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答應和親

A- A+

  皇后自然是不會辜負他的一番算計,因為蘇盼兮,她這個皇后做的是有名無實,可無奈又沒有辦法,這回若是能順利將這個女人送去扶餘,簡直是再好不過了。

  因此在鄭親王出了椒房殿之後,皇后又召見了幾個外臣。

  翌日,鄭親王重聘求親之事甚囂塵上,不論是前朝還是後宮,都緊緊盯著宣室殿,一封又一封的奏摺被送進宣室殿,化為灰燼。

  「陛下,這樣下去,您可就剩兩條路了。」褚晏皺著眉說道,「要麼送鈺昭儀去扶餘。」

  「不可能。」

  「那就引起民憤。」如今京城到處都談論著此事,在百姓眼中,一個向來名聲不如何的妃嬪,能換的兩國和平,又能使得扶餘讓出這大片土地,怎麼算都是划算的呀。

  怪只怪他低估了皇后的能力,以為她不過是一個深宮婦人,背後也沒有家族支撐,如今看來,竟是不容小覷,能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將這消息傳得如此之廣。

  「可知道他為何堅持要人了?」

  在穆景行看來蘇盼兮自然是千好萬好的,可他也明白,按常理來看,這事顯然不正常,這位王爺看著可不像是要美人不要江山的,不可能在這緊要關頭得罪他才對。

  「這事應當有成王的手筆。」

  「朕知道。」穆景程想做什麼他一眼就能看穿,但若是僅憑他就能鼓動鄭親王做出這種事,那他就要重新估算這鄭親王的實力了。

  「鄭親王怕是另有打算。」褚晏忽然想到了什麼,說道,「若是陛下抗下這罵名,留下鈺昭儀,那陛下便是失了民心,若是陛下被迫答應了此事……鈺昭儀將來便是一個極好的人質。」

  不得不說,褚晏這回確實是猜對了大半,鄭親王雖是覬覦蘇盼兮的美貌,可一個病美人罷了,又是嫁過人的,美則美矣,卻也不是非她不可。

  穆景行點頭,確實是這樣,但事到如今,就算知道了這目的,也於事無補。

  「其實倒也不是無法可解,只要鈺昭儀不在了,此事便可迎刃而解。」

  頂著穆景行殺人般的目光,褚晏說道:「鈺昭儀向來體弱,又中了毒,若是突然……」

  「放肆!」

  「說得好。」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兩人往外一看,蘇盼兮不知何時進了殿,見兩人看向自己,笑著走上前來,說道:「褚大人說的有理。」

  穆景行這時候也坐不住了,站起來迎上去,說道:「胡說什麼呢?」

  「這可不是胡說,陛下也沒其他法子了不是?若是有的話,也不會不來昭陽殿,嬪妾只好自己來了啊。」

  穆景行自然知道這是最簡單的解決辦法,但是總是不甘心的,想他泱泱大國,竟要為一彈丸之地所威脅,可恨的是,朝中竟滿是附和之言,貪生怕死至極。

  蘇盼兮沒等他說話,便說道:「又不是真的病死,有什麼不行的。」

  真要是說她病逝了,也不好裝不是?難不成等扶餘使臣走了,再說她又詐屍了不成。

  蘇盼兮說話沒有遮攔,褚晏卻不敢接話,只看著穆景行,看他如何決定。

  嘆了口氣,終於應下。

  幾日後,要求送蘇盼兮去和親的呼聲到達頂峰,可除了上朝,哪怕他們天天往宣室殿跑,也沒有一次見到人的。

  「聽說鈺昭儀病危……」

  「不可能,若是如此,皇帝早就以此為藉口拒絕此事了。」鄭親王不屑地擺擺手,顯然是不信的。

  聽外頭的傳言以及自己親眼所見的看來,那皇帝對鈺昭儀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寵愛,從他這幾日一直扛著壓力不做決定也能看出來,所以若是鈺昭儀病重,這麼一個現成的理由,他不用才怪。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離扶餘使臣回國的時間越來越近,穆景行依舊不置一詞,每日正常的上朝下朝,不見蹤影,關於蘇盼兮病重的消息越傳越廣。

  鄭親王終於有些動搖了,忍不住派人去昭陽殿打聽了一番,卻得知昭陽殿上下皆是閉口不談,但面色皆是哀戚。

  「王爺,若是這鈺昭儀真的是病入膏肓了,皇帝卻不告訴外人,這是存了什麼心思。」

  存了什麼心思?要麼是沒有心思想這些,要麼是想瞞住此事,將一個和閻王爺爭命數的女人塞給他,到時候扶餘的大片土地金銀便換一個死人回去。

  鄭親王眼中閃過一絲陰鷙,正想著如何應對,便聽聞穆景行召他入宮。

  「王爺,不如就與陛下說清楚,不要了吧。」

  也好。

  到了宣室殿才發現,來的不知是他一人,二品以上的都在宣室殿門口等著呢。

  待人齊了,一同進去,才見到面容略微有些憔悴的穆景行,紛紛行禮後,穆景行鐵青著臉說道:「朕倒是不知道各位對朕的家事如此感興趣。」

  若是常人定是腿一軟便跪下了,可在場的有哪個不是老狐狸了,不過是心中有些許計較,面上是一絲異常都不會顯出來。

  掃了一圈所有人的神色,穆景行冷哼了一聲,接著說道:「也沒想到各位愛卿倒是都以國家大事為重了,也罷,既然如此……」

  穆景行頓了頓,下面的人都以為他是要答應扶餘無禮的請求了,是,他們自然是知道這個請求有些無禮了,可畢竟殃及不到自己,對他們而言,怎麼都是得利的。

  鄭親王心頭一緊,有些措手不及,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穆景行沒有辜負他們的期盼,說道:「朕便允了鄭親王的求親。」

  「陛下聖明!」又是齊刷刷地一片呼聲。

  穆景行臉上帶著隱隱的冷笑,說道:「不必急著謝恩,待朕說完了再謝也不遲。」

  「黃安,擬旨,在場所有大人家,但凡是及笄了的女子,皆送往扶餘。」嘴角一勾,說道,「不論是否定親。」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瞪大了眼,可還沒說話呢,又聽穆景行說道,「朕也是體諒各位,已嫁人的便不追究了。」

  ……

  「陛下……」

  「如何?」

  「陛下,鄭親王只求娶一人吶。」說話的是李元白,這事兒他原本便不大同意,怎麼看都有辱國威,但穆景行的決定他更是看不下去,倒是與他無關,他只有一個女兒,還進宮了。

  「嗤,扶餘便只有鄭親王了?」

  此話一出,各位大臣的臉色真是異彩繽紛,這是把他們的臉扔地上踩啊。

  鄭親王的臉色也不好,這樣一來,便是蘇盼兮沒有病,也沒什麼用了,真真是只剩下了一張臉。

  【小劇場】西楚政治圈

  御史丞:扶餘求親,不過是一介女子,能為我朝做出貢獻,實乃榮幸。

  大司馬:同上,陛下理應以國事為重。

  侍御史:同上,兩位大人說的有理。

  百官:同上。

  穆景行:行,說的好,老子截屏了,被截下來的,每家都把閨女送去扶餘,買一送一,讓你們以國事為重,讓你們裝,讓你們看戲,讓你們站著說話不腰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