停留在原地開始說起了膩死人的情話,對一門之隔的偷聽者毫不知情。

  夏布多里昂神父溫香軟玉在懷,忍得頭腦發昏。又或許,他早就被托閘而出的情感衝擊得心神恍惚了,否則慾望為何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了呢門外的小情侶喋喋不休得不厭其煩,一時半會兒怕是不會離開了。夏布多里昂神父嗅著鼻尖誘人的馨香,內心幾番鬥爭,末了還是按捺不住,輕手輕腳地引著顧明月站到高一階的台階上,小心地從撩高的群擺下勾起她的一條腿架在臂彎處,就著並未曾減少分毫的黏濕體液,通暢無阻地捅了進去。

  若不是親臨,顧明月很難想像這個一貫克己的男人也會有如此急色的一面。

  熱燙的性器一次一次地全根沒入,脈搏湧動的粗壯柱身全方位地感受著內裡蠕動著的緊緻肉穴。鴿蛋大的冠首衝撞著窄小嬌嫩的宮口,在其上狠狠地鑽研,引出一連串酸麻不已的飽脹感。

  夏布多里昂神父一手托壓著顧明月的背心,另一隻胳膊在架高一條玉腿的同時,大掌順勢揉捏住那一側的雪臀,五指發力,把她腿心掰得更開,使兩人能結合得更加緊密。

  顧明月貝齒咬著下唇,以僅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在他臉邊哼哼唧唧地抽氣。她一隻胳膊環住男人的頸項,使自己不至於在一下連一下的撞擊中失去平衡。另一手沿著對方的腰部向下,停留在男人繃緊的翹臀上用力按揉,同時蓄力把大開的腿心往男人小腹處湊,毫無保留地迎接著每一次的貫穿。

  「對……再勇猛一點……啊啊……那裡……嗯……對……用力……」她媚眼迷濛,香舌從紅唇裡探出,舔著男人的下巴輕聲地淫叫。被架起的腳麵繃直,腳尖舒服得蜷在一起,精美昂貴的尖頭繡鞋在上面搖搖欲墜。

  男人一口含住她的朱唇,熱乎乎的舌頭在她口中翻攪。在濕熱的吻中下身快且重地亂頂一氣,男根在被撐圓的穴口抽插出一團靡白的沫子。容納著巨物的小洞咕嘰咕嘰地吐著小水泡,簡直要氾濫成災了。

  「放鬆……唔……」

  「進,進來了……啊嗯……好深……「

  夏布多里昂神父親吻著顧明月的鬢角,鼻尖在她面龐上親暱的摩挲。他吸著氣,嗓音暗啞地循循善誘,直到她軟著身子枕在他肩頭不住哆嗦,肚子裡那張小宮口被碩大的龜頭擠開了嘴兒,給欺負得下體直抽搐。

  顧明月感覺腿心裡被嵌入了一根熱烘烘的東西,環繞在欲莖周圍又濃又硬的毛髮刺激著她被撐到繃圓的小穴,帶著細細麻麻的刺痛。兩團溫乎乎的卵蛋貼在她的會陰處,彷彿泡入溫泉一般被大股愛液浸濡得通透。她指尖擰著男人後背的衣料,依在他身上氣弱地嬌喘著,好似不堪承歡,下身卻絞動著把男人的性器真真吞吃到了底。

  夏布多里昂神父被她夾得舒暢,蘑菇頭下的溝壑卡在宮頸入口處,不光享受著像是被小嘴兒吮吸一般的濕滑緊縛感,蠕動擠壓著的甬道內壁更像是有無數小舌從四面八方對他進行舔舐愛撫。他頭皮發麻,喟嘆了一口氣,肉棒小幅度不離開宮口地扭動旋轉了起來,托壓著顧明月後背的手掌更是下滑,兩手同時揉捏起了她的臀肉。

  顧明月咬著他的肩膀,一時間美目圓睜,渾身不由自主地一陣痙攣,嗚嗚嗯嗯地被男人的肉莖推送上了高潮,像渴水的魚兒一般長腿扑騰得厲害。

  掛在腳尖的尖頭鞋在空中劃出了拋物線的弧度後自由落體,咚咚地從樓裡滾了下去,發出空曠的迴響。

  門外的嬉笑與誓言般浪漫的情話不知何時已經消弭,門內的兩人投入得無暇顧及其它,在幽暗低矮的螺旋樓梯內交繁得忘乎所以。

  夏布多里昂神父搓揉著兩瓣圓臀的手指攻其不意地往緊小的菊洞內刺入一截指尖,試探性地向內摳挖,在顧明月難以置信的表情中,面不改色地往裡塞入了另一根指頭。

  「這裡……被使用過嗎……」

  男人還未釋放的性器堵在她的子宮裡搖動,輕而易舉的就教她高潮迭起,通身酥軟得任他為所欲為。

  「沒,沒有……」

  顧明月顫著音,磕磕巴巴地回复著。

  「很好。」

  只聽耳邊男人一聲輕笑,下一瞬她的後庭中又加入了一根手指。

  粗大硬挺的肉棒還在她的肚子裡肆虐,臀間的菊穴同時被三根手指開拓,顧明月腿心的兩張小口皆被插入擴張,撐到渾圓。

  夏布多里昂神父奮力挺腰時不忘以手指抽插著與女人肉穴一層之隔的菊洞,他能感受到內裡的平滑緊窄,以及自己在她身體裡的衝搗。他洩憤似地用指頭在後穴內攪動,並製造出了另一種難言的歡愉。

  顧明月懵懵懂懂地感受到了此時男人滿腔的獨占欲。

  「再快一點……啊啊……再狠一點……嗯唔……對……哈……使勁把我填滿……唔啊啊啊……都是你的……都是你的……嗯」她勾起了嘴角,整個人都掛在了男人身上,紅唇貼在對方耳邊嬌喘吁籲地媚叫,不知廉恥地讓他進入得更加兇猛,小穴更是下意識地絞了幾番。

  夏布多里昂神父咬著牙,下身使了蠻力,把顧明月頂撞得在他懷裡顛來顛去,不多時便細聲尖叫著洩了一地。滾滾熱液沖得他鈴口發癢,一記深搗後便嘶聲噴發出了鮮濃的白漿。

  「啊……」

  待男人從她身體裡抽離了男根,顧明月彷若爛泥般癱軟在了台階上,渾身酸軟得不像話。

  夏布多里昂神父似乎並未覺得滿足,在顧明月柔媚慵懶的視線下,再一次挺起了陰莖,硬邦邦地朝她亂晃。

  顧明月小聲驚呼著不要了,卻不妨男人半蹲著把她的雙腿挎在腰上,雙手捧高她的臀,把粗熱的肉棒置於她的花唇間摩擦。飽滿鼓脹的龜頭頻頻欺壓上俏立充血的小花核,在她逐漸淪陷後男人扶好前端對準被淫液浸泡中的菊穴,一鼓作氣直捅到底。

  顧明月猝不及防間用後庭承載了那麼一根長度傲人的東西,而夏布多里昂神父根本不給她喘息適應的時間,自顧自地便狂抽猛送了起來。

  在低聲尖叫,掙扎與汗水中,聞名帝國的美人兒被年輕力壯的神父裡裡外外地擺弄了個遍,滿腹濃精恨不能昏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