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細水長流,安之若素(2)

蘇謙誠的電話是臨近10點左右打過來的,她正獨自靠在床頭翻著後面的劇本,背著臺詞。

秦墨今晚回來陪她吃了晚飯又出去了,據說是有應酬,吃完就走了。

蘇謙誠讓她把時間擠一擠,儘快就到Z市去,這部劇已經拍了大半了,再有一個多月也該殺青了。

程安安應了聲好,說是等這邊的電影節過了就去。

蘇謙誠擠兌了幾句,調侃完了這才放下電話。

程安安一整晚都有些心神不寧,等洗過澡準備睡了,這才接到了蘇清音的電話。

蘇清音那邊有些吵,接通的時候還罵罵咧咧的,「死開,沒見本小姐在打電話麼……喂喂,安安姐啊?」

「恩,有事?」她懶洋洋的,有些犯困。

周圍原本還有些噪雜,她似乎是特意走的遠了些,這才清淨了許多。

「安安姐啊,要不要我來接你?禽獸跟墨大哥都在這邊呢……」她聲音脆脆的,聽在她的耳裡舒服極了。

程安安原本的困意因為這個名字稍稍退散了些,卻還是有些不感興趣。「你那邊幹嘛呢?」

「等會據說是賽車吧,等會就去賽道,你過來不?」

這回,程安安徹底清醒了。「在哪,我現在就過來。」

等程安安到賽車場的時候,現場已經有些人滿為患了。

蘇清音在入口處等了她片刻,看見程安安裝得嚴嚴實實的,不由笑著戳了戳她的鴨舌帽。「安安姐,留一頂帽子就行了,沒人關注你的。」

這場賽事是臨時發起的,所以觀眾臺上人雖然多,但比起真正的比賽場面還是差了一大截,所以她們很輕鬆地就站到了最前方,站了一個好位置。

現場燈光大亮,起始點站了一個身形挺拔的男人正握著一把槍高高舉起。

顯然,她來的太及時,正好趕上了。

蘇清音見她面色並不是很好,不由多看了幾眼,「安安姐,你是在擔心麼?沒事的,禽獸他以前還埋著秦爺爺去黑市賽車呢,都沒見他出過事。」

程安安知道這場賽車估計還跟這什麼該死的應酬有關,聽蘇清音這麼一說,也松了口氣,估計都是商場上或者高幹背景的人,就算有點什麼也不搭嘎。

就在這時,那個年輕男人握著的槍終於響了起來。

那聲音純粹,完完全全是一把真槍!

蘇清音卻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過事實上除了一點技術上的危險性,也沒有什麼。

蘇清音指著前面那輛標著「F1」的賽車道,「這是墨大哥的,那輛2是禽獸的。」

程安安點點頭,看著賽車「呼啦」一聲從眼皮子底下越過,不由心下微微發緊。

秦墨其實是很玩得開的人,但是賽車卻是好多年沒有碰了。

>>>>>>>>>><<<<<<<<<<

第一次看見他賽車,是在大白天,那時候他剛剛公開了程安安「正式女友」的頭銜。

那次賽事並不是正規的賽事,也沒有什麼規則,誰先到終點誰贏。

秦墨到比賽快到了這才攬著她出現在看臺上,整個人雲淡風輕的。

等時間差不多了,他這才不慌不忙的微微湊過臉來指著自己的臉頰,「親一個。」

賽車手賽前都是有忌諱的,饒是程安安都不敢拒絕,傾身過去親他,他卻微微側頭讓她的唇正好落在了他的唇上。

她錯愕的看著他,他卻撫著雙唇,唇角微勾,笑得豔光四射。

她一時迷了眼,他就在她的耳邊叮囑道:「這這裡等我。」

等程安安回過神,他已經踏上了賽車,準備比賽了。

槍聲一響,他如離弦的箭的一半,首先沖了出去。他的先發制人,讓他一直名列前茅,身後即使跟著車都是追追趕趕,始終及不上他的。

但很快,快到終點的時候大家都發了力,她看著他的車在轉彎的時候一個大漂移,車身狀似不穩一般頓了頓。

她感覺心都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卻見他從從容容快速的踩下油門。

但很快的,他這一個意料之外的停頓卻讓身後的車馬上追了上來。然後,那車飛快的撞向秦墨的,想把他逼近路邊。

哪料秦墨加快速度,趁著對手的調整快速越出,但還是被撞了車屁股,微微一晃。

但很快,他的速度似乎是到了極限,身後這輛車也是當仁不讓,隱隱有超越的趨勢。但只是瞬間,他超過秦墨的車子飛快的成了第一名,向著不遠處的終點線奔去。

程安安雖然對第一名沒什麼概念,但還是有些失望。

卻不料,秦墨趁著最後一個彎道拐彎,車身飄過最小的距離,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從第一輛車的夾隙中飛快的壓線。

幾乎所有人都還在詫異,現場一片啞然,隨即爆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就連程安安都覺得最後那一幕恍然錯覺,他就以這種方式輕鬆地拿到了冠軍。

他站在頒獎臺上的時候往她這邊看了一眼,緩緩一笑。

那次賽車太過驚險,以至於給程安安的影響太深刻。

如今,他重新站在賽道上,她還是感覺到驚心動魄。

場上的車子正一前一後飛快的往前跑著,秦墨和秦霜的更是在前面來來回回一前一後的。

不知道是不是來的都是賽車的一把好手,所有的賽車幾乎都堵在一起,以一種很玄奇的姿態奔跑著。

蘇清音晃著不知道哪來的螢光棒,又叫又跳的,「禽獸加油!墨大哥加油!」

程安安側眼看過去,就看見這個小姑娘正踩著欄杆又叫又跳的,十足的活力四射。

那一瞬間,總覺得有什麼東西,破土而出。

>>>>>>>>>><<<<<<<<<<

秦墨知道程安安來,還是他被秦二爺勾肩搭背一路走到看臺上才覺得不對勁。

像是察覺到什麼,飛快的轉頭看去,就看見蘇清音正和程安安說著什麼,她面對著他微低著頭還在笑。

秦霜見秦墨不走了,一抬眼就看見蘇清音這死丫頭上躥下跳的,想也沒想直接殺過去了。「你怎麼還在這啊,不是讓你回學校嗎?」話音一落才看見被她摟著的程安安,一時沒反應過來,「咦,嫂子……」

程安安直接抬頭看著走過來的秦墨,微微一笑,站起身來。「秦先生的夜生活真是刺激。」她皮不笑肉不笑掃了兩人一眼,涼涼的,然後徑直手□口袋就走了。

秦墨看了眼蘇清音,眼底的警告一目了然,看的蘇清音縮了縮身子直接扯著秦霜的衣服躲到他的身後去。

「生氣了?」他不緊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後,見她悠悠閑閑的,就知道她現在心情好著呢。

程安安沒回頭,抬頭看著夜空上一閃一閃的星星,這才輕輕地歎了口氣,「明天忙不忙?」

他三步並作兩步邁上去,從身後把她抱進懷裡,「怎麼穿那麼少就出來了?」

「急著過來。」她輕輕帶過,也不動就由著他抱著,「明天電影節我缺一個男伴。」

秦墨思忖片刻,在她的脖子咬了咬,「為夫的原意效犬馬之勞。」

程安安想了想,還是說道:「我後天就回去X,大概再過一個多月就能拍完了。」

他輕輕地「恩」了一聲,「我回來了過去找你。」

好像沒有什麼別的要說的了,程安安又想了想,這才推了推他的手,「回家?」

卻不料身後的男人低低的笑出聲來,「也是,該回家睡覺了。」

最後一個「睡」字卻咬的重重的,莫名讓她紅了臉。

不過等秦墨一回家,就急不可耐的把人按在門後吻的難分難舍,什麼動作全部都做了,正要準備扒了她的褲子的時候,程安安一個激靈,「等等。」

他睜開眼,不悅的看了她一眼,悶悶的,「什麼……」

程安安見他還在一意孤行,臉色越發的紅了,拉了他一把,「秦墨。」

他還不聽,手指往下探,唇卻直接壓上她的,把話全部堵了回去。

程安安只感覺他的手指已經從她的小內褲邊上伸進去了,一急,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把推開他,扯著半掛在膝蓋上的褲子,衣衫不整的跑進衛生間了。

秦墨正在興頭上,被這麼一盆冷水澆下來,真正是一個透心涼。

程安安脫了褲子一看,就看見內內上面見了紅,想著秦墨被推開時的鬱悶表情,不由悶悶的笑出聲來。

秦墨以為她哪裡不舒服,在衛生間裡那麼久還不出來。

便過去敲了敲門,「安安?」

「恩。」她打開門,衣服都整理的整整齊齊。

秦墨這下皺了皺眉,「我不保證等會會不會直接把這些全部撕成碎片。」

言下之意是,你最好自己脫掉。

程安安卻鳥也不鳥他,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洗洗睡吧。」

四個字又是一兜涼水啊……

要不是剛才程安安也情動了,他這回該想著她是不是故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