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如果要用一句話總結言濟時現在的心情,那就是——

  我「胡汗衫」又肥來了!

  而且,這一次他不再是千方百計硬擠進來的小透明房客了,現在可是有名有份,「梁晨的男朋友言濟時」,yoho~!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不、用、睡、客、房、啦,啦啦啦啦啦~

  言濟時得瑟的笑倒在沙發裡。

  梁晨換好衣服出來就看到一個神經病在沙發裡笑得直抽搐。

  好笑的搖了搖頭,梁晨還是沒什麼好奇心,自顧的走進廚房穿上圍裙,準備做第二天要帶去上班的午飯。

  言濟時跟過來,靠在廚房門邊,一臉小媳婦式可憐兮兮的表情:「我也要帶飯。」

  「你帶個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見客戶都趁機公款吃喝的。」梁晨白他一眼,準備不搭理他。

  「就是因為沒有女朋友的愛心午餐,才只好含淚去外面吃的啊。要是有的選,我也不想跟客戶一起吃飯,很容易消化不良的。」委屈得一塌糊塗。

  梁晨用力的把菜刀往菜板上一剁,豪氣干雲的問:「那好吧。想吃什麼?」

  「隨便。」言濟時憂心忡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回答得毫不遲疑。

  華盛頓之所以敢那麼爽快的向父親承認是自己砍了櫻桃樹,那就是因為他手上還拿著斧子。

  梁晨也不廢話,轉身開工:「行!那我……呃,鹽沒了……」

  「我去買我去買!」小媳婦變身為歡欣的小朋友,好像買鹽可以得到零花錢一樣積極的飛奔而去。

  梁晨聽到輕快的關門聲,笑眯眯的開始洗米煮粥。

  這樣,就是情侶了呀。

  從小到大執念了那麼久要和言濟時在一起,卻從來沒想過兩人在一起會是什麼樣子。

  現在兩人相處的模式就像是一直都在一起一樣。

  沒有什麼天雷勾動地火的綺旎香豔,只是很平淡溫和的在一起。

  就是在一起而已。

  一起買菜做飯,一起看電視,一起出門找朋友們吃吃喝喝,天氣好的時候一起出門走走。

  生活不是偶像劇,柴米油鹽的溫暖相守,就是童話故事END以後最踏實最幸福的情節了。

  一週後。

  梁晨問:「想吃什麼?」

  「隨便。」言濟時愁眉苦臉的回答。

  梁晨挑眉:「那,冬瓜排骨粥?」

  言濟時的表情可憐兮兮,很小聲的嘀咕:「雖然每天的粥都不一樣,但是都吃十二天了,會……膩……」

  其實梁晨也看出來了,可是每天問他,他的回答都是雷打不動的「隨便」。

  梁晨做飯的原則就是儘量能夠一鍋煮了最好,可是言濟時總說隨便,她也就以賴為賴的湊合了十幾天。

  算了,養寵物還講究偶爾換口糧呢,與人為善是美德。╮(╯▽╰)╭

  「不然,仔姜小排骨湯鍋?」原諒她吧,她的廚藝就是簡單實用派。

  「不要。」好清淡的。

  「蓮藕排骨煲?」

  「不要。」那不是差不多麼。

  「雪豆排骨燴面?」

  「不要。」

  摔蔥!

  梁晨怒了:「這個不要,那個不要,問你你又說隨便,你這還真是……隨便啊!」

  言濟時蹭上去小心翼翼的拉著她的衣袖:「不氣不氣,乖噢。那不然,我就點菜了啊?」

  「嗯。」梁晨深呼吸。

  怒傷肝啊,淡定,淡定。

  「我想吃乾煸辣子雞、蔥爆牛肉、金沙玉米、孜然排骨、五香土豆泥……」

  「言濟時,你當我開餐館的啊!」梁晨怒極反笑,攤開掌心,「點菜點得很歡嘛。那行,先付錢,小店概不賒欠。」

  言濟時想了想,轉身衝出廚房,不一會兒又沖回來。

  很大爺的把工資卡放到梁晨手上,言濟時抬頭挺胸,理直氣壯的說:「拿去!從今往後我的衣食住行全交給貴店打理,一輩子結一次帳。」

  被、打、敗、了。

  一輩子啊……

  梁晨耳根微微發燙,順手把那張卡扔進圍裙的口袋裡,轉身不看他:「去!神經兮兮的。說吧,到底想吃什麼?」

  「……吃你。」大爺表情立刻無縫對接轉為YD。

  「我靠!」梁晨紅著臉轉頭瞪他。

  只見那個無限風騷的貴公子一副任您為所欲為的表情狂點頭:「好啊好啊!來吧,不要因為我柔弱的身軀而憐惜我!」

  「@#¥%&*!」

  在親切友好的調戲與被調戲的氛圍中,飯總算是做好了。

  兩人收拾好廚房之後就窩進沙發裡看電視。

  梁晨拿著遙控器隨意的按著,一不小心就按到了狗血八卦第四台,玫瑰真情會正在直播中。

  聊勝於無嘛,那就看看吧。

  梁晨把遙控器放在一旁,拿過裝零食的小籃子,拆開一小袋山楂片啃將起來。

  言濟時忍住想傾身過去搶遙控器的衝動,牙根發酸的盯著梁晨的側臉:「這節目很好看嗎?」

  想起誰了吧?哼!

  「還好啦,怎麼說也是朋友的節目嘛,碰到了就捧個場,」梁晨對於言濟時突來的陰陽怪氣渾然不察,盯著電視螢幕順手遞一個果凍給他,「你吃嗎?」

  言濟時沒有答話,哼了一聲把頭扭向一邊。

  沒聽見他回答,梁晨轉過頭看他一眼:「怎麼了?」

  氣死啦!

  言濟時把臉埋進沙發裡猛捶一通。

  言公子你很神經質啊!

  梁晨無奈的聳聳肩,繼續看電視。

  氣悶半天沒人搭理的言濟時終於坐正,一咬牙把梁晨拉到自己懷裡坐好。

  梁晨若有所思的轉頭看他一眼,繼而依稀還在狀況外的把視線轉回電視機——對於一時想不明白的事情,她一向是懶得想很久的。

  電視裡那一對對璧人們正在主持人和現場觀眾的熱烈簇擁下各種遊戲,各種表白,那甜蜜很是高調。

  言濟時不齒的毒舌道:「曬出來的幸福都不是真的!」哼。

  「對啊,」梁晨隨口附和,「想當初我對著鏡頭演得那叫一個辛苦……」

  言濟時氣悶到爆表,不忿的伸手勒住她的脖子:「我、我、我咬死你!」

  梁晨糾結的摀住自己被輕輕咬了一下的右臉,鬱悶的說:「幹嘛咬我?」

  「我高興!」言濟時抱緊她,仰頭看向天花板,哼個沒完。

  我看你臉上明明很清楚的寫著「我不高興」。

  梁晨無語的護住自己的右臉,伸手拿過遙控器換台。

  「呀,抗戰大戲!三觀端正,熱血沸騰,我喜歡。」梁晨偷偷的注意著言濟時的反應。

  那傢伙果然就眉開眼笑的低下頭,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這個好,看多點就不會變笨。」比那個該死的狗血真情會好一萬倍!一、萬、倍!

  原來是這樣啊。

  梁晨恍然大悟,後知後覺的明白言濟時突如其來的彆扭是為了什麼了。

  她和楊崇意的那場玫瑰真情會他也看過?

  不過想想也是,連自家父母都看到了,言濟時會看到也不奇怪。

  既然兩人已經確定了情侶關係,梁晨覺得應該要對擔綱正牌男友的言濟時先生有所尊重,鑑於不能讓一些莫須有的事情影響兩人之間的感情,還是有必要進行一下口頭的莊嚴表態。

  梁晨在電視畫面裡的槍炮隆隆中思考了一下,最後轉頭對上言濟時的眼睛。

  「幹嘛?」言濟時對上她全神貫注看著自己的雙眼,一陣帶著甜的笑意湧上心口。

  「問一下,我是不是脫離單身了?」那雙眼睛閃得喲。

  言濟時定定的看著她好一會兒,終於反應過來她的言下之意。

  很好,知道顧全他的面子,不捅破他在吃醋的事,又給了一顆定心丸吃——

  真是好妹紙!

  「嗯,」言濟時的雙手收得更緊了一點,重新把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臉上綻開毫不收斂的笑意,光華熠熠,「而且,我也脫離了。」

  好咧,危機解除。

  梁晨心曠神怡的在小籃子裡翻找半天,終於找出最後僅有的一顆薄荷糖。

  兩眼盯著電視機,意思意思的把那顆糖舉到言濟時面前,笑眯眯的問:「你吃嗎?」

  言濟時沒有說話。

  茶几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梁晨迅速的撕開糖紙把糖扔進嘴裡,俐落的拿過電話剛按下接聽鍵。

  只聽得言濟時一聲低嘆:「我要吃……」

  呃,沒了,這是最後一個。

  梁晨一手拿著電話,一手無奈攤開,那顆糖尷尬的躺在她微啟的唇間。

  電話裡唐影中氣十足的宣佈:「本小姐鄭重宣佈,夏震威已經被我吃掉了哈哈哈哈~!」

  「恭……」喜恭喜啊。

  梁晨的話沒有機會說完整,因為——

  她嘴裡的糖被人吃掉了。

  唐影還在繼續說:「必須要恭喜啊!嘿嘿嘿,積極才有未來,勇敢的小孩有糖吃!」

  梁晨覺得自己快要自體燃燒了。

  偏偏言濟時神情嚴肅端莊的湊到她耳邊小聲說:「善良,就是我把別人的糖吃掉的時候不吧唧嘴。」

  看,這是多麼高尚而道德的人文主義終極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