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求娶

  洛楓此人,穆景程與鄭親王自然都是只曉得,甚至他們的人此刻依然在四處搜尋著,卻沒想到會在皇宮中遇見他,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洛楓在這皇宮中,竟然是替蘇盼兮治病的,這女人究竟是何德何能。

  「久仰先生大名,沒想到竟能在此得以一見,是小王的榮幸。」

  蘇盼兮微微轉過腦袋,看了一眼洛楓,沒想到他好像很厲害的樣子,能讓這麼一位眼高於頂的王爺說出這番話,定然不止是神醫這麼簡單,於是好奇地仰頭看著穆景行。

  穆景行微微一笑,安撫地摸摸她的腦袋,沒說話。

  洛楓依舊是寵辱不驚的模樣,含笑點頭,說道不敢。

  先前穆景行都說了是帶洛楓來給蘇盼兮治療的,因此說了幾句客套話之後就揚長而去了。

  穆景程看著還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鄭親王,狀似無意地嘆息道:「本王這皇兄也是長情的很,後宮三千,卻獨愛這位鈺昭儀,如今竟還特意請了洛先生來替這位解毒。」

  鄭親王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穆景程,說道:「不過是個女人罷了,再寵愛還能敵得過這萬里江山?」

  若是說這穆景行找了洛楓只是為了治病,他是如何都不會相信的,不過……鄭親王瞇起眼看著御駕離去的方向,說道:「不過這女子也當真是不愧這寵妃之名。」

  穆景程點頭,確實如此。

  只是穆景程也想不到,這鄭親王卻是個大膽的,直接去了宣室殿等穆景行。

  彼時穆景行剛從昭陽殿出來,還因著洛楓說的鈺昭儀身子並無大礙,不出一旬便可餘毒盡清而心情大好,聽聞鄭親王在宣室殿等他,也不惱,利落的去了宣室殿。

  卻差點沒被這鄭親王氣的英年早逝了。

  「鄭親王可是對先前的決定有異議?」穆景行想了想也就這個原因才會讓他專門來這兒等他,想著今天自個兒心情好,倒是不介意陪他再嘮嘮嗑。

  「正是。」

  「不知鄭親王覺得哪個還不如意,朕聽聞扶餘近五年連年洪澇,已是免了賦稅,還特意撥了糧食去,不知鄭親王還有什麼不如意的。」

  「小王還請陛下收回成命,扶餘雖然連年受災,可國庫中的糧食還足以支撐百姓口糧。」

  「哦?」穆景行原先以為定然是他不滿這些,想再討些福利,不想入耳的竟然是這番話,饒有興趣地坐直了身子望著鄭親王,說道,「不知王爺究竟何意。」

  「本王想求個恩典。」

  「王爺只說便是。」

  「陛下也知道,扶餘與西楚自古便是姻親關係,可陛下即位以來,扶餘還未有公主來西楚……」

  「那依鄭親王的意思是……」

  穆景行挑了挑眉,如今扶餘國主病重,若是鄭親王為了掃除異己硬是嫁個公主過來也不是不可能,若是以前,他自是不在意後宮多個人,可如今,怕是昭陽殿那個得炸毛了不可,可若是嫁給他的其餘幾位兄弟,也只有成王了,可穆景程,他著實不放心呢。

  「以往都是我扶餘公主嫁到西楚,現下小王斗膽求個恩典,求娶一位西楚女子為王妃。」

  穆景行皺了皺眉,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果然,鄭親王接著便說道:

  「小王方才偶遇陛下的鈺昭儀,一時驚為天人,若是能娶的如斯美眷,自是極好……」

  「鈺昭儀家中並無待字閨中的姐妹,鄭親王怕是要失望了。」

  穆景行的語氣已經是極其冰冷,可鄭親王猶自說道:「本王不想求娶他人,只想要鈺昭儀。」

  ……

  翌日,後宮眾人皆聽聞,扶餘鄭親王很是喜歡拳腳功夫,陛下念其赤誠之心,在宣室殿與其比劃了一番,只是不慎沒控制好力道……

  穆景程上門探病之時聽聞了鄭親王的驚世之舉,甚是欽佩,暗道活該。

  「王爺有所不知,在我們西楚,奪妻之恨可是不能忍的,便是尋常男子,聽到王爺這番話也定然要拚命地,更何況是當今天子呢?」

  「嗤,不過是看不上本王許下的好處罷了,本王可不信,若是本王將扶餘拱手獻上他還不肯。」

  鄭親王躺在床上冷哼道,想到昨日他這麼難堪地被人抬回來,心中就愈發堅定了要得到蘇盼兮的念頭,若是原先只是覺得蘇盼兮好看才一時興起的話,現在他就是迫切地想看穆景行為了利益反悔的模樣,他倒是想看看穆景行究竟能為了他的心頭好放棄多少東西。

  穆景程一驚,他原本只是想給穆景行添堵,可不是給自己找麻煩的,連忙道:「王爺萬不可意氣用事啊。」

  「行了行了,本王不過是隨口一說,那女人那值得本王如此。」

  「王爺知曉便好,這世間女子,比那蘇氏好看的有的是,王爺萬不可因她壞了大事。」

  鄭親王心中對於穆景程其實很是不屑,一個不自量力的人罷了,還妄圖利用他,真是可笑,只是想著或許尚能為己所用,才一直沒有直接拒絕罷了,且看他能做出什麼事。

  「不過若是王爺非她不可,倒也不是沒有法子。」穆景程忽然轉了口風,他心知蘇盼兮對於穆景行的重要性,也知道就算沒有蘇盼兮,若是穆景程為了安撫鄭親王,賜了旁人與他,那也是與他無異,倒不如永絕後患,只有西楚無人下嫁,為了兩國邦交,扶餘才會將公主送來,進不了後宮,便只能進王府。

  是了,扶餘公主進了他成王府,他才有翻身之日吶。

  因此,只有徹底惹惱了穆景行,才會使得這鄭親王空手而歸。

  思及此,穆景程說道:「王爺應當知道,這皇后才是後宮之主,若是得了皇后的幫助,王爺的心願也未嘗不可實現。」

  只希望這皇后不會辜負他的期望才好。

  【小劇場】

  鄭親王:陛下,小王有一事相求。

  穆景行:說。

  鄭親王:我想娶你媳婦兒。

  穆景行:再說一遍?

  鄭親王:我想娶你……

  扶餘鄭親王,卒,享年三十五。

  穆景程:我去,這麼野?

  蘇盼兮:是啊,竟然想娶我男人……嘖嘖嘖,人心不古啊……

  吃瓜群眾:……

  大竹子:提問陛下,被人求婚感覺如何?

  穆景行:呵呵,希望你好自為之。

  大竹子:那啥,天冷記得多穿點,照顧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