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銀行門口的監控攝像頭忠實的記錄了那個夢幻而飄逸的瞬間。

  身著運動裝的女孩子從ATM機前離開,越過路邊說笑打鬧的三人往前走。

  一輛坐了兩個人的摩托車隨即從三人身邊駛過。

  摩托車在運動裝女孩的身邊減速。

  摩托車後座的人伸手拉扯女孩子背包的瞬間——

  剛剛還在說笑打鬧的三人中,那個走在最外側的長髮女子突然發力往前跑去。

  在她起跑的同時,她身邊的男人抓起同伴的自行車向摩托車上的人扔了過去。

  自行車準確的將摩托車後座的人砸落在地的那一刻,長髮女子已經奔跑到位,一把將摩托車騎士拽到地上。

  扔自行車的勇氣隨即趕來,兩人默契的沒有任何交流,各自鎖定一個目標——

  上前,打人,結束。

  「我去,這妹紙真他爺爺的拉轟啊~!」電腦前的人忍不住擊節讚歎。

  旁邊的同事聞聲紛紛探頭:「什麼東西什麼東西?」

  「你們沒看嗎?本地論壇這兩天轉這個視頻都轉瘋了。就倆倒楣飛車搶包黨在銀行門口搶一個姑娘的包,結果遇到雌雄雙煞啦,被揍得喲,真他媽解氣!」

  「我看看我看看……」擠擠擠。

  「喲,都上了晚報的新聞了……」反正是週五下午,BOSS們都不在,全民娛樂囉。

  「你們真落後,我昨晚就看到了。那個長髮妹紙好拉轟,好飄逸……」妹紙,求勾搭!

  「那哥們兒也是一牛人啊,那自行車扔得,簡直就是一大殺器啊……」嘖嘖嘖。

  「哎哎哎,你看,他們揍人的姿勢真帥,怎麼看都透著那麼一股子專業啊……」星星眼。

  「笨,一看就是有武術功底的……」你們這些外行人。

  「你又知道了?切……」一切假老練、裝內行,都是被鄙視的對象。

  「那當然,我小時候練過。」聽到沒,老子是有練過的。

  「關鍵是這二位反應好快啊,配合的那個默契啊,完全沒有醞釀哦……」

  「是啊是啊,一點交流的跡象都沒有,那走位,那身法,簡直了……」

  一道華麗飄渺的嗓音弱弱的匯進眾人熱烈的討論中:「這一番眾人彈冠相慶的場面,真叫人感動。」

  大家循聲望去——

  「喲,言哥,鄭哥,你們回來啦?你們的CASE都還順利吧?」

  「廢話,言哥和鄭哥什麼時候不順利過啊?」

  「要想人前顯貴,就得人後受罪。不順利的時候多了去了,不敢在你們面前自爆而已。」言濟時一手搭在別人的辦公桌上,站得很隨意,一身鄭重的西裝,卻蓋不住自帶的華麗光圈,不但沒能給人穩重內斂的印象,反而讓人覺出一種架不住的俊美。

  是的,就是「俊美」,還捎帶著一點點妖氣的那種。

  他身邊的鄭非就顯得親民多了,帶著開朗的笑意走過來:「在看什麼呢這麼激動?每次BOSS們不在的時候,這邊都是一如既往的群魔亂舞啊。」

  「鄭哥,你看看,這個視頻本地論壇都轉瘋了,以後誰再說『武俠已死』我跟誰急。」有人站起來把座位讓給鄭非,順手按下了視頻的重播鍵。

  「對啊對啊。俠之大者,雌雄雙煞!哼哼哈兮。」

  呃,鄭非看到畫面裡的人,忍不住回頭看了言濟時一眼。

  言濟時被他的眼神勾起了好奇心,慢條斯理的湊了過來。

  一個女同事嬌嗔道:「什麼雌雄雙煞啊,難聽死了……不過他們兩個挺配的,默契好好哦。」

  另一個女同事斷言:「他們一定是情侶啦,應該還是青梅竹馬的那種情侶!」

  「噢,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青梅竹馬的兩個人,從小一起習武,長大後一起攜手在城市的各個角落行俠仗義,好浪漫……」

  誰說國人沒有想像力?!

  一眾男同事笑而不語。

  鄭非轉頭又看了言濟時一眼,總覺得他似乎不太高興。

  雖然他似笑非笑的慵懶表情和平常沒什麼兩樣,可那眼神……也太犀利了點吧?

  「梁東雲,晚上一起吃個飯吧。」言濟時一邊講著電話,一邊和鄭非並肩向停車場走去。

  「……沒事,就是很久沒碰了,聚聚吧,……可帶家眷,你老婆你妹妹你七大姑八大姨什麼的,有多少帶多少,哥們兒請了……大蓉和……好的,一會兒見。」

  「怎麼的?要聚?」鄭非問。

  「你有事?」言濟時打開車門。

  鄭非想了想,打開車門坐了進去:「沒事。走吧。」

  一路上言濟時只是沉默的開著車,眼神專注到有些凶殘。

  「哎哎哎,再開就過了啊。」鄭非見狀,忍不住出聲提醒。

  言濟時如夢初醒,向目的地進發。

  兩人進了包間落座,言濟時接過服務員遞來的功能表,隨意點了些:「非哥,你看你還想吃點什麼。」

  鄭非接過菜單看了看:「先這樣吧,等他們來了再點。」

  「來了來了來了——」陳海月推門而入,急火火的對服務員說,「麻煩你,刀架白肉,糖醋排骨,乾煸兔丁,謝謝。」

  梁東雲跟在自家老婆身後進來,一臉無奈的縱容。

  言濟時看了看他們身後空空如也的走廊,對陳海月說:「你也不怕肥死。」

  陳海月嘿嘿笑著入座:「本人生平無大志,只想做米蟲。還請公子多多包涵。」

  點好的菜陸續端上來了,梁東雲盛了一碗湯放到自家老婆面前,對言濟時說道:「王阿姨最近怎麼樣?」

  「她瘋了。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沒玩沒了的給我安排相親,一直在失敗,但永不止步。」言濟時一提到近來十分反常的母親就滿頭黑線。

  梁東雲默默的低頭喝湯,表示對此不發表意見。

  這話題一時沒有人介面,包間內安靜下來。

  片刻過後,專業救場王出聲了——

  陳海月咬著筷子側頭問自家老公:「哎,對了,小晨回你電話了嗎?」

  剛剛梁東雲打電話給梁晨,本想叫她一起過來吃飯,梁晨那邊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沒有接。

  梁東雲高深莫測的看了言濟時一眼,才回答:「回了我一個短信,說週五晚上謝絕任何活動。」

  「她要幹嘛?」鄭非好奇的問。

  梁東雲無奈的嘆氣:「她說她要看《天天向上》。」

  「嗯,有品位,」陳海月大拇指豎給她啦,「我週五也是謝絕活動的——當然,吃是例外。嗯,等會兒回去看視頻。」

  言濟時涼涼的揚起眉梢:「梁東雲,早就聽說你老婆是吃貨中的戰鬥機,現在看來果然實至名歸。」

  「好說好說。」陳海月行了一個拱手禮,不再廢話,埋頭苦幹。

  都是熟人了,沒必要隱藏實力,搶就一個字!

  一頓胡吃海喝之後,眾人一致決定就地解散,各回各家。

  言濟時坐進車裡,卻並沒有發動。趴在方向盤上想了很久,終於還是摸出手機找到梁晨的號碼,按下通話鍵。

  「喂?」梁晨的聲音帶著一絲疲憊的軟糯,從電話那黏黏的貼到言濟時耳邊。

  就一個字,輕輕落在言濟時的心上,濺起一腔無法言說的委屈。

  「說話。」梁晨的聲音再次傳來,伴著電視裡歡快的喧囂。

  他的委屈更甚,一時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了,只是就那麼執拗的把電話貼在耳邊。

  電話的這頭,梁晨再次確認了一遍來電人的名字,等了很久,依然沒有任何聲音。

  她不敢確定對方是真的沒說話,還是電話沒有信號。

  可不管是哪一種原因,她都舍不得掛掉。

  最後,她輕輕的將通話中的手機放到面前的茶几上。

  當節目裡響起熱烈喧囂的歡呼聲時,她怔怔的望著電視機裡歡樂非凡的畫面,以唇形無聲的說,生日快樂。

  是的,其實她記得。

  每一年,都沒有忘記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