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江篱如今只有炼气二层的实力,在修真界属于最底层的修士,是能够被人一指按死的小蚂蚁。此时金蛇将那群凶手引开,江篱缓缓地穿过瀑布,想要看看那些人是否都追了出去。

瀑布之外,是一片死寂。

那一片被完全糟蹋的灵田之中,还东倒西歪地倒著数具尸体,那是万灵堂的弟子,或许正在锄田的时候,就已经被那群修士给一剑斩杀了。江篱跳了出去,将那些人一一检查,发现无一活口,均是死透了。她手心冒汗,整个人都微微发抖,上下牙齿不停地打架,发出咯咯的声响。

江篱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如今的她,已经没有了懦弱的资格。就在她小心翼翼地想要穿过灵田去万灵堂大殿的时候,她突然看到那边燃起了熊熊烈火。

火光冲天,将碧蓝如洗的天幕染成了血红色。风卷火舌,浓烟滚滚,将整个万灵堂彻底笼罩。

「哈哈哈,一把火烧了这些魔道猪狗!」一个声音笑得张狂,让江篱的心一阵一阵的抽动。

「陈兄弟,你的烈焰罗掌又精进了不少啊!」

「万兄的帘卷西风也是不俗,风助火势,火助风威,定要将这世间妖邪尽数诛杀。」

……

江篱在田坎边拣了一块石头,将他们的名字一一刻上,一笔一划,深深刻入石块之中。

「张姓修士——伏龙金丝网,虚谜老祖弟子。陈姓修士——烈焰罗掌。万姓修士——帘卷西风。」她将石块放入自己小小的乾坤袋内,随后躲回了瀑布后面。

那一把火烧了整整一天一夜。等到次日清晨,火势才终于停下,江篱牵著江笆离开了后山瀑布,她穿过焦黑的土地慢慢往前走,每一步落下,就好像有一把重锤敲在了她的心上,让她本就沉重的心支离破碎。

朝阳从云层里透出淡淡的光,洒在那一片生机全无的焦土之上,两道蹒跚的身影缓缓向前,路在脚下,希望在何方?

江篱十分谨慎地回了控尸门。她修为太低,也不知道此时控尸门内会不会还有那些修真弟子,因此不敢正大光明地走大门,她在控尸门待了那么多年,对门派的密道了如指掌,先是从一条曲折的小路一路往上爬,用最简单的方法穿过了两个迷踪阵,紧接著便站到了一个只有半米高的洞口前。

张师叔精通阵法,又有个养狗的癖好,这条路,就是他给自己家的狗留的路,两个迷踪阵的破阵方法十分简单,就是需要狗的足印。江篱以前偷偷溜进溜出都走的这条路,因此她身上有带一个印章,上面自然是张师叔家狗的足印。

站在狗洞面前,江篱又觉得眼睛湿湿的,她贴著墙根用微弱的灵气去感应了一下,发现里面除了两条大花狗的气息便再无异常,而大花狗还活著,并且十分安静地趴在那里,跟往常一样,这应该表示,那些修真人士没有杀到控尸门来?

若是他们没有去万灵堂抢吃的就好了。

若是她没有拣到江笆炼成活尸,师傅他们不会摆流水宴把门派的存粮吃空,也就不会动用掌门令牌,门派上下所有人都去万灵堂了,越这么想,江篱越来越自责,她本来牵著江笆的手,此时也松开了,嘴唇紧紧抿成一线,而手则握成了拳头,指甲狠狠地抠著掌心。

江笆是最低等的活尸,他感觉不到主人的情绪,他也不会说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清风吹过,江笆的青丝随风而舞,一缕发丝拂上了江篱的脸。

江篱微微一怔,用手拨开那发丝,接著深吸口气缓缓蹲下,刨开狗洞外的杂草,猫著身子爬了过去。

江笆身体并不灵活,完成不了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因此江篱便让他等在外面,她进去之后,大花狗便围了上来亲热地朝著她甩尾巴,江篱勉强笑了笑,待看见面前的景象是,仍旧是愣住了。

张师叔房门大开,里面的东西应该被人翻动过。

江篱进了房门,直接拐到旁边的侧屋,她跨过门槛之时,自己就愣住了。

张师叔喜欢阵法,这侧屋是他制符画阵的地方,从前她想进去看看都不行,因为外面有阵法禁制,然而现在,她进去了。屋子里的东西被翻得凌乱不堪,江篱心头一跳,是谁来过?他在找什么东西?找到没有?为何没有惊动大花二花?

大花二花是张师叔所养,能够靠近它们并讨它们喜欢的人不多,门派中大部分弟子只要跨进张师叔的院子,就会被它们追著咬屁股,并且虽然它们本身是普通的狗,但一直吃的灵谷灵物,早已经初具灵性,若是它们不喜欢的人进来过,它们会不满和告状的,但显然,今天的大花二花并无任何异常。

是谁?谁回来过!张师叔没死?不会的,张师叔不会把自己的房间翻成这样!

到底是谁?难道说,控尸门有奸细?大花二花从前亲近谁?江篱站在房门口,脑海里迅速过滤了一个又一个的人。

张师叔、掌门、大师兄、五师伯、七师叔和三师兄……

她站在门边,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发麻,那是死亡的威胁,江篱觉得自己仿佛被一种极为恐怖的力量笼罩,而那威压之下,她完全动弹不得。

有人,有人要杀她!

她猛地咬破舌尖,强烈的刺激让她僵硬的身体陡然放松,她立时蹲下就地一滚,就见一排金针咄咄咄地射入门柱上,她掏出一张分水符往外一扔,霎时间水雾弥漫,而她趁著那雾气,飞快地爬进了张师叔的侧屋里。

张师叔曾经说过,他的房子里有一个很特殊的阵法。江篱快速移动到窗户底下,将那里的小凳推开,拔出了地面上的一根生锈的铁钉,就在这时,房门彭的一声关上,紧接著咯咯咯的声音响起,机关快速转动,数声之后,阵法开启,淡淡的辉光将整个房间笼罩,江篱知道,张师叔的阵法启动了。

张师叔原来很得意地告诉她,这阵法连元婴期修士都破不了,所以她现在应该安全了。

只是江篱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她猛地想到,糟了,大花二花还在外面。

天啦,江笆还在墙外面!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