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案發前·02

  第二天,戶村流平便開始在大學裡,四處宣揚自己已拿到內定的事。

  對此,多數朋友的回答是「真好啊」,「太羡慕你了」。不過,也有些人露骨地表示:「什麼,你居然去那種公司?」

  總之,就是有些人無法理解,戶村流平為什麼這麼早地,就決定跑去小公司上班。對於這些反對之聲,流平是能無視則無視。

  不過,也有不能無視的——那就是紺野由紀。

  紺野由紀是戶村流平的女朋友。雖然兩個人沒有互相許諾過什麼未來,不過,也不是隨便玩玩的,戶村流平本人是打算畢業踏入社會之後,繼續和對方交往的。

  不過,聽到戶村流平的就職決定,紺野由紀就把流平叫了出來。

  「你是打算和我分手嗎?」紺野由紀一開始就丟出一顆重磅炸彈,轟他一下。

  「砰!」這顆炸彈連倒計時裝置都忘記安裝了,瞬間就在戶村流平的心中爆炸了。此時是白天的課間休息時間,兩人身處校內咖啡店的一角。當然,在這裡討論分手可不太合適。

  「等……等一下,你把話說清楚啊。」戶村流平顫抖著嚷道。

  戶村流平簡直像遭遇暗殺的首相一般驚訝。不過,到底要怎麼「說清楚」呢,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提到「分手」了啊?

  「我真是看錯你了!」紺野由紀自說自話起來,「我本來以為:你小子還算有點上進心和才能的——不,就算沒有能力也無所謂。可我真沒想到,你居然是這麼簡單,就要放棄的人。」由紀氣得蹦蹦達達,上躥下跳,跺著腳滿臉通紅,「為什麼要去那種公司上班啊?」

  「你……你說的『那種公司』,是指IKA電影公司?」

  「沒錯!為什麼會選擇那種公司啊?你難道不想去東京闖出一番天地?」

  原來如此,其實戶村流平根本沒有那份雄心去闖東京。而且這句話,也不像是現在的女孩子會說出來的啊。

  「不管是去東京,還是待在烏賊川,都一樣了啦。」

  「當然不一樣!」對方的聲音逐漸變大了,「你覺得待在這裡會有未來嗎?」

  「有啊!」戶村流平想也不想就衝口而出。

  「那是你的未來。我討厭這裡。在這種到處都是烏賊的小城市裡,我可是一點都看不見未來的夢想。」

  「怎麼可能!這裡並沒有到處都是烏賊啦。」戶村流平想要反駁。

  「雖然夢想很重要,可是,人也是要生活的嘛……」

  「我不想聽這種現實的話!」

  「哎呀哎呀……」戶村流平抱著胳膊有些無奈了,「如果……如果討厭現實的話,那難道要去說夢話嗎?……難道要用赫伯特·喬治·威爾斯的聲音,說些火星人人侵地球的話題嗎?還是說在好萊塢的比弗利山莊買幢豪宅,在日落大道上跳舞什麼的?」

  「不,這些才沒有意義。」

  紺野由紀已經失去了以往的冷靜,自顧自地說著,還覺得是自己背叛了她,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啊!

  一想到這裡,戶村流平不禁越想越投入。

  「你太差勁了!膽小鬼,沒志氣,騙子!」紺野由紀尖聲叫著。

  戶村流平死死地盯著紺野由紀的嘴,真是沒有辦法啊。

  「傻瓜!笨蛋!蠢貨!」

  紺野由紀開始像小學生吵架一般,連珠炮似地丟出各種奇葩下流的詞彙,這是被人捅爆了體內的「髒話儲存器」嗎?

  但是,這倒讓戶村流平產生了點興趣,開始期侍她接下來的表現。

  「沒腦子!變態狂!」

  「喂喂,這我可不能當沒聽見啊。」戶村流平終於忍不住了。

  「等一下……這和變態有什麼關係?」

  「哎呀,真是對不起啊。」紺野由紀裝模作樣地道歉之後,馬上繼續說。

  「不對,當然有關係,這可是關鍵問題。」

  紺野由紀再次投下了第二枚炸彈。

  ……

  這一次,戶村流平真是沒話可說了,只能舉起白旗。

  就這樣,戶村流平的內定就職,換來的是失戀。

  此後的一段時間裡,學校裡還傳出「戶村流平是個變態,所以被女朋友一巴掌甩了」一類妙趣橫生的美妙謡言。看來是有人添油加醋,把咖啡廳裡發生的事情,大張旗鼓地傳揚了出去。

  真是人言可畏啊!

  算了,畢竟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戶村流平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

  就讓她去找個愛說夢話的男人,然後忘記現實,活在夢中吧。自己則繼續腳踏實地,平凡地在職場中打拚就好了。

  由於分手的方式太過震撼,戶村流平對紺野由紀的愛情也急劇轉冷,甚至沒有太多留戀。

  哇哈哈,這樣也不錯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