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鳳仙引(二)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柯姣總覺得自己的夢裡都飄著紅燒肉的味道。

她可真是被曾倩給推進了一個巨大的坑裡,陽光明媚的早晨,她居然要一路奔波去給謝修弋弄從暖棚裡種植出來的新鮮反季節水果。

好不容易弄到了他指名的兩樣水果,拎著沉沉的西瓜走在路上,她只能反復在心裡對自己說,對熊孩子要寬容些,阿門,阿門。

用備用鑰匙打開門,她發現客廳裡沒有人,便站在玄關清清嗓子,「謝修弋?」

等了很久,回答她的還是一室寂靜。

奇怪,平時這個點他基本上都已經醒來在打遊戲了,她心裡猜想他可能是昨晚熬夜、現在在臥室裡睡覺。

這麼想著,她便打算在客廳等他起床後再給他做早飯,拿出隨身攜帶的帶鍵盤的Mini Iapd放在桌子上,她準備先把即將要出版的那本書的書版番外給寫完。

登上微博,Djay昨晚剛發的那首《宴清都》轉發已達六萬,直接被推上了K站首頁的第一金榜位,標題還標上了「本年度最佳古風歌曲」,再一看,還是熱門微博第二條。

身為圈裡的異類,他也是唯一一個不申請V字認證,卻擁有百萬龐大粉絲數量的人。

看到沒?這……就是她本命讓人歎為觀止的人氣和實力T^T,誰與爭鋒?

再聽了兩遍《宴清都》,她登陸Q|Q,看到小頭像閃動,點開對話方塊,發現是自己讀者管理群的管理之一衣衣。

衣衣:菠菜,《回到過去》的廣播劇前期所有準備工作都完成了,接下來就是考慮CV的階段,我和導演、編劇想來問問你比較中意誰來給男女主角配音?

菠菜:男主Djay,女主暫時還沒想好。

衣衣:做夢去吧,公子他都一年沒接過新了,沒看到他微博簡介上那句高冷的「懶癌晚期,什麼都不接」嗎?

菠菜:%>_<%可你問我中意誰來配音,你知道我就這麼一個本命啊……

《回到過去》是她剛出版不久的作品,主要講述一對娛樂圈天王天后級情侶因為諸多原因一別多年後,經歷風風雨雨終成眷屬的故事。

其實在寫那本作品時,她潛意識裡就在把Djay身上的一些性格特徵放在男主身上,雖然她根本不認識他,但卻只是憑著一腔對他聲音的熱愛,和他微博上稀少的言語,努力塑造出了這麼一個人物形象。

不過讀者都是火眼金睛,當時連載時,就有好多人提到覺得男主和Djay很像。

衣衣:你聽我說,我去幫你請哪個網配圈的大神來配都行,唯獨Djay你就想都別想了。

菠菜:……為啥?

衣衣:首先,他有時間嗎?你看他連微博都幾個月才上一次,還從來不看私信和評論,據和他合作過的策劃說,發他Q|Q消息他也從不回,除了交音的時候露個面,再者,他入圈三年一共才配了幾部劇?我一隻手都數得過來。而且,他的性子和喜好誰都捉摸不透,連商配圈的名人邀請他去配電視劇他都不去,最關鍵的,他從來不接現代劇,只接古風劇。綜上所述,他會答應配《回到過去》的可能性是零TAT

菠菜:可是我只想要他來配,他是我心中唯一的人選,根本不可能有人比他更適合我的男主。

衣衣:……行了,我不想跟腦殘粉多廢話,你給我閉關寫文去,這件事改日再議。

菠菜:別介樣……

既被告知絕不可能請到本命來配音,又被自家管理如此嫌棄,柯姣只能心塞地打開itunes,點開歌單第一列那首播放量將近三千的歌曲《鳳仙引》。

毋庸置疑,這首歌曲自然出自Djay。

三年前,她和萬千粉絲一樣,就是因為這部古風廣播劇,以及這首由Djay本人作詞作曲並親自演唱的同名廣播劇ED,一夜之間淪陷他的聲音,從此再也不可自拔。

也就是這部劇,將他徹底捧上了網配圈乃至古風圈獨一無二的至尊地位,無人能撼,同時,他也因為劇中所配角色,從此被所有粉絲親昵地喚成公子,而後他曾淺淺涉足過日翻、英翻的翻唱,讓所有人都知曉了一點——根本沒有Djay不擅長的領域。

清亮、慵懶、迷人,那樣的聲線才能真正稱得上是絕美。

但是遺憾的是,從今往後他除了接過幾部製作無比精良絕美的廣播劇、出過幾首單曲之外,其餘時間都在神隱。

沉默寡言,不善交際,態度高冷淡薄,始終游離於圈子之外,不爆照不衍伸三次元活動,不花心思維護粉絲群體……他的性格絕對談不上好,也著實與其他大神相去甚遠。

可就是這樣,卻引得人更瘋狂地想要靠近他。

再輪了兩遍《鳳仙引》,柯姣覺得有些口渴,便起身拿起袋子走到廚房裡去洗水果。

剛洗了兩個荔枝,她突然覺得有些不太對勁,猛地轉過頭就看到了一張放大的男人的臉。

「喂……」她猛地倒退一步,差點被他嚇出心臟病來,「你怎麼走路連聲音都沒有?」

謝修弋見她嚇得連臉色都白了,卻毫無歉意地往後仰了仰,臉上始終沒什麼表情。

「今天早餐是餛飩,你先去洗漱。」她揮了揮手,示意這尊大佛趕緊先離開。

他淡淡看了她幾秒,視線很快移開,只扔下了四個字,「先切西瓜。」

她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已經徑直離開了廚房。

說真的,她每天對著如此顏值的男人,卻都是在想著怎樣不把他這張臉給撓花……

切完西瓜,再洗了荔枝,她端著盤子走到茶几邊放下,卻沒有動。

謝修弋正維持著一如既往的姿勢打遊戲,見她擋著自己的視線,他蹙了蹙眉,按了暫停鍵,抬頭看她。

「我只是有個小小的疑惑,」她拿起一隻荔枝剝開、放在嘴裡,「只要我看到你的時間,你不是在睡覺,就是在打遊戲,這樣子到月底之前,你真的能寫出十首歌麼?」

他放下手柄,拿起一片西瓜,繼續回給她沉默。

「罷了,反正會被曾倩和你們老闆撕成碎片的人不是我。」她見他一副嫌她多管閒事的模樣,擺了擺手,折返回廚房給他做早餐去了。

等柯姣端著餛飩從廚房出來,就發現客廳裡的遊戲機打開著,電視裡不斷傳來槍擊的聲音,可沙發上卻空無一人。

咦?他出去了?

放下碗,柯姣走到沙發邊,想拿遙控器關一下已經燒得發熱的遊戲機,一彎腰,卻驚得倒退一步。

謝修弋竟然整個人就這麼橫躺在沙發和茶几之間的地板上,看樣子好像是睡著了……

「喂,」考慮兩秒,她還是蹲下來用手推了推他的肩膀,「這天多冷啊,你別睡在這兒,要睡回臥室啊。」

這人平時究竟是怎麼生活的?這生活習慣也太可怕了……

推了兩下,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她心裡奇怪,下意識地湊近他的臉一看,卻發現他滿臉全是虛汗,面色蒼白,嘴唇也有點發青。

「喂!你到底怎麼了?」她感覺他整個人似乎蜷縮著,像是在忍耐什麼痛苦,「你是哪兒不舒服麼?喂,說話?謝修弋?」

大概過了好一會,臉色蒼白的謝修弋才勉強抬起頭看了她一眼,複又蜷縮回去,從牙縫裡擠出了兩個字,「胃疼……」

「胃疼那去醫院啊,」她皺著眉頭。

「……家裡有胃藥。」

「看你這情況就算吃胃藥也沒用,起來,我帶你去醫院。」她也沒多想,站起身就走到衣架邊拿外套。

穿上衣服,系好圍巾,她走回他身邊,「你到底走不走?越拖你就越疼。」

「衣服。」過了半晌,他的聲音才從她的下方傳來。

她忍耐著,走到衣架上隨意拿了一件他的外套和圍巾,伸出手遞給他。

「計程車。」他接過衣服,勉強撐起身體,面無表情地開始慢慢穿外套,「我這種情況,你讓我用走的嗎?」

……

柯姣青筋迭起地掏出手機,打開快的打車的App,恨不得直接一拳打上他的俊臉。

混蛋你再拽!疼死你活該!

**

所幸他家地理位置不錯,位於市中心,交通便利車流也多,等好不容易折騰著上了計程車,柯姣便讓司機開車去附近的三甲醫院。

謝修弋自從上了車之後,就一直閉著眼、歪著腦袋靠在座位上,柯姣細細一看他那張俊臉上還是不停地在冒汗,低聲問道,「很疼吧?」

他不說話,過了一會才睜開眼睛,一雙黑漆漆的眼睛冰冰涼地看著她。

柯姣被他看得毛骨悚然,但又發現他的皮膚似乎此刻紅得有些異常,就順手輕輕碰了碰他的額頭,「我說,你是不是發燒了啊?」

他看著她的手落在自己的額頭上,眯了眯眼,倒是沒有閃躲。

「果然很燙,最起碼有38度。」她收回手,想想再怎麼樣也不該和個病人多計較,就耐心地和他說,「我覺得你肯定是得了急性盲腸炎,估計要留院掛水,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

謝修弋幽幽看了她兩眼,咳嗽幾聲,重新閉上眼睛,「嗯」了一聲。

等趕到醫院掛完號,付了錢,柯姣拿著病歷卡走到全程連嘴也沒張過、手也沒抬過的正靠在椅子上的謝修弋身邊,故意笑話他,「金貴的大少爺,請問你量過體溫了嗎?幾度?」

他慢慢直起身,臉色依舊很糟糕,「還行。」

「還行是幾度?」她瞧他一副不願意示弱的模樣,「就算你現在不想告訴我,之後也得告訴醫生。」

他蹙了蹙眉,過了好久,才憋出來一句,「38.9。」

柯姣抬手按了電梯,無奈地歎了口氣,「你還沒燒死可真是個奇跡。」

等來到二樓的消化內科,在科室外等了大約半個小時才排到他們,兩人一起走進科室,謝修弋在醫生旁邊的椅子上坐下,柯姣則站在他身邊。

有一瞬間,柯姣甚至覺得自己像是帶著小外甥出來看兒科急診……

不,這一定是錯覺,她家小外甥的性格才沒有這個面癱巨嬰那麼惡劣……

「哪裡不舒服?」醫生這時接過她手裡的病歷卡,抬頭看看謝修弋。

「胃疼。」

「什麼時候開始疼的?」

「一個小時之前。」

「胃疼之前吃過什麼食物?」

「西瓜和荔枝。」

醫生聽到這,皺了皺眉頭,「全是反季節水果啊,大冬天哪能大量吃這些。」

柯姣在一旁感受到醫生不贊同的語氣,感同身受地在心裡默默點頭。

就是啊,他現在疼得要死要活完全就是自作孽好不好?

「那你吃水果之前或者之後還吃過什麼?」

謝修弋停頓了一會,「今天淩晨吃過泡麵。」

柯姣一聽,瞬間想起他連吃兩周泡麵的豐功偉績,忍不住斜眼看向他,「你怎麼又吃泡麵了?」

某人面無表情,持續裝死。

「……也就是說,」醫生頓時了然,擱下筆,抱著雙臂似笑非笑地道,「你今天淩晨吃了泡麵,隔了半天,又空腹吃了兩種反季節水果。」

柯姣瞧著醫生的臉,以為醫生下一句就要開口批評這小子飲食習慣極其混亂,誰知道醫生卻突然把視線轉向了她,「我說小姑娘,你這女朋友到底是怎麼當的?男孩子粗枝大葉沒有常識,你也任由著他這麼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