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紅顏禍水百毒不侵(4)

秦墨明著說程安安需要養傷,天知道她那點破皮的小傷口怎麼就需要一個星期了。

暗著其實就是自己放假了,未免太過無聊這才把人扣在公寓裡,左折騰右折騰折騰的渾身都不完好了也不許她邁出這個房間一步。

所以秦墨說她明天復工的時候,程安安那一臉愉快和迫不及待的表情勝利的激怒了某小心眼的腹黑男人。

當下就把程安安壓在身下一百遍啊一百遍。

隔日程安安到劇組的時候便臭著一張臉,看誰誰不爽。

弄得喬治在一旁都小心翼翼,生怕一個伺候不好,這祖宗直接發脾氣耍性子。

楚遙遙一大早就來劇組裡候著,程安安幾乎是一進片場就能看見她。比起剛進劇組時那唯唯諾諾小心翼翼的樣子,她如今算是進退有度,落落大方。

程安安不屑的嗤了一聲,眼神輕蔑,倒是給她幾分顏色還開染坊了。

一旁化妝的助理倒是挺會察言觀色的,當下掃了楚遙遙一眼,低低地道:「她現在算是上位成功,之前我當她是多麼白蓮花呢。」

「白蓮花?」程安安笑了笑,抬眼看過去正好對上楚遙遙的視線。「她也配。」

化妝師對程安安的印象一直很好,當下便笑瞇瞇的八卦道:「你一個星期沒來,你都不知道這裡的氣氛有多奇怪。」

程安安這會來了興趣,她剛到這裡就被化妝師拉去化妝了還沒問喬治那件事到底辦的怎麼樣了,她可沒忘記她是怎麼罷工的。

「據說導演回家跪了鍵盤說了好話他老婆才原諒了他,隔天就秀恩愛來了劇組。陳欣一看導演的老婆就晦氣,被收拾慘了也好幾天沒有來了。這事還真是楚遙遙做的,賴在了你的身上。」

程安安抬手看著剛做好的指甲,漫不經心。

「怎麼回事你知道麼?」

程安安有興趣問,化妝師講的就越發的起勁,當下手舞足蹈的描繪著當時的場面。

導演的老婆在劇組待了兩天,見程安安不在還到處找她要簽名來著。導演一直以為這事是程安安做的,臉色當然不好看。

後來也不知道是誰通知的喬治,他直接來了片場就跟導演的老婆套近乎。

導演的老婆不知道是沒心眼還是怎麼的,喬治問她要號碼說是程安安來的時候打電話通知她,她二話不說就把手機拿了出來。

後來喬治開門見山就問這事是誰通知她的,導演的老婆猶豫了一下才說是程安安。

劇組裡當時就沒聲音了,喬治卻笑得鄙夷,說得明明白白,「我們安安才不幹這種卑鄙的事情,既然你說是安安打電話給你的,你手機借我看看通話記錄。」

楚遙遙大概是第一次幹這種事,雖然知道要用公用電話,但偏偏是用酒店前台的電話撥得號碼,喬治確定了時間追著就過去問酒店的人要視頻了。

當天下午,喬治就回來了。雖然沒指名道姓的,但是他話裡的意思明明白白的狠,稍微有點腦子留點心眼的人都知道是楚遙遙幹的。

她臉皮倒也厚,依舊每天嘻嘻哈哈的當作沒事人似的在劇組裡待著。

程安安聽到這裡,眉頭一皺,回頭又看了眼楚遙遙,唇角一翹,笑得風情萬種。

「敢往我頭上扣屎盆子的人不是被我弄出這個圈子了就是身敗名裂,她膽子倒大。」說罷,她瑩瑩一笑,一掃剛才的暗沉,笑得春風得意起來。

等對戲的時候,因為陳欣不在,她又落了一個星期的戲,直接上去補上和楚遙遙的對手戲。

她站在攝像機前,掃了眼楚遙遙的裝扮,撅了撅嘴,「導演,楚遙遙穿的太招搖了,我看著她就對不了戲。」

導演那時候誤會程安安的時候一直沒給她好臉色,而且本來就對楚遙遙咬牙切齒了,雖然知道程安安是有意捉弄楚遙遙,照樣大手一揮,批了,「讓遙遙下去換身衣服。」

楚遙遙只是披了嫩黃色的披肩而已,哪裡有程安安的招搖。但劇組裡的人明顯都是看好戲的,也不出聲,即使同情楚遙遙也只能說是她心術不正在先。

片刻,楚遙遙穿著一身黑的出來,程安安看著還是有些不滿意,「衣領開叉大了,晃著我眼了。」

楚遙遙被她捉弄的有些難堪,但本來就是她理虧在先,自然只有忍氣吞聲的份,當下握了握拳,說道:「不如安安你去幫我挑吧,別耽誤了大家的時間。」

程安安對她的主動示弱並不領情,斜睨了她一眼,接過喬治遞來的溫奶茶眼神一抬,「那你的意思是說我不夠敬業,我現在在無理取鬧?」

楚遙遙的臉色一白,說不出話來。

程安安見她不說話,還是挑著刺,「讓我挑?你臉是有多大?」

這會楚遙遙的臉色是徹底蒼白了下去,程安安看見她那雙拳握得緊緊的,估計那指甲都該掐進了肉裡去,當下替她肉疼了起來。「怎麼,我說的話你不服?」

楚遙遙搖搖頭,只覺得難堪。

程安安有心讓她當著整個劇組的面抬不起頭來,自然不會點到即止,她向來有仇報仇,對這些初出茅廬自以為是的跳梁小丑從裡不會手軟。

「別這表情啊,得嚇死我。我膽子小著呢,最怕別人在我背後放冷箭了,萬一再中招一次,我可不知道我會不會喪心病狂的做出些什麼事來。」

這算是明明確確的警告了。

程安安明人不做暗事,這話對著那麼多人說出來自然有它的威懾力,當下手指一抬,算是放過她,「過來吧,你耽擱劇組很多時間了。」

程安安一大早的下馬威效果顯著,那馬屁精康馨自那時開始理都沒理楚遙遙一下,倒是到程安安跟前鞍前馬後的。

程安安也不是一個會虧待別人的主,當下就給了康馨好處,摟著康馨自拍了一張就傳上了微博給康馨增加了曝光率。

這把康馨美的,在程安安面前使勁踩黑別人,賣萌甩乖,孰不知程安安看得透人心,心底一直在冷笑。

心情好了,自然看誰都順眼了。

程安安中午快吃飯的時候戲份下午才開始,當下就跟導演說了聲午餐外面用下午一點回來就跟喬治去了秦墨的公司。

秦墨的公司安安才來過三次,加上這次第四次了。

在樓下打了個電話,確定他沒吃飯,拎著東西就蹬著秦墨的專屬電梯一直到他的辦公室。

秦墨的私人秘書是認識程安安的,當下通報都懶得通報,直接側頭示意人在裡面就抱著一堆文件遁了。

「等等。」

程安安笑瞇瞇的把人攔住,把特意帶給小秘書的的兩張電影片往他西裝口袋裡一塞,指尖微微抵著他的胸口,笑得勾人,「記得帶你的小女友去看我的電影。」

秘書顯然是習慣了程安安的這種戲碼,道過謝臉不紅氣不喘的就邁著優雅的步子閃人了。

小秘書其實是高等院校畢業,在秦墨手下工作了很多年。秦墨對他的印象極好,說起他時還順帶著說起他那個瘋狂迷戀她的小女友。

所以第二次來這裡,程安安就帶上了她親筆簽名的明信片塞進了秘書的褲子口袋。

偏巧不巧這一幕倒是讓秦墨看了個正著,不知道他幹了什麼禽獸不如的事,反正她下次再見到這秘書的時候,人看見她就繞道走,完全一副看見洪水猛獸的樣子,讓程安安郁悶了一整天。

程安安一推開門就看見秦墨正低頭批著文件,她也不出聲,鋪在地上的地毯軟絨絨的,她那十寸的高跟鞋都沒發出任何聲響。

她以為秦墨不知道,但走近了剛把吃得東西放下就被秦墨眼也不抬一手抓進了懷裡。

她驚呼一聲,對上他戲謔的眼神時,傲嬌的哼了一聲,推開他就站了起來。

「怎麼這個點了還不吃飯。」

「等你送飯過來。」他微瞇了瞇眼,饜足的笑。

程安安在公司附近的小餐館買的吃食,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歡,只是挑了他愛吃的菜。這會子見他桌上鋪滿了文件沒處放,很果斷的把文件一推,全部擠到一塊去,也不管這些文件的重要性全部摻在了一起。

秦墨眼也沒眨一下,管都沒管那些文件一眼。

程安安心情好的時候,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暖暖的,讓人如沐春風。

秦墨在她一進來的時候就發現了,當下便猜到了幾分,「收拾乾淨了?」

程安安一愣,挑了挑眉,「沒啊,老鼠得按著尾巴一點點折磨才有趣。」

她聲音輕而緩,語氣卻是輕松的。

秦墨知道她做事一向是隨心所欲的,也不多問,只是往她碗裡夾了幾塊筍片。「你高興就好,

嗯?」

程安安笑咪了眼,伸出舌頭勾了勾筷子,「晚上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

他一頓,掃了眼自己的工作日程表,點了點頭,「想看什麼電影,我等會讓秘書先去訂票。」

這回輪到程安安詫異了,她剛才有偷瞄過一眼,知道秦墨今天下午連著有兩個會議,晚上估計還要加班,鐵定是沒時間的。

但他要不要答應的那麼爽快。

看出她的詫異,秦墨揚唇淺淺一笑,這笑看起來雖平和,倒是讓程安安渾身一炸。「為了補償秦太太前段時間的不辭勞苦身體力行罷了。」

程安安頓時掀桌。「秦墨!」

「我在。」他淡淡的應了句,看她怒氣沖沖的小臉,頓時覺得胃口大開。

原來他早就看出她的目的來了,知道程安安那是為了親口被他拒絕,然後可憐兮兮的敲詐他一筆好去敗家。哪知道他居然打蛇隨棍上,順帶著把她給調戲了。

於是,被耍了的程小姐頓時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