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這大概是Sherlock Holmes 這十九年裡過得最熱鬧的一個生日了。

  天才怪胎不怎麼招人待見但比起幾年前已經算是禮貌太多,而因為Sherlock 接受了邀請而高興不已的組織人Meya小姐顯然是個很有人氣的女孩兒。他們要了個小教室作為party的場所,香檳啤酒香煙糖果燈光和音樂,亡靈靠在音響旁邊看他的Sherlock 被簇擁在中間還被迫戴上了個滑稽的生日帽子,抿著嘴一臉很想對這個帽子發表點兒意見的樣子就忍不住憋笑。

  後來燈光就暗了下來,Meya被她的朋友們擠到了台子中間,然後有人從旁邊推了Sherlock 一把。

  John 直起身體,他太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他眼光一錯不錯盯著追光焦點的兩個人,這也是他讓他的男孩兒(哦不該那麼說了,畢竟他已經十九歲了)接受邀請的理由。

  周圍的人群都在跟著起哄了,KISS, KISS HIM! KISS HIM! 所有在這裡的他們都那麼年輕,清醒或不清醒,酒精還是性,青春是他們揮霍得起最自傲的資本。

  John 依舊站直身體立在沒人能看到的音響旁邊,鮮活的生命力鼓動周圍,歡呼和叫喊KISS HIM 的口號聲撞擊耳膜如同鼓點,香水啤酒和汗水的味道充斥鼻間,而只有亡靈的世界如被隔絕般寂靜無聲。

  Meya終於被朋友們起哄得撐不下去,頂著通紅的一張臉飛快地拉過Sherlock 的衣領在他唇上親了一下。更大聲的歡呼聲簡直要掀翻屋頂。

  John 忽然覺得自己受不了,他受不了這些不行。那是他的Sherlock 他看著他長大憑什麼──

  這太荒唐了他可是個亡靈,他媽的說白了就是個死人連屍體都不全的死人──

  而Sherlock Holmes 的人生才剛剛開始,他是個天才,他能受人愛戴,他也一定能成為個很棒的人。

  Sherlock 顯然是被忽然的親吻嚇了一跳,Meya看起來整個脖子都跟著紅了,但還是抬起頭沖他微笑了一下。

  有個女孩兒(Meya的朋友)戲謔道看來接下來不需要我們了。就有人沖他們吹著口哨,Meya鼓起勇氣邀請Sherlock 找個安靜的地方坐會兒,Sherlock 同意了。

  剩下的生日Party就變得只是個胡鬧的聚會了,音樂換成了節奏激烈的搖滾。既然男女主角都退場,剩下的年輕人就放開了盡情享受難得的放鬆和娛樂。

  John 在音響旁邊呆了一會兒準備走人,然後發現Sherlock 的背包被留在了舞池旁邊,而他當然也沒有帶上他的頭骨。

  +++++++++++++

  Sherlock Holmes 是第二天早上才去教室拿的背包,而那天晚上他沒有回宿舍。

  事實上,他也沒有和Meya呆在一起。

  他們從Party出來之後在學校旁邊找了家咖啡廳,Meya很善於跟人交流一直說些學校裡的事兒Sherlock 也會回答,一切都很完美直到店裡的小提琴和鋼琴的曲子溫柔得恰到好處,氣氛實在太棒而坐在面前的人實在偷偷喜歡了很久還在剛才答應跟自己一起出來喝咖啡,他們靠得很近,近到羞澀的Meya開始期待第二個吻。

  Sherlock 知道這個時候該做的就是吻上去,如亡靈所說的他應該開展一段關係而現在一切順利。

  但是他在還有半厘米的地方停住了,這不對。

  Meya疑惑著睜開了眼睛,她看著面前忽然面色蒼白一臉震驚的Sherlock ,忍不住擔心[你還好嗎?]

  不,一點兒都不好。Sherlock 閉了下眼睛,就在剛才他驚恐地發現他竟然在幻想能夠親吻John 。

  [對不起。]

  最後努力鎮定的他推開椅子站起來結帳,[我想我們該回去了。]

  那天晚上他一個人去了游泳池。

  老天,親吻John 的願望像個要命的寄生植物種子,迅速地生根發芽糾纏住所有大腦的神經元。不止,不不不這當然不止,他還想要碰到他天啊他皮膚的觸感和溫度他暗金色頭髮一定很軟哦還有笑起來的樣子讓人想不厚道地扯他的臉頰天啊他發瘋地想要碰到他──

  然而太晚了,Sherlock 坐在游泳池的比賽跳台上看一池無比安靜又波光粼粼的池水

  Boom, boom.

  +++++ +++++++++++

  第二天早晨Sherlock 出現在亡靈面前的時候他們互相點頭打了個招呼,然後Sherlock 打了個呵欠隨便抹了把臉就爬上了床。

  John 百無聊賴在房間裡晃蕩了會兒,隱隱覺得有哪裡不對了,就像在一片黑暗和未知的空間無意地碰到了一個機關,整個房間都開始轟轟作響,但依舊不知道接下來是什麼陷阱在等著自己。

  ++++++++++++++++

  那之後的一年相安無事,像達成某種契約John 再沒有提過讓Sherlock 找個女朋友這種話,而Sherlock 也明顯得表現出了──It is not my area.

  因為他跟工作結婚了。

  是的沒錯,之後Sherlock 跟來了勁兒一樣忽然想通,給自己之前零零碎碎的調查命了個名兒,哦諮詢偵探,順便說這個定義還有詳細的註解,用Sherlock 本人的話說──當警察那群笨蛋被糊了一腦袋漿糊的時候,他們就來諮詢我。

  並且對此投入了全部的熱情(畢竟學習啊畢業啊對他來說完全不是件難事兒)。

  亡靈倒是一如既往沒對他的工作以及「已婚狀態」有什麼意見(除非Sherlock 沉迷謎題興奮得幾天不吃不睡),同每一個偵探身後的助手一樣勤勤懇懇並在天才出格的時候大聲制止,雖然這個助手的存在狀態比較奇怪。

  畢竟他自己也沒有多的力氣去管其他東西了。

  他想Sherlock 一定也注意到了(畢竟誰能瞞過他呢),亡靈的狀態一天比一天糟糕,他開始行動緩慢反應遲鈍還總容易犯睏(對於一個亡靈來說睡覺這回事兒太少見了) 。

  有時候Sherlock 站在牆壁面前看著滿牆照片極快地推理,或是指著屍體問他這個大概死亡多長時間了,很久沒人回答,他回頭會發現John 只是站在那裡兩眼無神望著前方,彷彿完全沒有聽到剛才他說了些什麼。這種時候,Sherlock 就會默默轉回頭繼續做他的事兒,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

  什麼都沒有發生也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他們都假裝沒有這回事兒,亡靈沒有在慢慢消亡。

  說實話,看看現在,Sherlock Holmes 果真成長成了個那麼「好」的人,亡靈為他感到驕傲,雖然這種話他沒當面對那個彆扭的小鬼(哦,現在可以稱他為偵探了)說。

  然後毫無預兆的,John Watson 在Sherlock Holmes 二十歲的那年冬天徹徹底底的消失了,

  就在Sherlock 的面前。

  是個平淡無奇的早晨,沒有課也沒有案子,Sherlock 懶洋洋地爬起來先喊了一聲John ,沒聽到回答就自己蹭起來泡咖啡,路過窗台的時候他看到亡靈正站在他小提琴譜架旁邊發楞,Sherlock 試著再叫了兩聲也沒有反應,只有小心地轉身去了廚房。

  後來他端著茶杯回到客廳,發現亡靈還站在剛才的位置。太陽正在慢慢從外面升起來,陽光照著一片雪白的世界從窗台一點點爬進他們的窗子。他看見在如此溫和的光芒下亡靈的輪廓非常非常淺,越來越淺。

  他呆住了,站在那裡一動不敢動[John?]

  John 沒有回答也沒有回頭雕塑一樣站著,Sherlock 用整整半分鐘三十秒的時間目睹了他的醫生他的亡靈他的朋友他的……Whatever, 緩慢消亡的全過程,就跟化在陽光裡面一樣無聲無息,安靜的公寓裡面塵埃在光束中上上下下。

  最後他走過去碰了碰那束光

  倫敦冬日的陽光,落在手上沒有一絲溫度。

  ++++++++++++++

  他開始試著對著頭骨說話,對屋子裡的空氣說話,當然不會有任何回應但他只是無法停止這麼做。

  他一年前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他以為他可以熬過去,他努力活得跟John 還在的時候一樣做個很好的人,但直到有一次他在爆炸案現場看到了那些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屍體。

  注射可卡因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的,Mycroft接到電話去警察局把Sherlock 接回來的時候他還沉浸在藥物帶來的快感中,他甚至沒認出那是他幾年沒見的哥哥,手舞足蹈地跟身邊的每一個人講有個叫John 的軍醫一直陪在他身邊。

  Mycroft後來跟他說那是幻覺,沒有這麼個人,你一直都是一個人住校。

  Sherlock 醒來時候忽然覺得Mycroft說不定是對的。為個幻覺要死要活真是全世界最可笑的事兒了,蘇格蘭場那群人能拿這個嘲笑他幾十年。

  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John Watson 曾經存在過他身邊,就連那個John Watson 也不會對Sherlock Holmes 有一毛錢的印象,哦這真的是幻覺,不符邏輯,或許該戒掉這種控制腦袋的玩意兒了。

  然而後來有一次他在巴茲的「朋友」Mike(勉強算吧)提到了他參軍的朋友,還提到了他參軍的理由,哦可憐的John ,他母親去年年底剛過世,卻不得不應召前去阿富汗。

  Sherlock 拿著加樣槍的手都在抖,還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漠不關心──

  [他母親是去年才去世的?]

  [是啊,病了快十年了還好家裡還有個姐姐。]

  [John……]

  [沒錯,John Watson 。]

  他差點當場笑出聲來,My John ,you were wrong──

  那次意外的拜訪,陪Mrs. Watson 聊天和端水遞藥,我們已經改變歷史了。

  +++++++++++++++

  二十七歲的時候他終於在巴茲實驗室逮到了John Watson 。

  [My name is Sherlock Holmes, and the new address is 221B Baker St.]

  (可惡的胖子,他還記得「軍醫John 」這句胡話,還專門把John 抓去談話了。)

  [It's a skull.]

  [A friend of mine, well, I said a friend──]

  (他還用了個糟糕的機會去摸了摸室友那頭暗金色的軟髮和腦袋輪廓,轉著圈圈,哦沒錯這是他的John.)

  在Moriaty開始玩兒炸彈遊戲的時候他終於知道了John Watson 的死因──

  那個沒有與Sherlock .Holmes 相遇的John Watson 被當做了隨機的人質被綁到游泳池,然後因為那個沒有遇到John Watson 的Sherlock Holmes 和Moriaty失敗談判而被炸上了天。

  ──他能夠改變歷史,他能夠改變命運,他能夠救回他。

  然後那天半夜當他們渾身濕透,死裡逃生一路大笑著跑回221的時候,Sherlock 瞄了一眼壁爐下面──哦,哦,他放在那裡的頭骨不見了。

  (雖然隨後為了瞞過John 他又偷偷搞了個新的)

  他就知道,他們躲過去了。

  那之後John 會做夢,總夢到Sherlock ,還是年輕版本的Sherlock 。這讓他一度相當困惑,並對於Mrs. Hudson的打趣(哦,多甜蜜的一對兒)而憤慨異常(We are not──OK Never mind)。

  [這次又夢到我什麼了?]

  Sherlock 翻著報紙對(故意)輕手輕腳從樓上下來穿著睡衣的John 問,John 拿手搓了下臉嘟囔著

  [好吧好吧,Mr, 無所不知,你又看出來了。]

  Sherlock 嘴角微微翹了一下,頭也沒回[Black coffee, two sugars.]

  John Watson 沒有說的是,這次他夢到了二十歲的偵探,在一個冬天的早晨,端著茶杯站在陽光下看他──

  那簡直是個靜止的畫面,Sherlock 看得如此專注灰色的眼睛一瞬不瞬盯著自己,彷彿這是他在這個世界最後留有視力的半分鐘,半分鐘之後就是世界末日。

  Sherlock Holmes 沒有說的是,他聽得到身邊John 的心跳,他碰得到他的軟髮他的皮膚,再靠近一點他甚至能感覺到他的體溫隔著空氣漫過來,還有近在咫尺的呼吸,只是呼吸而已,他卻從沒如此感謝過生命,這個宇宙間最偉大的奇蹟,如此讓人安心。

  他們會擁有從今往後,世界上所有的時間。

  《Death Note》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