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3)

《蘇察氏》正式殺青的那天落了X市的第一場雪。

這部戲耗時3個多月,終於落下帷幕。

程安安因為手頭的工作忙著,又想著A市遠道而來的徐紫鳶,就有些按耐不住,只答應了慶功宴一定要到,一殺青就飛回了A市。

A市比X城還要冷許多,連綿的大雪。

她捂緊了圍巾,只露出了一雙眼,這才快步的往機場外面走。

前來接機的人很多,她剛走出出口,門口就侯了六個保鏢,見她出來,忙護了上去。

程安安的步子一頓,喬治連忙解釋,「是秦總交代的,他在開會抽不出身來。」

程安安點點頭,彎了眸子笑,帶上喬治遞來的墨鏡,風風光光的從普通通道招搖了出去。

秦墨派來的車子就在外面等著,她微微詫異,掃了喬治一眼,「不是說直接去拍廣告的麼?」

她那個推後的廣告已經等不下去了,她這才馬不停蹄的跟著過來趕通告。

喬治摸了摸後腦勺,顯然也是剛摸清了狀況,不懷好意的笑了笑,「哦,那車去維修了,你趕緊上去吧。」

程安安不疑有他,見身後的記者跟了過來,拉開車門就要進去。

但她一抬眼,就愣住了。

秦墨正坐在後座上,雙腿交疊,膝上正放了份文件。應該是剛剛開完會,比較累,他的眉微微皺起,掩不住的倦容。

車門這一打開,一股冷氣猛的襲了進去,跟車內的溫暖相沖,卻莫名的讓程安安心一暖,被他一把拉進了車子。

車外的噪雜都被擋了去,她在車內,看著他的眉眼會心一笑。

「是不是很忙,那還來接我?」她抬手摟住他抱了抱,又是分開一個多月沒見,她想得慌。

秦墨虛握了拳輕咳了幾聲,微微拉開她,「我感冒了,別傳給你了。」

感冒?

程安安皺了皺眉,抬手握住他的手,見他神色只是有些疲憊,這才安下心來。「感冒了你怎麼不告訴我,誰讓你來接機了,我等會還有工作。」

她鬧著小別扭,其實更多的是心疼,一會揉了揉他的手,一會又去探探他的臉就是不想松開他。

秦墨被她撓的有些癢,一把抓住她的手在手心親了親。

他的唇微微乾燥,親在她的手心卻有些燙。

「想見你,就過來了,不然又要等好久。」話落,又咳了幾聲,微微側過身去。

窗外白茫茫的一片,還在不停的下著雪,車內卻是溫暖如春。

開車的是管家,估摸著是過來照顧秦墨的。

安安見他面色微微蒼白了下去,捏著他的手指一個一個掰著,「張媽呢?她有沒有熬薑汁給你喝?」

他還沒回答,她又問道:「那吃藥了沒有?多喝水?」

她喋喋不休,他的唇邊卻隱隱有了笑意。

管家也透過後視鏡看過來,「程小姐,你不用擔心,並不嚴重。」

秦墨悶悶的笑了起來,攬著她靠在自己的肩上,「休息一會。」

安安哪裡還能睡得著,看見一邊翻著文件,偶爾還咳嗽幾聲,不由皺了皺眉。

似是察覺到她的小心思,他把文件一收,「晚上你親手熬薑汁給我喝?」

程安安歪頭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此刻也些迷離,看起來高深莫測的,只是眼底尚有一絲對她才有的柔情,不由彎了唇笑,「那我回去跟張媽學。」

半個小時就到了拍攝場地,程安安見前面這一幢高樓,松開手,「我先去了。」

秦墨點點頭,越過她的身子幫她推開門。

程安安本來准備要走,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一頓,轉身捧起他的臉在他唇上親了親,這才笑著離開。

秦墨倒沒料到她還有這麼一手突然襲擊,看著她的背影,淡淡的笑了起來。

管家也是看見這一幕的,「少爺,回公司吧?」

「好。」

>>>>>>>>><<<<<<<<<<

這支廣告是一款婚戒,程安安的手指纖細修長,更別說她那張能上國際影壇的臉,再加上她的知名度,更是讓不少廠家趨之若鶩。

喬治曾經就說,程安安以後就隨便接接廣告,一年下來都能替國家的GDP做出巨大的貢獻。

今天下午去卻不是拍廣告的,只是定妝,試效果。

喬治在她下車後不久就坐著保姆車過來了,見她正在化妝間化妝,端了熱茶過來。「暖暖身子。」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室內卻開了空調,溫度適宜。

她順手脫了外套,掛在一邊,抿了口茶這才覺得空了一天的胃暖了些。「喬治,幫我去買點吃的。」

喬治也是忙昏了,這才一拍額頭,「行。」

化妝師幫她花好了淡妝,她左右看了看,這才拿著那款婚戒的宣傳手冊往拍攝的大廳走去。

和她搭檔的是一個不溫不火的男演員,這支廣告聽喬治說,還是這男星搭了不少線才拿下來的,就為了拍她一支廣告增加知名度。

程安安被蹭名氣也見多了,自然也坦然了,見到那男演員,只是點點頭示意了一下就坐在一邊去了。

不過就這一眼,倒是讓程安安留了意。

程安安一般不怎麼看電視劇,但是這張臉卻讓她瞬間有了一個模糊的影子,她想了想,卻始終沒想起來,這麼盯著人家倒是讓人生疑,不由彎了彎唇,低回頭去。

這邊敲定好了時間,程安安拿了外套就往外走,喬治打了傘在門口等著,見她和導演一起走過來,上前寒暄了幾句就帶著她離開了。

門外已經積了好多的雪,她穿著長靴,一腳一腳踩著,等快上了車,這才回頭看著身後的腳印。

喬治由著她性子,見她玩夠了,這才提醒道:「行了,走吧,秦總還等著你呢,這麼冷的天你也不怕凍著。」

說完,卻見該有反應的人還站在原地。

見程安安回頭眼眸深深的看著,喬治也順著她的視線看去,就見她合作的那個男演員正往外走出來。

他一時疑惑,「看上人家了?」

程安安搖搖頭,只覺得看著這個男演員就覺得心裡有股隱隱的不安,但又說不上來是為什麼。

她抬手揉了揉額角,只覺得頭有些隱隱作痛。

幾步上了車,她看著窗外還是有些發愣。

喬治見她心不在焉的,也不去打擾,只吩咐了司機往「帝爵世家」開。

程安安臨下車前還是皺著眉,拉著喬治交代道:「幫我去查查那個男演員,這事別跟別人說。」

喬治見她臉上的表情嚴肅,也知道這做不得玩笑,猶豫了片刻,點了點頭,「好,明天給你。」

秦墨還沒回來,只有張媽在。

看見好久不見的程安安,倒是很高興,忙端了一小盤子的下午茶給她。

程安安剛吃飽,喝了點張媽鮮搾的果汁,就洗了手進廚房。「張媽,能教我怎麼熬薑湯嗎?」

她剛打電話問了老管家,說是風寒,那薑湯正好驅寒。

張媽見她來廚房已經驚訝了,此刻說要跟她學熬薑湯當下就明白了。

「這個可簡單了,把薑洗乾淨了切細,放點紅糖熬水……」

程安安一邊聽著,一邊拿了刀來切。

奈何她從來不下廚,切個薑都讓人心境膽顫的。

直到張媽抑揚頓挫的提醒了好幾遍,嚇得臉色都蒼白了,程安安這才略有些沮喪,薑都切成塊了……

秦墨一進來就聽見廚房裡張媽一直在叫:「哎呀,小心……」

他一挑眉,換了鞋走過去一看,程安安正拿著刀切東西。

他看著她切一下滑一下,不由也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快步上去直接按住她的手,從她手心裡把刀拿了出來遞給張媽。「張媽你幫忙切好吧,等會熬讓安安來。」

程安安還想說什麼,被秦墨一把掐著腰給帶了出去。

秦墨是知道她來A市正要拍一款婚戒的廣告,當下握住她的手在眼前看了看,不由輕笑起來,「這雙手是不想要了?還是想違約?」

程安安這才想起來自己身上還有廣告在身,當下攤開手指看了看,有些挫敗。「我多試幾次就會了。」

秦墨難得見她露出這種表情,喉結滾了滾,想吻又礙著自己現在正感冒,傳給她了不得心疼死,只是抱了抱她就松開了。「以後要做,讓張媽先給你切好,你天生不是拿菜刀的料。」

程安安被他這麼一奚落也不惱,見他臉色好了些,給他倒了杯熱茶塞進他的手裡,「多喝點水。」

他順手接過,松開她在一邊的沙發上坐下,「晚上有沒有安排?」

程安安想了想,剛想點頭,又想起她來了到現在還沒有去見徐紫鳶,「晚上去見見徐紫鳶。」

秦墨點點頭,「正好,我跟你一起去。」

顧易安是秦墨的私人律師這件事程安安是早就知道的,當初她勾搭上秦墨做後台時,就在一次全部都是高幹子弟的聚會裡看見過顧易安和徐紫鳶。

這才知道,秦墨的身份還真是足夠強硬。

曾經,徐紫鳶知道了這段事,也是樂不可支,「別人想攀上的高枝倒讓你一個不識貨的給撿了去。」

程安安笑了笑,不做回答。

如今想起來,當時還是太過青澀,什麼都寫在臉上,硬裝的雲淡風輕,怕是越讓人看出端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