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月黑風高夜,殺人拋屍時。

城外五十里,有一處亂墳崗,月色慘淡,昏暗的光線透過那些枯枝敗葉投下凌亂可怖的陰影,墳地之中一片是死寂。然而下一刻,烏雲閉月,將僅存的光線卷入厚厚的雲層之中。

沒有了光,那些斑駁的影子自然也消失了,然而江籬的心並沒有因此得到半點兒輕鬆。

一路摸索著過來的江籬僵在原地,她打了個寒噤,接著搓落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這才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枚熒光石,朝那片墳地裡照了過去,這一看之下,鬼影重重,便更覺恐怖,江籬頓時兩腿生根,動彈不得。

要不,就打道回府?

只是想到師父那凶狠的模樣,江籬就覺得一陣頭痛。罷了罷了,隨便挑一具新鮮的屍體好了。堂堂控屍門弟子,還怕墳地屍體,這不是笑話麼?

江籬給自己打了氣,又抿了口燒刀子壯膽,這才硬著頭皮往前走,沒走幾步,被什麼東西一絆,恰在此時耳邊吹過一陣陰風,江籬大驚之下重心不穩,霎時就撲倒在地,手中熒光石也飛出一丈遠。

她摸索著想要爬起來,心道剛剛怎麼摔得不痛,是她的護體神功又精進了麼?只是起身之時,手又按到了個軟乎乎的東西,江籬說到底也是魔道中人,此時屏息凝神,亦能從漆黑之中瞧出點兒事物輪廓來。

她壓到的,是個人。準確來說,是具新鮮出爐鮮嫩可口的肉身。

啊呸,想什麼呢?江籬猛地跳起,瞬間躥了半丈遠。恰在此時,月亮破雲而出,撒下遍地清輝,就著這皎皎月光,江籬看清了那屍體的樣貌。

那是具男屍。

那男屍身著牙白長袍,玄紋雲袖,腰間束著玉帶,皎皎月光之下,那面龐便更顯得清俊,即便此時已毫無生氣,亦讓人覺得此人一身貴氣。只可惜,再貴也是死了。

江籬先前怕屍體,現在撞見這麼一具美得不似凡人的屍身,頓覺得是天降鴻福,撞了大運,莫非是老天爺彌補她被門中上下欺壓之苦?想到這裡,江籬雙手合什,神神叨叨的念了幾句,接著如餓虎撲食一般撲了過去。

不是她有戀屍癖,而是天天見著師兄師弟們身後跟著的活屍,除了不會說話劈材擔水樣樣能幹,她自然還是十分肖想的。

她伸手摸了摸尚有溫度的小臉蛋,又輕輕地拂過他的劍眉,最後視線便落在了他的唇上。

半晌之後,江籬舔了舔乾裂的嘴唇,心頭癢癢的,卻實在沒好意思啃一口。

得,還是先拖回去煉化了再說。

就這樣,控屍門第十代不成器弟子江籬,終於在入門十年之後,扛回了第一具屍體。門中弟子奔走相告,她那掌門師傅大手一揮,手中正在剔牙的魚骨簽往外一扔,大聲道:「賀!」

因此,又是三天流水席,結果吃得門派存貨見了底,不得不商討生存大事。

由此可見,這控屍門到底是個多麼神奇的魔修門派了。當然,這也是江籬作為一個穿越者,能夠在這生存並且還最終融入其中的原因。

人死如燈滅,控屍門的秘術,就是給這盞滅了的燈安一個假冒燈芯。

江籬雖從前沒有操作過,但方法早已爛記於心,之前也用蛇蟲鼠蟻的屍體試驗過,此時施展起來倒是得心應手。她先是將自身魔氣注入屍身之內防腐,接著便將血滴入屍身眉心,最後便用師門咒術煉化,七七四十九天之後,屍身方成低等活屍。

她的第一次作品,又碰上了這麼個美人,自然是盡心盡力,等到屍成之時,天空還生了異象,朗朗晴空突然劈下一道驚雷,嚇得控屍門掌門以為是雷劫突至,驚慌失措鑽了桌底。

等到江籬洋洋得意地牽著新鮮出爐的活屍招搖出現的時候,眾人才道:「原來是鮮花插了牛糞,天都看不下去。」

當然,江籬就是那坨牛糞。她是魂穿,這身子雖也是白白淨淨細皮嫩肉的,但臉上有塊碗大的疤,偏偏師父用了一系列修真界美容偏方亦不能去除,靈丹妙藥也吃了不少亦沒有絲毫變化,只能認命。

江籬一直覺得她這張臉是討不到好相公的,控屍門的同齡師兄弟們也俱都不是什麼能夠透過外表看內涵的高雅人士,只看他們的那些侍女活屍就知道了,因此,她就決定把這活屍當相公來養,還取了個名字叫江笆,籬笆牆外也有春天嘛是吧。

這控屍門雖是魔道,修的更是操控屍體這等駭人聽聞的妖術,然而門中弟子世世代代都比較脫線,現任掌門更是尤其出眾,用現代語言來形容,這就是一群二貨加一群吃貨。

因此這控屍門就是魔道奇葩一樣的存在,像江籬這樣的要到凡人亂墳崗裡刨屍體的不少,稍微好點兒的,也是去義莊偷屍,當然,能夠等到那些殺人奪寶的修士將寶物搶走之後,出去揀屍體的,就算是控屍門最為牛逼的人物了。

這種牛逼人物的傑出代表,就是江籬的大師兄——江雲歌。

江雲歌的那具活屍最為厲害,據說身前是名門正派的修道之人,修為很是不凡。那活屍被大師兄取名扁擔,扁擔分擔了控屍門大量的雜務,劈材擔水種田養雞樣樣精通,不愧是正道修士。當初那扁擔被評為什麼來著?對了,是最佳貢獻獎。

江雲歌能夠等人拼得你死我活之後撿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龜息大法修煉到了頂層,江籬的龜息之術剛剛入門,自然無法在修士眼皮底下藏匿,她也不敢去義莊偷,當然也不願去亂墳堆裡撿,這次也是掌門逼急了,說若是不去,就罰她做半年雜務,這才有了開頭那一幕。當然,現在江籬萬分感謝師父的威逼利誘,這不,揀了個俊俏小相公回來了。

江籬這活屍出爐,也得了個最美活屍稱號,掌門師父親自頒獎,於是,又是三天流水宴,只是這一次過後,控屍門是真的沒有一粒米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眾人在門中商議大事的議事殿集合,先是祭拜先祖,之後便取出掌門令牌,此令一出,門中弟子自當肝腦塗地,萬死不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