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在Sherlock Holmes 在他的亡靈朋友陪伴下已經過了四年(第四個聖誕節他終於跟他哥哥和母親一起度過,這是John 第一次見到他的家人),這期間,除了Sherlock Holmes 越發鋒芒畢露,超凡的觀察力和推理能力開始嶄露頭角引起更多人注意之外還發生過很多事。

  比如由於多次僅通過新聞報導就推斷出兇手特徵,為一腦子漿糊的警方提供線索,他現在偶爾(不得不說這機率實在少得可憐,不過如果是Lestrade當值事情就會相對容易一些)也能到案發現場看看。絕大部分時候Sherlock 會用他出色的觀察能力和前軍醫的醫學知識蒐集獲取他所需的所有證據──

  當然也有例外的時候。

  [聽著Sherlock ,我不會鑽到箱子裡去看他的內褲,絕不!]

  及

  [上帝,你認真的嗎?廁所下水道?謝謝我是個有潔癖有原則的鬼所以我拒絕。]

  甚至是

  [你到底他媽是哪兒來的錯覺認為我有能力一天之內往返兩個國家?我只是個亡靈Sherlock 我不叫superman! ]

  (不過就這日趨頻繁被驅使的架勢來看,亡靈先生有足夠的理由懷疑這個十八歲的天才這麼做只是想看他被氣得跳腳的樣子。)

  蘇格蘭場的人都不壞,只是他知道他們會私下稱他為「自言自語的怪胎」,除了沒有哪個「正常人」會隨身帶個骷髏並跟它講話之外,有時為了避免看不見John 的人徑直穿過他的亡靈(那樣John 會挺難受)而不得不做些古怪舉動大概也是原因之一。

  不過誰在乎呢?

  他還曾跟John 去過一次John 的家(為了說服亡靈他甚至答應了戒菸)。

  按照亡靈的記憶,Mrs. Watson 會在他讀大學第五年的時候去世,而現在小John 已經四年級,他的母親臥病在床,姐姐頂著一頭亂髮和佈滿血絲的雙眼在空蕩蕩的屋子裡進進出出。

  最後Harry出去買晚餐,Sherlock 躲在窗口下面的灌木叢朝裡望進去,John 的母親正躺在正對著窗子的大床上,跟亡靈同色的長髮已經掉得差不多,露出的皮膚乾燥蠟黃,眼窩深陷雙眼緊閉,痛苦而平靜。生命如此卑微脆弱每一刻每一秒,活下來的我們都是倖存者。

  然後她睜開眼,藍色的眸子迷茫了會兒瞄見了窗口的Sherlock ,就給了他個微笑。

  [哦她看到我了!] Sherlock 沒想到Mrs. Watson 會忽然睜開眼睛,本來沒有計劃被John 的家人抓到的他有些無措地跟亡靈抱怨[怎麼辦?]

  John 從窗口望進去,看到他母親微笑的眼睛,她看著Sherlock 的樣子就像看著他自己差不多那樣年紀在外讀書的小兒子。

  [It's fine.] John 說,[進去,坐在她床邊,陪她說會兒話。]

  [說什麼?]

  [隨便什麼都好。]

  於是Sherlock 進去了,給這位本該素不相識的夫人倒了熱水,遞了藥丸,還聊了會兒天。

  [我想,John ny就快回來了。]

  後來Mrs. Watson 靠在床頭板上說到[嗯,那是我的小兒子,正在巴茲讀書,說要回來看我──]

  她注意到Sherlock 忽然繃直的身體[怎麼了親愛的?我想你們或許可以成為朋友。]

  [我──]

  他忽站了起來,聽到院門口的腳步聲──John ,那就是六年前的John ,現在正在這個院子裡面,就要穿過大門就要走進來就要站在他面前──

  然後他逃走了。

  相當不雅地從打開的窗口一躍而出然後一路狂奔逃開了這個地方,他忽然發現他無法接受一個對他全然無知和陌生的John Watson ,儘管那個John 才是鮮活的,儘管那個John 觸手可及。

  亡靈緊緊跟在他身後默不作聲。

  之後他們再沒有去過John 的家。

  +++++++++++++++++++

  十九歲Sherlock 生日的前一天晚上,剛完成一個準備了很久的實驗,他心情不錯在宿舍(大學新宿舍,當然)拉小提琴,而亡靈癱在他身後的一張單人沙發上看他高瘦的背影。

  他的頭骨被放在壁爐的老位置上(頂骨的部分已經被磨得發亮),溫暖的火焰讓整個不大的空間浸滿橘紅色的搖曳溫度,他拉琴的影子被拉得很長鋪展在地面上,動作流暢優雅得簡直讓人著迷。

  他看著他的男孩想著在游泳池邊遇到的時候還沒有自己高現在已經比他高了大半個頭,從個孤僻離群還有點兒厭世的小鬼變成現在這樣讓人忍不住驚嘆的……小鬼,他為他驕傲的同時也有點遺憾,畢竟除了自己,能理解Sherlock ,並且站在他身邊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說吧。]

  [呃?]

  Sherlock 收回琴弓,不咸不淡看了他一眼重新翻了頁樂譜[你有事情想說,現在說。]

  [那封信……] 亡靈指了指被隨手放在桌上的淡藍色信封(來自一個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女孩的生日約會邀請)[你明天會去嗎?]

  [為什麼要去?無聊。] 他皺了下眉準備接著拉下一首曲子。

  [Hey, hey, Sherlock, 聽我說。] 亡靈從沙發上站起來[你已經十九歲了,試著……呃,開始一段關係也不是件壞事兒。]

  Sherlock 不屑地哼了一聲,John 無視他繼續[而且Meya是個好姑娘,溫柔成績好不喝酒──]

  他頓了一下[並且看得出來,她很喜歡你Sherlock.]

  [這種事情不是我的──]

  John 揮手打斷他[你總不能從今往後每個生日都只有我陪。]

  他的聲音有些乾澀,這些話對Sherlock 也不大中聽,但總得說出來。

  [畢竟……你知道,我只是個亡靈,Sherlock.]

  [好吧。]

  Sherlock 最後把琴放在盒子上,走過來拿起那個信封。[你說得對John.]

  然後就拿小刀拆開了它看信,再沒有人說話。氣氛沉悶得讓人難受。

  John 依舊杵在那裡沒動,他看了眼背對他讀信的Sherlock ,最後慢慢踱回放著自己骨骸的壁爐旁邊。被擦得程亮的頭骨無知無覺,只是瞪著空洞的雙眼望著他。

  哈,John 就想,

  跟自己屍骸對望的感覺,簡直不能更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