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江籬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待在一片高粱地裡,她揉著太陽穴緩緩地坐起來,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圍,隨後咧嘴一笑,又順勢躺倒在地。

現在是夜深人靜之時,高粱地裡有一聲接一聲的蟲鳴,天空也並不是漆黑入墨,而是藏青色,上面點綴著閃爍的星辰,月亮嵌在了雲層裡,只露出一丁點兒的月牙兒,那銀色的光猶如山澗溪流一樣從天空傾瀉而下,給整個高粱地都染了一層薄霜。

就連站在她身旁的江笆也是一樣,他此時面容清俊出塵,一雙眼睛猶如黑曜石一般閃閃發亮,只可惜他沒有看任何地方,眼神也是極為空洞。不遠處的高粱上,仍是落了一隻烏鴉,不知是不是察覺到江籬的視線,它呱地叫了一聲,因是夜晚,這聲音更顯淒慘,江籬伸手從地裡撿了塊石頭,朝著那烏鴉扔了過去,將它驚得一飛沖天。

那人封鎖了她全身的靈氣,她如今就是個凡人。

那人還封鎖了她的記憶,讓她忘記一切,只是,她雖然沒有修煉天賦,卻具有一般穿越者都具備的能力,因為穿越而來,所以神識強大。

是的,她神識強大,雖然仍舊破不開那些陣法的靈氣屏障,卻是因為她不懂也學不會,然而別人,也無法輕易的傷害她的神識,抹去她的記憶。她其實還記得,只是暫時,只能裝做完全不記得了。

經過這一次的事情,她覺得自己的神識比往常還強了一些,至少在這個時候,她像是感覺到了周圍還有人在窺視,那人,仍舊跟著她。

江籬站了起來,隨後一臉驚恐比抱著雙臂,「這是哪裡?」她看到江笆的時候眼前一亮,想要過去卻在他面前停住,「你是誰?這裡是哪裡?」

她等了許久,江笆也沒有回應,她搓著胳膊,只覺得夜風涼得沁人,於是哆嗦著道,「怪人!」說罷之後,她扒開面前的紅高粱,一步一步地朝著田外走去,身後江笆亦步亦趨地跟上,她頓時臉色大變,「你別跟著我!」

因為回了下頭,她沒有注意到地上的石頭,結果一下子摔了出去,直接摔了個口啃泥,起來的時候,嘴裡都銜著草屑兒,手心也被蹭破了皮,可是她不敢耽擱,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出了高粱地,看著面前的路更是一臉茫然。

而這個時候,她聽到了一聲微弱的歎息,片刻之後,那道讓她心驚膽戰的窺視終於消失了,江籬心頭鬆了口氣,然而臉上淚水決堤,哭得更是撼天震地,那聲音淒涼惶恐,本來是做戲的,倒最後,勾起了她心裡那些慘痛的記憶,無論如何都止不住了,卻在這時,一個人從不遠處的棚子裡走了出去,手裡拿著個煙斗,另外一手拎著個煙袋。

他朝著江籬的方向看了過來,「哪裡來的野丫頭,哭啥哭,嚎喪呢!」

此時的江籬渾身上下沒有半點兒靈氣,與凡人無疑,而控屍門對敵一般不依靠自身力量,都是操控屍體,再加上她入門時間算起來不長,師傅偷懶說還在考驗階段,並沒有教過其他煉體的法術,她因為平時經常做雜事身體不錯,但靈氣完全封閉,想要對付一個年輕力壯的莊稼漢,還是有些吃力的。

因此,她不敢再哭,卻又忍不住,只能將手臂塞到口裡咬著,只是片刻,就咬出了血痕。

那漢子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身軀高大,地上的影子斜斜的扭曲著,看起來格外猙獰。江籬立刻轉身想跑,殊不知先前那一跤還崴了腳,之前因為那人還在一直緊繃神經沒覺得多疼,此時走一步就覺得鑽心的疼痛,讓她連吸了幾口氣!

因為全身靈氣和修為都被完全封鎖,她現在都不敢溝通江笆,雖然神識還在,但活屍也是要從主人身上獲得靈氣的,她現在可是半點兒靈氣都沒,身上也沒有什麼靈氣的藥材和靈石……

沒有本事馭屍,屍體即可噬主,瘋狂的活屍,會把她和那大漢都嚼碎了吞掉,她自然不敢給江笆下命令了,畢竟完成指令是要消耗體內能量的。一般活屍沒有靈氣支撐可以堅持兩個月,她很難想象,如果到時候沒找到藥草或靈石,發狂的江笆她該如何處理,還是早早地將他毀滅?

這個時候,江笆還不回反抗她,所以她得找把刀,砸爛江笆的腦袋,掏出裡面凝成的魂珠?

想到這裡,江笆心口一疼,險些背過氣去。

男子快步走了過來,看到江籬之後將手中的煙斗在空中一磕,喃喃道:「深更半夜跑這裡來哭,我還以為撞到了女鬼!」

待看清江籬的相貌之後,他頓時一撇嘴,「怎麼這麼醜!」

視線一轉,看到高粱地裡直愣愣走出來的江笆,他又是一愣,「乖乖,這男人長得真俊!難不成你拐了福渝樓的公子私奔,逃到這裡來了?」

福渝樓,是這撫州城內的一家酒坊,說是酒坊,做的也是皮肉生意,只不過裡面賣笑的不是姑娘,而是公子哥兒,看到這麼俊美的小哥,他立刻就想到了福渝樓,只是說完之後又搖了搖頭,「這小哥怎會看上你,跟你私奔,難不成是被你打暈偷偷弄出來的?」

江籬被這漢子的一席話弄得開閘的眼淚都收了回去,身子慢慢往後挪,恰好江笆慢慢地走了過來,她的後背就抵靠在江笆的身上。

江笆自然不會將她推開,她此時都有些站不穩當,算是窩在了江笆懷裡。

那大漢看了兩眼,嘖嘖歎道:「還真是一對,若是被福渝樓抓回去,你肯定會被打死。至於他麼……」他嘿嘿一笑,「估計捨不得打死,關了餓幾天,然後沒日沒夜的接那些老母豬一樣的女客人!」

江籬本來膚色不好,此時卻是一臉慘白,更襯得那胎記格外猩紅醜陋。

「別擺出這麼張臉,真是寒磣人,遇到我也是你們的福氣,這裡離撫州城內遠得很,我也並非是這裡的農戶,乃是幫朋友來這裡逮幾隻搗亂的野獸的,我是楓林山上的獵戶,你們沒處去,便跟我上山好了!」

江籬心頭微微一喜,就聽那漢子繼續道,「我那山上的婆娘,最喜歡這麼細皮嫩肉的小白臉了!瞧這一張臉,都嫩得掐出水來!」

江笆,被揩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