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提心吊膽了幾日,卻發現成鈞沒什麼動作,也沒有給我打過電話。我的工作室也依然生意興隆,看起來倒像是什麼事都沒有。我卻不敢大意,凡工作室出去的圖紙,不管出自誰的手,我都一頁一頁的仔細審核,自己簽字更是再三審核後才落筆。而凡送上門的生意,我都問得仔細,一再思量,只怕誤踩入了什麼陷阱。

  這般一來,我每日在工作室花的時間就多了起來,單子也不敢怎麼接,仍是覺得累得不行,晚上又開始入睡困難,工作室的幾個小夥子小姑娘都被我神經質搞得也緊張起來,助理朱莉都忍不住笑勸我:「羅工最近壓力太大了吧?該找個時間去旅遊旅遊放輕鬆些呀。」

  我苦笑一聲,有時候也忍不住想,也不知道那達摩克利斯之劍什麼時候落下來,真想索性自己關了工作室,就靠著那商鋪的租金和存款,遠遠逃了算了。

  不是不心灰意冷,這些年來總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強大,沒想到真對上成少,連硬碰硬的實力都沒有,望風披靡,戰意全無。

  手裏還有一個設計圖後天要交稿,客戶要求很高,我無論如何卻沒有靈感,罷了,想必是壓力太大的原因,索性晚上先去酒吧放鬆放鬆,明天再細細畫了好了。不是週末,alone酒吧人不算多,我才要了杯酒,就看到了上次被我放了鴿子的艾倫。

  他穿著黑色襯衣,脖子上的扣子扣得嚴嚴實實,一股冰冷禁欲作風,看到我狹長眼睛眯了眯,一副要清算老賬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擺手先討饒道:「對不住對不住上次遇到了舊友,放了你鴿子。」

  他靠近我,一手按著我肩膀,身上有著一股清冽的香味,他聲音雖然低沉卻帶著笑意:「討個饒就想我放過你了?」

  我笑道:「今晚任陛下處置,如何?」

  他表情威嚴:「一言為定,臨陣退縮者斬。」眼睛裏卻全是笑。

  以下是該貼的隱藏部分: 只有 青花魚平民 用戶組可以查看把整個人交給艾倫其實是很舒服放鬆的事情,他能夠很好的引發我內心的壓力,整場節奏都是他主導,手臂有力,懷抱溫暖,和他在一起可以什麼都不用想,全由他引導和命令。酒店裏很快我就被他用柔軟的繩子捆縛了起來,胸前繞了很多道,讓我有被緊緊擁抱著的感覺,雙手握拳被縛在後頭,他在我腰間加了些繩子,連著手腕和胸口的繩子,將我吊跪起來,幾根繩子繞過我腿間,纏繞著要害之處,很快他用一根繩子就送我上了極樂天堂,我意亂情迷,呻吟嗚咽,落淚不止,他從後頭進入我的時候,用手扳著我的下巴讓我回過頭吻我,一邊讚歎著我的綠眼睛,我甚至還替他口了一次,自己也不知釋放了多少次。

  這一夜盡歡而歸,兩人都挺滿意,只是玩的時間比以前長了些,我柔順得很,無論他要我做什麼我都依言進行,又因練瑜伽的原因,身子柔軟,他不知疲倦的將我折疊反轉捆縛了許多個姿勢,不斷把玩愛撫,意識模糊的時候還聽到他讚歎著:「Jason你真是個極品。」

  早晨起床的時候,手腕上身上都是繩子的紅痕,我的皮膚太薄,太容易留下痕跡了,所以每次他已經儘量選浸過油最柔軟的熟繩,只是昨晚那樣的玩法,無論如何也避免不了留下痕跡了。他一邊替我揉全身關節一邊笑道:「Jason你其實是個好M。」

  我全身酸軟的趴著,慵懶的用腳踢了踢他:「別瞎扯,我可不是受虐狂。」

  他笑著握住我的腳踝在我腳心吻了一下:「你自己不知道,你喜歡被人控制的感覺,喜歡被人主導,喜歡別人替你做決定,因為你缺乏安全感,害怕失敗和寂寞,下意識逃避責任……我猜你有很嚴厲的家長或者被嚴厲管制過的經歷……我注意過,你在Alone找的都是同一種類型的人,強勢、冷靜、控制欲強的人,想必你也知道這很危險,所以在擇床伴上一直很低調謹慎。」

  我腳心被他弄得癢癢,縮回來笑罵:「原來你是心理醫生麼,還不去上班。」

  他一邊笑道:「我還真攻讀過心理學。」一邊和我接了個長吻後才戀戀不捨的離去,他其實是個外科醫生,他一直不曾在我面前掩飾他的現實生活,可惜我一貫堅持原則,不越雷池,從來不問他任何事,不交換聯絡電話,所以和他相處還算輕鬆愜意。

  吃了早餐後我去了工作室,因為昨晚釋放了些壓力,我處理事情效率還算高,只是臨時有個專案客戶有了新的想法,那客戶的房在很遠的地方,我驅車去看了後和客戶交流了一番,錯過了午餐,回到市區的時候又已經快到吃晚飯的時候,還有一個圖紙第二天要交,我不打算再自己做飯,便打算在外頭隨便找個地方吃東西,想吃完飯後便回公寓加班畫圖。

  可惜才出了工作室走了一會兒,便被成鈞攔住了,在這裏遇見他我真的很意外,他臉上帶著微笑,身上披著米色風衣,襯得身子頎長,不過我太熟悉他,一眼看出他心情並不算好,打點起精神小心翼翼打招呼道:「這麼巧遇見你?」

  成鈞嘴角噙著笑道:「一起吃個飯吧?」

  我心裏跳了跳,這飯一吃肯定有飯後節目,一個晚上肯定就這麼沒了,畢竟我手裏還有活,想起前幾天他對我態度還好,便商量著道:「我明天有個圖趕著交,得先回去作圖,你看改日我請你成不?」

  他嘴角的笑斂了斂:「有時間和人開·房沒時間和我吃飯麼?我就這麼討人厭?」

  我五雷轟頂:「你派人監視我?」

  他看我表情巨變,伸出手來握著我的手,我的手冰涼,他顯然吃了一驚,握緊了我的手放軟了口氣給我致歉道:「沒有的事……只是碰巧朋友看到而已……你別多心,我不是沒干涉你麼,我脾氣急了些……你就陪我吃個飯好嗎?我們這麼久沒見了……」

  我一個字都不信他說的,抽回自己手,臉上怎麼也維持不住一個笑容,今天再和他虛以委蛇,我得有影帝的演技才行,實在做不到:「我急著趕活兒,還是改天吧,再聯繫。」我轉身加快腳步想回到車庫。

  他卻伸手忽然扯住住我的手腕,手上使了力,我轉過身臉上也帶了幾分不耐煩的氣:「改天,成麼?」

  他卻忽然被我手腕上的紅痕吸引了目光:「這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