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櫻花祭:夢魘·離鏡·魚淵

王,我以為再也無法看見你了,可是,當我在雪霧森林中看到你的時候,我幾乎要熱淚盈眶,那些如同飛雪一樣的往事從我的內心深處翻湧起來,我忘記了所有的語言。只記得那些星光如同揚花般飛揚的夜晚,我喜歡躲在冰海的岸邊,看你在屋頂上寂寞的身影,看星光在你如同銀色絲緞般的頭髮上舞蹈,看你的眉毛斜飛入鬢如同鋒利的寶劍,我喜歡看你的長袍在風裡展動如同絕美的蓮花。

可是,王,你叫我的名字,竟然叫的是梨落。我是嵐裳啊,前世為你自盡的嵐裳啊。

那一刻我是多麼難過,無窮無盡的難過。所以我的眼淚流了下來。

其實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因為前世我無法成為你最愛的女子。

王,在我還是嵐裳的時候,我自盡的一刻想到你的面容,我是多麼想成為你生命中最愛的那一個女子,可是我知道,梨落比我先遇見你,而且她那麼善良,那麼美麗。

每次我想到她被埋葬在冰海最深處我就覺得憂傷。

她是那麼善良的一個人。

我不怪櫻空釋,因為我知道他和我一樣愛你,而且他的愛超越了簡單的親情、愛情,是那麼濃烈而又絕望。

如同他所喜歡的櫻花最後暮春的傷逝,一片一片如同自盡般的傷痕。

當我轉世之後,我知道我按照我的意願變成了你前世最喜歡的女子,我的容貌幾乎和梨落一模一樣,可是我不知道這是我的幸還是我的悲哀。

我只知道,當你叫我梨落的時候,我多麼難過。

每天晚上我總是為你掌燈等待你的歸來,我喜歡在夜色中等你,當我看到你從夜色最濃的黑暗中出現的時候,我總是會感覺到幸福。

因為我讓你感覺到,有人在等待你。

而被人等待,應該是一種幸福吧。

我總是傻傻的想,我應該是幸福的吧,因為卡索等待了我幾百年,甚至隔世了依然等著,而且耐心地等待我的長大。我是個多麼幸福的人啊。

也許王您覺得好笑吧,我希望你可以幸福,因為你是個那麼善良而深情的人,可是你總是憂傷和難過圍繞著,王,記得你的弟弟對你說的話嗎,哥,請你自由地飛翔。

王,當你熟睡的時候,我總是聽到你低低的呼吸聲,可是你的眉毛總是皺起來讓人覺得是哥受傷的小孩子。

你在別人面前都是堅強而剛毅的王,可是在我面前,我總是看到你脆弱的一面。

我總是看到你盈滿淚水的眼睛。那讓我多麼難過。

所以我只有每天晚上點一盞宮燈,然後掌燈等待著你的歸來。等待著你的溫暖。

王,盡管我前世是深海宮的人,我對水的操縱能力登峰造極,可是那不是我所喜歡的。

相反,我覺得梨落這樣血統不純的女子,才可以帶給你最多的溫暖。

所以成為梨落這樣的女子我覺得比成為靈力卓越的幻術師更好。因為可以給你更多的溫暖。

王,今世我是個無法說話的女子,我無法告訴你我就是那個等待了你幾百年的小人嵐裳,我無法告訴你在你叫我梨落的時候我有多麼難過。

可是我想,如果我能夠說話,那麼,我不會告訴你我是嵐裳。

如果我做那麼多的事情給你那麼多的暗示,你都不能明白我是誰的話,那麼,告訴你又有什麼用呢?

可是王,我還是離開了。

當我死在罹天燼的手上的時候,我很難過,不是因為我快要消散的生命。而是我突然想到:

沒有我為您掌燈,您在回家的路上,會覺得難過嗎?

沒有黑暗中的那盞光芒,我擔心你像個小孩子一樣怕黑怕迷路。

王,如果有來生,我願意一直為您掌燈,等待你歸家。

王,我要離開了,不過請你堅強地活下去,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有人等著與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們全部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