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真是感人至深啊

  李崢言牽著殷甜甜不疾不徐地走,一路上一句話不說,但他卻很明確地能夠聽到身後的人壓抑的顫抖和抽泣。

  轉過一個彎,他將殷甜甜的手放下,然後轉過身來。

  「沒事了。」他投去一個安撫的笑容。

  「謝謝你。」殷甜甜收回自己的手,看了他一眼,囁嚅道。

  「你不問我,為什麼一大清早的就在這裡『碰巧』遇到你們倆了麼?」李崢言恢復了雙手叉腰的姿勢,笑得瀟灑。

  殷甜甜沉默。她心裡不是沒有疑問,但是她現在真的很難過,根本不想再多顧及別的。

  更何況他沒有拆穿自己,更是陪她盡心盡力演了一場戲,雖然不清楚他會不會有什麼別的目的。

  「我不想知道,沒有興趣。」殷甜甜回答。

  似乎是料到她會這麼說,李崢言一張俊臉笑得更開,卻依舊保持著波瀾不驚的沉穩:「我知道附近有家便宜的酒店,你先去那裡住吧。」

  「嗯。」殷甜甜點頭,看見李崢言又轉過身去,於是跟上。

  一路上氣氛沉悶,兩人約定好了一樣一言不發,再一次開啟話題的時候,李崢言已經將她帶到一家五星級賓館門口。

  殷甜甜看了一眼金碧輝煌的裝飾:「我……」

  「這是我家裡的賓館,最近客人少,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先給你住著,到時候有客人來了,你再挪出去。」李崢言看了一眼殷甜甜腫起的紅眼泡,隨意一說。

  殷甜甜不由哂笑自己,你都已經沒地方去了,還矯情個什麼?

  只好說了聲謝謝,然後在服務生的帶領下進了電梯。

  李崢言雖然在後面跟著不說話,但還是很細心。送殷甜甜進了房間坐下,立即去叫服務員拿來了香薰和高級浴巾給殷甜甜,「你淋了雨又情緒不好,泡澡可以防止生病,舒緩身心。」

  自己的一場好戲被他從頭到晚看了個透徹,殷甜甜有些尷尬,卻感激他的關照,接過香薰和浴巾進了浴室。

  出來之後,李崢言已經不在了,桌上留著一張紙條,上面是李崢言的字跡,大致意思好像是說他不方便逗留太久,有事打他電話之類云云。

  殷甜甜有些舒心,至少自己在這個地方還有一兩個朋友。她披著浴巾躺在床上,打開電視,屏幕上跳出了喜羊羊。

  小肉球天真燦爛的小臉蛋立刻浮現在自己眼前。殷甜甜有些頹喪,如果真的要與這個世界分別,她最擔心的,不過是這個小孩子而已。

  她需要幫助,她需要盡快落實小肉球的家庭情況,然後拿著家庭情況的特殊證明去孤兒院提交申請。

  這已經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走之前她必須安置好他。

  殷甜甜想起李崢言剛才留給她的紙條,像找到救星一樣地伸手去包裡找手機。看他今天願意幫助自己,那麼他應該對自己印象還不錯,如果請他幫忙打個招呼,社區居委會應該不會刻意為難。

  但手機卻找不到了。

  殷甜甜不知道今天是倒了什麼霉。

  無奈之中,目光順著遙控器轉到了床頭的電話上。

  殷甜甜拿起電話,撥通了李崢言的號碼。

  想了兩聲,那邊接了,聲音很溫和:「怎麼了?」

  殷甜甜在這邊絞著手指,有些猶豫:「我……想今天下午去把我兒子接過來一起住,順便還想請您幫一個忙。」

  李崢言那邊似乎是在夜總會酒吧一類的地方,有些嘈雜。殷甜甜在這邊等了他半天,才聽到他回了一句「你先睡,我明天送你。」,也不知道他究竟聽進去沒有。

  罷了,晚點的時候再給他打個電話吧。殷甜甜嘆了一口氣,躺下看著天花板,不知不覺地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居然是被電話鬧醒的。

  殷甜甜伸手去拿電話,然後……還以為是在易正梵家裡,下意識就順手掛了。

  電話再一次迅速地響起,這才把殷甜甜從睡夢中驚醒,她拿起電話慌忙放到耳朵邊,努力調整氣息使自己的剛起床那破銅爛鐵的聲音聽起來不像菜市場老大媽,「喂~~~~?」

  電話那邊的呼吸頓了頓,傳出李崢言帶著笑意的聲音,「你確定這樣的聲音是殷小姐發出來的?」

  殷甜甜被噎個正著,「你?」

  「是我,」李崢言說,「快起床吃個飯,我帶你去接你兒子。」

  殷甜甜抬頭一看賓館房間的掛鐘,好傢伙!一覺睡到下午三點!頓時嚇得從床上一躍而起,「好好好,您等我一下!等我一下!」

  吃完飯整理好材料已經是四點。

  小肉球是四點半放學,李崢言開車的技術不賴,二十分鐘就到了幼兒園門口。

  殷甜甜熟門熟路地下車,然後準備熟門熟路地進門找小肉球的時候,她看到了易正梵那輛顯眼異常的法拉利。

  殷甜甜心裡頓時一沉,但就在她還沒有猜到對方來意的時候,她就和易正梵打了個照面。

  他神色冷峻,旁邊跟著衣著得體的肖安若,手裡拎著一個哭著的小孩,不是小肉球是誰?

  「麻麻,救我!」小肉球看到殷甜甜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拼命地揮舞著胖胖的小手。

  「你幹什麼?」殷甜甜一個箭步衝上去,想把小肉球搶過來,卻被易正梵將小肉球擰到了背後她夠不著的地方。

  「我來幹什麼?接小孩回家嘍。」易正梵狀似隨意地回了一句,眼睛裡的冷酷卻出賣了他。

  「再怎麼說,他也是我領養的!」殷甜甜心裡著急,梗著脖子跟他吵。

  易正梵居然笑了起來,接下來的話卻殘忍到無可辯駁:「單親媽媽養得活這不省事又費錢的小破孩?不如交給我,我不介意替你保管。」

  「是啊,殷小姐。你工資這麼少,還不如把孩子接過來跟阿梵一起住。」和殷甜甜相比,易正梵旁邊肖安若顯然氣色好了許多,她站在易正梵身邊,給所有見過他倆的人都能產生一種錯覺:這兩個人是一對的。

  肖安若看著殷甜甜略顯蒼白的臉,以為自己的話成功地刺激到了她,更加有些心裡得意:「以後家裡小孩子多了,也熱鬧。」

  易正梵的臉卻忽的冷了下來,「閉嘴。」

  是人都知道肖安若那句「家裡小孩子多了」指的是什麼。要是換了以前,殷甜甜聽到易正梵這麼來一句,一定會覺得他狂炫酷霸拽到爆;但是現在,她只有默認。她走之後,這很可能就是現實。

  「易正梵。」殷甜甜突然開口。

  易正梵似乎沒有料到她會突然開口叫他,愣了愣,臉上的表情有所緩和,但仍然是沉聲隨口答了一句:「說。」

  「你喜不喜歡我們家肉肉?」殷甜甜看著他,眼神裡不允許他有一點作假。

  「既然你也很喜歡他,那麼,我把肉肉交給你了。」殷甜甜的聲音悶悶的,參雜著心痛。

  易正梵略微睜了睜眼,神色之中閃過一絲愕然,似乎是因為沒有達到預期效果而顯得有些不可置信。

  小肉球本來靜靜地聽著,聽到這一句「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肖安若趕緊拿面巾紙去哄他,卻沒有任何效果,反倒遭來小肉球怒罵:「你滾!你滾!就是你!就是你拆散麻麻和蜀黍!」

  肖安若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卻還是不甘心地咬了咬牙,「乖,你跟蜀黍住的話,阿姨把藍藍經常接過來跟你玩好不好?蜀黍家還有很多玩具的……」

  「我不要!我不要玩具!我要麻麻!」小肉球一口咬住易正梵的手臂,狠命地往下咬,以致於殷甜甜能明顯地聽到易正梵悶哼了一聲。

  「麻麻,你不在我好害怕,你怎麼就不要我了……」小肉球眼淚汪汪地看著殷甜甜,「麻麻,你不要不要我了好不好,我再也不要那些玩具了,我也不要藍藍,我就要麻麻……」

  「乖孩子……」殷甜甜終於控制不住自己,指甲深深扎進手心裡,疼得鑽心,卻又感動得叫人心痛。

  易正梵抱緊了小肉球,陷入深深的沉默。

  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留下來的血牙印,易正梵突然下了決心一樣咬牙退讓,「殷甜甜,看在小孩的面子上,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不用了。」殷甜甜顫抖著打斷了他的話,走了幾步上前,摸了摸小肉球的頭:「你要乖。」

  然後轉身飛奔。

  路邊的樹木漸行漸遠,身後傳來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哭鬧聲,還有李崢言追趕自己的腳步聲。

  你要乖乖的。他們至少能給你們很好的物質生活,而我,從一開始就不屬於這裡。

  「請你幫我拿香薰來。是的,謝謝。」殷甜甜掛了電話,是打給服務台的。

  整個人嚴重脫水,就像是癱瘓了一樣躺在沙發上。回想起白天的一幕,殷甜甜簡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來的。

  現在已經是晚上11點。小肉球應該睡了。

  易正梵呢?身邊應該有美人作伴吧。

  也好,自己孤家寡人一個,反而清淨。

  殷甜甜揉了揉有些酸疼的太陽穴,打開電視。

  電視裡在播放經典歌曲,殷甜甜將台鎖定,窩在沙發裡,安安靜靜地聽。

  那是莫文蔚的《洗澡歌》。

  「曾因這首歌痛苦,副歌字字極到肉。」

  恍惚一瞬間回到了她與他在浴室的那一晚,自己沒節操地把他的名字唱在了兒童《洗澡歌》裡,自得其樂。

  「情感怎麼不夠處,旋律自問亦算熟。」

  那時候,她雖然二得沒邊,卻知道自己是幸福的。

  殷甜甜微微笑了一下,把身體蜷縮成小嬰兒。

  「誰知用字極難記,唯有啦啦啦一曲。」

  想起那首歌,還真是……

  別太認真,浴裡一浸,曠世悲歌,隨便唱到很歡樂。

  「我愛洗澡好多泡泡……」殷甜甜翻了個身,笑嘻嘻地唱,歡樂地唱,大聲地唱,開心地唱。

  直到唱得嗓子啞了,穿上拖鞋去拿水,對著鏡子不經意瞥到自己的時候。

  才發現自己早已是淚流滿面。

  「咚咚咚。」

  服務員敲門來送香薰了。

  殷甜甜趕緊用手去抹眼淚,一邊笑自己沒出息,調整著自己的氣息:「請進。」

  服務員卻沒有進來,而是有禮貌地再次敲了一次門。

  殷甜甜端著水杯走過去開門,手中的水杯卻在見到門前的人那一刻滑落,在地上炸開成玻璃碎片。

  一個懷抱迅速而不容置疑地將自己囊括,夾雜著十足的冷意和顫抖,還有全身心的狂熱和悲傷。

  殷甜甜聞到了熟悉的味道,她知道這是誰的懷抱,叫她貪戀卻不敢觸碰,叫她沉淪卻飲鴆止渴。

  他滾燙的身體緊緊貼著她,不讓她有一絲一毫的掙脫,嘴脣薄削卻無時無刻都在顫抖,他的眼裡被淚水蓄滿,全是孩子一樣的害怕:「不要走,為了我,哪怕只剩下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