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掌門令出,門中弟子肝腦塗地萬死不辭。

「啪」的一聲,令牌落地,一群人殺氣騰騰地衝過大殿,手裡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具體為籮筐、簸箕、菜籃子等……

江籬從初時的嚴肅緊張,倒後來的默默無語,再到現在的歡欣鼓舞,直接證明了她心境的變化,更表現出她徹底融入這世界這門派的心理過程。

他們是控屍門,而他們現在要做的是,去隔壁青城山的靈植門派萬靈堂搶吃的,生動形象點兒的形容,就是植物大戰僵屍。這萬靈堂他們來過多次,早已經輕車熟路,待趕到山門的護山大陣時,門派精通陣法的張師叔袖子一擄,跳至眾人面前,大喝了一聲,「看我的!」

他兩手飛快結印,接著掌中冒出一些閃著白光的字符,朝著那護山大陣沖擊而去,引得結界嗡嗡作響,而那結界是一片藍光,被撞擊之後,就像是水波一樣蕩漾開。

少頃,便聽得萬靈堂弟子尖叫:「兄弟們,抄家伙,那群強盜又來了!」

那人話音落下,便見結界仿佛被打碎了的花瓶一般出現眾多裂紋,裡面傳出一個女子的怒吼,「你們這群蠢貨,說什麼這陣法厲害至極,必定能將他們阻擋在外,結果呢?一炷香的時間都沒撐到,廢物,一群廢物!」

「老子本來就是個種田的,被這群狗日的都逼成了陣法大師,還想怎麼樣!再吵老子不幹了!」

……

外憂未除,他們就已經內訌了。

江籬曾經提出過疑問,為何要這麼正大光明地搶東西,並且一點兒修真人士形象都沒,之後她忽然意識到,其實控屍門跟萬靈堂,應該是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系的。

她的掌門師傅雖然不靠譜,但靜著不動時,也是個溫文爾雅的俊大叔。而萬靈堂的堂主是個美婦,因為是女修,又常年累月用靈物美容養顏,歲月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跡,反而沉澱出一種說不出的成熟風韻,眉梢眼角皆是嫵媚多情。

當然,這等風韻的前提是她不開口。

「哎呀,我的靈穀,我的靈穀剛剛熟呢!」

「廢話那麼多,快收,快收!」

這邊破陣之後,江籬他們一股腦地衝了進去,他們一群人去了靈田山,剩下的則去了靈獸谷,江籬知道萬靈堂還有一處好地方,在大峽谷的瀑布後面,有一片果田,那裡結的靈果個兒大又甜,靈氣也是分外的足,上次她只摘了幾個,就被一條赤金的大蛇追得滿山跑,但那蛇到底是沒傷她的,因此江籬還是打算去那邊碰碰運氣。

她帶著江笆穿過瀑布,結果因為還沒習慣控屍,而江笆又只是低等一階活屍,自然不會任何法術,等她穿過瀑布回頭看時,江笆一身衣服已經濕透了,成了個落湯雞。

只不過他模樣極為俊俏,此時長髮濕漉漉的貼在臉上,臉上的露珠上閃耀著五彩的晨光,淡淡的光暈讓他白玉一般的面龐顯得更加的迷人。而他的身上的衣服打濕了,緊緊貼著,她能夠看到他寬闊的胸膛,肩寬腰窄,修長的雙腿,這樣的人,放到原來的那個世界,與那些紅透了的明星相比,亦是有過之無不及。

只可惜,他是個活屍,以她的修為,把江笆煉成有思想三觀端正的活屍,估計得萬年以後了。同樣,以她的資質,能夠突破煉氣進入築基活個兩百歲,就已經極為不容易了。

想到這裡,江籬微微歎息,她拖著腮幫惆悵,接著便朝江笆招了招手。

「過來。」

江笆緩緩過來,他剛剛煉成,動作並不快,不過幸好,不是跟從前電視裡的僵屍那樣,跳著走的。待江笆走近之後,江籬伸手摟住了他的腰,接著把臉蛋往他胸膛上蹭了兩下,「小相公……」

她眉開眼笑,結果剛剛喊完,就聽到一聲嗤笑,江籬轉頭,並未發現任何異常,難道是幻覺?

江籬用法術將江笆身上的水弄乾,之後便四處張望,確定沒有發現那金蛇之後,挽著籃子開始摘果子。

此處風景大好,碧空如洗,流雲朵朵,微風吹拂,滿樹的靈果微微晃動,引得本來就沉甸甸的枝頭亂顫,江籬摘了一會兒之後覺得沒什麼危險也沒人發現,心情就大為放鬆,她靠著一顆果樹坐下,接著招呼江笆過來一起坐著,瞇著眼睛看那些透過樹葉灑下來的碎金,暖陽拂面,不多時,便讓她昏昏欲睡。

不曉得過了多久,江籬被一個低沉的聲音喚醒。

「江籬,江籬。」

她睜開眼,手忙腳亂地拿出傳訊符,「我在,我在,怎麼了,師傅!」

這是師傅在用傳訊符喊她,是到時間回去了麼?

「躲在那裡,千萬不要出來。」

什麼意思?江籬還欲在問,就發現那傳訊符已經掐斷了,她站起來想要出去看個究竟,結果剛走到瀑布邊,就見一條金色大蛇飛快地躍出,堵在了她面前,將去路攔住。 金蛇沖她搖了搖頭,她能夠清楚看到,它琥珀色的眼睛裡,懸著晶瑩的淚珠。

江籬本身年紀很小,只有十三歲。然而算上她在另外那個世界生活的十六年,她已經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了。

江籬瞬間意識到,出大事了。

「咦,這萬靈堂竟然建在靈脈之上,難怪那些靈植都靈氣充沛。」一個聲音遠遠傳來,江籬想要探出頭去看看,被金蛇死死瞪著,長蛇吐信,眼神十分凶惡。

「本來是好心幫他們誅殺魔修,哪曉得萬靈堂這靈植門派竟與那些魔修是一丘之貉。」說話的是個女人,聲音清脆,然而那話傳到江籬耳朵裡,讓她渾身發冷,腿肚子也是不停的哆嗦。

誅殺魔修?師傅他們是不是出事了?門中叔叔伯伯師兄師姐們呢?

江籬眼淚瞬間湧出,她死死地捂住嘴,不敢發出丁點兒聲響。只是一下,牙齒就將手給咬破了,但她卻絲毫不覺得疼。心裡的疼痛和擔憂已經壓過了一切。

「這等靠近世俗界的偏遠地方竟然有條靈脈,難怪那些人修為不弱,若不是有張師兄的伏龍金絲網,今日我們恐怕還不容易得手。」又有人道。他聲音洪亮,轟隆隆地像重錘一樣敲在了江籬心頭。

「張師兄天資過人,深受虛謎老祖喜愛,賜下高階靈器,這可是我們羨慕不來的。」一人語氣微酸的道。

卻在這時,先前那個清脆的女聲突然道:「那裡有道瀑布。」

江籬渾身一震,便是金蛇也是調轉蛇頭,眼睛死死地盯著瀑布之外。忽然間,它蛇身縮小至一尺來長,身子一扭,便穿過瀑布蜿蜒出去。

江籬一動也不敢動,修真界的高階修士都能夠用神識探查,她此時只能勉強用起那入門的龜息之術,被發現的可能性極大。

「天,高階靈獸金銀蟒!」

「快,捉住它!」

「不能讓它跑了!」

透過飛瀑,江籬只看見一片金光在空中飛舞,她的心緊緊揪起,小心翼翼地挪到旁邊的大石邊靠著,緊緊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來。那金蛇,在幫她引走那些殺人凶手,而她,因為修為太低,只能躲在這裡苟且偷生。

若說之前,她曾想過,若是師傅他們皆遭遇了不幸,她亦不想獨活,然而此時此刻,她想復仇。張師兄、虛謎老祖,這是她剛剛聽到的名字,這些,就是害死師傅師兄的人。

江籬雙手緊緊握成拳頭,她身子微微發抖,眼神卻是從未有過的堅定,而就在這時,她忽然發現,一點兒熒光突然出現在眼前,落在了她的鼻尖之上。

那是修真界的熒鶴傳訊。

她伸手一點,就聽到一個聲音傳了出來,「活下去,替我們報仇。」

那是師父的聲音,此時,江籬再也忍不住,發出嗚咽的聲音,那細細的哭聲在山谷回蕩,久久不曾散去。

這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就是師傅。

她是穿越者,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也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並不堅強,更不會大殺四方。

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時,她表現得膽小又懦弱。

然而此時,她知道,師傅並不是想要她報仇,他是想她活下去。他害怕她因為遭受這劇變,失去依靠,因為絕望從而喪失活下去的心。

不管是從前十六歲的江籬。

還是現在十三歲的江籬。

直到此時此刻才真正的長大了,這是血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