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遇到江籬的那天,是張獵戶守夜的第一天。

他是被村民請來獵野獸的,然而蹲守了七夜,也沒發現野獸的蹤跡,捕獸的陷阱裡倒是鑽了兩隻大老鼠,那個頭大得駭然,被他逮了剝皮,肉都剮了五十斤。雖然村民答應抓到了野獸會付不少的酬勞,但張獵戶也是個耿直的性子,蹲了幾天沒動靜,便覺得是村民誇張了,兩隻大老鼠也不費什麼勁,因此也不要什麼酬勞了,提著剩下的三十斤老鼠肉,招呼江籬小兩口回了楓林山。

他布下的陷阱倒是沒拆,留給村民一個安心。

「當真只是大老鼠?」臨走之時,還有村民不相信,一臉擔憂地攔著路,不讓張獵戶走。

「我都守了七天夜了,眼睛都青了!」張屠戶伸手指了指自己烏黑的眼圈,又將手裡的煙斗敲了敲,「一身的汗煙味兒,回去我婆娘不得抽死我!說了沒問題,安心安心!」

見他如此說,眾人也不好再留,只能把人給送了出去。

期間有人嘀咕,「那夜我可是瞧見一眼的,個頭那麼大,身上都長了刺一樣的,一口就把我家土狗給咬死了,嚇得我渾身直哆嗦,直接就尿了褲子還暈了過去,本以為是做夢,第二天一早,看到兩隻土狗一只身上起碼成百上千個血窟窿,另外一個只剩下個骨架了,怎麼可能是老鼠呢……」

只是他平素也是個膽小的,如今這麼多天過去也沒見再出現,大家也就不怎麼信他了,他念叨了一路也沒用,還有人打趣,「不是老鼠,是刺蝟吧!小李子,你膽子忒小了,眼花了吧!」

被稱作小李子的還想說話,便被旁邊的漢子扯了扯袖子,「這次請人家張獵戶下來,一文錢沒花,如今又沒什麼事兒,別胡說八道了!」

上次是因為這小子說得嚇人,他們才連夜上山請了張獵戶,哪曉得這麼幾天都沒動靜,如今是誰也不信了,小李子本身就是個膽小怕事的,誰知道他是不是晚上被魔怔了,自己拿尖刀把家裡兩隻狗給宰了,肉剃得那麼乾淨,沒准是煮來吃了!

這些人小聲議論,張獵戶呵呵笑著沒有說話。江籬豎著耳朵聽,忽然覺得那小李子說的或許不假。這裡雖是凡人界,但到底離仙土不遠,控屍門當初便是建在仙凡交界之地,會有靈獸溜過來

也並非不可能。

一階靈獸豬猛,魔科,長相像野豬,全身硬刺,紅目獠牙,成群出現,攻擊型極強。若真是豬猛,這些村民就危險了,不過若是真的有豬猛出現,一階靈獸並沒有太多智慧,斷然不會第一天

出來之後就躲藏起來,它們更不可能怕張獵戶,除非……

除非將她扔到這裡的那個奸細,把這些豬猛給除掉了!如此一來,自然可以解釋為何它們都消失了。他能夠為素不相識的村民除去禍患,為何要傷害朝夕相處的同門呢?想到這裡,江籬心頭微微一抽,隨後深深吸了口氣,捏緊拳頭不再說話。

送到村口,村民便回去了。

張獵戶就加快了趕路的速度,兩個時辰之後就到了楓林山腳下,他回頭看了一眼江籬和江芭,隨後笑著道:「背著乾糧走這麼久的路也不帶喘氣的,你能走也就算了,倒沒想到這小白臉腳力也這麼好!本想著在這裡休息一會兒的,既然如此,繼續趕路好了,這楓林山險峻得很,就我上山,也得花個半日的功夫。」說完之後,他拋了個水袋出來,扔到了江籬的手中,「給,讓你那小相公也喝一口,臉蛋兒白得跟紙糊的一樣,他那白皮膚,能分你一半兒,你就不錯了……」

江籬接過水袋,從背後的包袱裡取出一塊肉乾遞給了張獵戶,自己也就著一塊肉乾吃了,隨後才走到江芭面前,心頭下了命令,讓他也嚼了兩口,喝了一點兒涼水。她心頭有些忐忑,吃了這些沒有半點兒靈氣的東西,江笆會拉肚子嗎?

活屍會拉肚子嗎?會嗎會嗎?她也是剛剛入門,對這些真心不太了解,也沒誰給活屍餵過這樣普通的食物啊!

過了一會兒,江籬就得到了答案。

江笆不會拉肚子,但是他吐了。並且他吐得很文雅,一點兒聲音都沒,等她回頭看他時,就見到他嘴角都是污穢,還是黑黑的顏色,胸前的衣襟都弄髒了,渾身臭烘烘的,偏偏現在的她已經無法施展除塵訣,只能撿了塊葉子給他擦了擦嘴,將胸口的黑色污穢也抹了抹,這樣一來,被太陽一曬,反倒更臭了。

前面的張獵戶自然留意著身後的動靜,他放緩了腳步,心頭歎了口氣,「怕是那俊俏公子被人弄傻了,所以才被那醜娘給救出來的,也是兩個可憐人。」這般心想著,張獵戶便覺得自己做對了一件事情,待回到家裡給惡婆娘說的時候,也有了些底氣。

酉時,金烏西墜。

江籬看到一座房屋建在一顆大樹之上,那大樹需要四人合圍,綠蔭如蓋,將周圍這一片都直接籠罩,夕陽順著樹葉的縫隙撒在站在平台上曬東西的女人身上,她穿著布衣釵裙,極為樸素,頭發上更是一點兒髮飾都沒,偏偏那些細碎的陽光就像是點綴在她身上的金飾,甚至比那些金釵步搖更加讓人覺得炫目。

江籬一直以為張獵戶所說的喜歡細皮嫩肉小白臉的惡婆娘是五大三粗的鄉野村婦,卻沒料到,那是個嬌滴滴的大美人。難怪要藏在這深山野林裡,這模樣,若是被凡間那些魚肉百姓的官員瞧了去,指不定得綁回去做妾了。

走得近了,那美人眉頭一挑,手在自己的裙子上擦了兩下,隨後便大聲吼道:「姓張的,你還知道回來!」

霎時,那副宛如畫中的美景瞬間破裂,張屠戶則一臉憨笑著戳了戳手,「媳婦啊,可想死俺了!」他拉著一根樹籐,身子一蹬那樹干,三兩下居然就上了平台,隨後伸手便要去摟那女子,那女子假意躲閃兩下,也被他摟在了懷裡,雖是一個勁兒罵他又髒又臭,卻也由著他連啃了好幾口。

「等等,那兩個是什麼人?」這個時候,張氏才看到了江籬和江笆,眼神凌厲地將兩人打量了一番,聽得那張屠夫在耳邊說的話之後,又用刀子眼將他們二人看了個遍。

「既如此,那就留下吧,我們這裡不養閒人,從今以後,家裡要燒的柴禾就交給你了。」她看著江籬道,等到視線轉移到江笆身上的時候,她皺著眉頭想了很久,緩緩道:「你,長得可真俊!」

然後,她沒再說什麼,轉身進了屋子。

長得俊,連活都不用幹了……

難怪在從前那個世界,帥哥的臉也是可以刷卡的……

江籬看著渾身上下髒兮兮臭烘烘的江笆,默默地無語了。

張獵戶他們只有一間樹屋,江籬只得自己找地方住,索性這裡都是參天大樹,她要再蓋一間也不難,頭天晚上就在樹上將就過了一夜,第二日一早,她便借了工具開始造房子,因為沒住的地方,張氏也開了恩,等她樹屋造好,再去砍柴,當然,這附近的樹是不能砍的,得去北面很遠的山坡上……

她不怎麼敢喊江笆動手幫忙,偶爾張屠戶來搭把手,這簡易的木棚子也搭起來了,晚上的時候她燒了鍋熱水洗澡,洗好之後出來,就看到江笆坐在樹底下,旁邊站著的是美艷的張氏,這聽她嘀咕道:「怎麼髒成了這個樣子,要不,洗個澡?這模樣俊的,可惜傻了……」

說著說著,她在江笆的臉蛋上摸了一把……

樹上,那張獵戶還在喊,「媳婦兒啊,人家醜娘都出來了,你就別動手動腳了!」

「摸一下又不少塊肉!」她哼了一聲,轉身走了,江籬在原地站了許久,又去打了桶水出來,選了個背靠大樹的位置,把江笆的衣服剝了,隨後將他塞進了木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