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江籬的手死死地攥著沉錦,兩人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回跑。

他們從城門出來走了很遠的路,一路上遇到的危險也不算少,來時一群人一起沒有大礙,此時回程就顯得驚心動魄了些。

然而走了好遠,耳邊似乎還聽得到吞雲獸的吼聲和那些人的撕心裂肺的慘叫,因此江籬一刻也不敢停。

沉錦這時也爭氣,明明累得臉色發青渾身冒虛汗,也咬緊牙齒一聲沒吭。而且他還能認路,關鍵時刻能夠指明方向,在這一點上,江籬拍馬不及。

「快到了!」

出了這林子,在過一座石橋便能回到萬象城。遠遠看著那兩根高聳入雲霄的烏黑石柱,江籬懸著的心才落了回去。

然就在這時,她腳下一滑,踩到了繩子一樣的東西。

「啪!」一株攻擊性的靈植千籐草頓時耀武揚威地揮動長籐,直接抽了江籬兩鞭,她一時鬆懈沒有躲過,後背火辣辣的疼。

那千籐草倒是不殺人的,她踩踏了被抽也是倒霉,江籬忍著疼給那草葉道歉了,那千籐草才縮了籐蔓讓了路,江籬牽著沉錦過去之後沒走多久就上了石橋,這才徹底鬆了口氣。

她與沉錦同時回頭,看著那茂密的樹林,江籬心有餘悸。

而這時,沉錦忽然開口道:「姐姐,你剛剛給那草葉道歉,它能聽懂?」

「別看那草葉不起眼,千葉籐是四階後期的靈草,已經初具了靈智,當然能夠聽懂了,千葉籐用來煉制軟鞭最好不過,那一株的話,能夠有用的籐蔓有十多根,至少能值兩塊中品靈石。」

一塊中品靈石等於一百塊下品靈石。

而一塊下品靈石,也就是當初他們進入萬象城所需要的費用。

「要是我們能抓了那籐蔓……」沉錦話未說完便被江籬打斷,「千葉籐雖不主動害人,但四階靈植豈是我們能對付的,就先前那一隊人遇上千葉籐,也得繞著走。」

說道那一隊人,江籬就覺得心肝兒顫動,小腿肚子都一抽一抽的。

吞雲獸的傷勢早就恢復得差不多了,那群人最高也不過煉氣十層修為,此時恐怕早已全軍覆沒。

江籬往年殺只雞都不敢,滅門之後便能擰斷山雞脖子生吞活血,現在又害死了這麼多人,她心頭竟沒有什麼感覺。

有點兒空落落的,沒有悲傷自責,也沒有殺了壞人的興奮,像是有些麻木了。

江籬沒有再看,密林森森,陽光也透不過的那些層疊樹葉底下,不曉得藏有多少陷阱,那紅褐色的土壤裡,又不知道埋了多少屍骨。

她輕歎一聲轉身往萬象城走去。

江籬身形單薄,背後被抽了兩鞭,衣衫已經破了,沁出的鮮血把周圍的衣服都染成了紅色。

沉錦跟在她身後,看著那背上的污血,大大的眼睛此時瞇成了一道細縫,他眼眸狹長,瞇起眼睛的時候眼尾上挑,明明小小的年紀,平素眼睛瞪得大大的單純可愛,這個時候,就顯出一些與年紀極不相稱的邪魅了。

他想起了凝香園的紅梅。

季節過了,那些花瓣沒有被寒風吹散,卻被時間打磨,原本的鮮艷變得污濁不堪,一場雨落下,濕漉漉的黏在枝頭上,看起來格外的礙眼。

凝香園是冷宮,裡面只有梅花,開得越艷,吸的血也越多。

沉錦搖了搖頭,將那些不好的回憶都趕出了腦海,隨後他長睫撲扇幾下,小跑著跟上了江籬,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姐姐,你背還疼麼?」

江籬一直忍著疼,此時被問起來,倒嘶了兩聲。兩人進了城之後暫時回到了那一片棚區,江籬從包袱裡摸出一瓶藥膏,她得簡單處理一下傷口。

這樣的傷吃丹藥可惜,江籬脫衣服的時候只覺得那衣服上都沾了血肉,黏糊糊的一扯就疼得她直吸氣。好不容易將衣服脫掉,她用手指蘸了藥膏,一頭扭著往背上擦藥,那兩道鞭痕很長,橫穿了整個後背,她能抹到兩邊的位置,中間卻有些麻煩了。

就在這時,江籬看到沉錦掀開簾子走了進來。

他臉上本是帶著笑,在看到江籬背上的傷之後,一雙眸子裡頓時湧出了哀傷的情緒。那悲傷的情緒又深又重,從眼睛裡透出去,直接能夠傳遞到對方的心底,就像是在那一瞬間,能夠感受到,理解到他的想法一樣。

江籬本是繃著臉,雖然對方只是七八歲的小童,但她現在這般光裸著,也不願讓人看著,她正欲呵斥,看著沉錦水濛濛的星眸,一時又怔了一下。

「姐姐!」沉錦快步過去,一把搶過了江籬手裡的藥瓶,他聲音有些哽咽,卻強忍著不落淚,鼻音有些重地道:「我幫你擦藥,每次都是姐姐護我,姐姐受傷……」他看著江籬,一臉鄭重,「姐姐我要好好修煉,日後護你長生,讓你無憂!」

藥膏是冰涼的,沉錦的手指卻格外的燙。

他手指滾燙的溫度直接灼在她的肌膚上,動作輕柔,食指擦藥,另外的手指卻有意無意地拂過她的皮膚,帶出一種很奇怪的異樣。

江籬臉都扭曲了。

她現在也不過十三歲而已啊。她還是個小姑娘,別人都喊她臭丫頭死丫頭的!沉錦追著叫她姐姐,她也不過堪堪比他高了一個多頭,現在這種奇怪的感覺是鬧哪樣!

兩個都是小孩子而已,是她想太多了嗎?但總覺得沉錦的動作很奇怪啊,小孩子不是下手很沒輕重的嗎,怎麼擦個藥也能擦得這麼旖旎啊!

江籬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身子也直接哆嗦了一下。

「姐姐……」

那稚嫩的童音在耳邊響起,江籬默默忍了,只是硬邦邦地問了句,「好了嗎?我要穿衣服了,冷。」

語氣有些生硬,誰都能聽出她不太高興。沉錦的手微微一顫,他將藥膏蓋子蓋上之後,輕聲道:「恩,好了。」

江籬沒回頭,「那你先出去,我穿衣服了。」

「嗯!」身後傳來的聲音細若蚊足,江籬感覺到沉錦退出去之後,這才取了衣服穿上,等她收拾妥當,便將在那石洞裡摳的那塊青苔一樣的東西拿出來看。

的確是青苔的顏色,軟嘟嘟的,入手十分滑膩。江籬仔細看去,就覺得那像是一片木耳。

她仔細嗅了一下,聞著一股淡淡的清香,那味道,有點兒像茉莉花香。用手指輕輕擦了一下表面,便發現她手指上也染了一縷青色,江籬忽然想起什麼,她到棚子邊上,就著那從木頭縫隙裡的光,把木耳放了上去。

這一下,那青苔一樣的東西在陽光下緩緩蠕動,又漸漸變得透明起來。江籬頓時格外驚喜,這是四階靈藥——紫耳。

雖然被她胡亂摳了下來,但就衝著四階靈藥的名頭,價值也不算低,至少,能夠他們在萬象城內討生活了。

江籬帶著沉錦去了萬象城內最大的藥鋪,將紫耳以一塊中品靈石的價格賣了,緊接著兩人又直接在城內住了個店,萬象城內這些產業都屬於城主,受到城主保護,這樣一來他們也就安全多了。

等到把住的地方安排妥當,江籬又帶著沉錦去了這裡購買修煉功法的通天樓,她本想給自己和沉錦都選一門稍微好點兒的入門功法,奈何看了價格,才知道她的想法有多天真。

一塊中品靈石也就是一百塊下品靈石,住店這些一日一塊下品靈石,這最低階的修煉心法,竟也需要二十塊下品靈石,且不能抄錄,也不能兩人一同研習。

她從前雖是控屍門弟子,但沒殺過人,修煉的心法也是最底層的控屍門斂魔心經,唯一的用處是讓體內生出星點兒魔氣,好注入屍體之中煉制屍身,這是最基礎的東西,她也只學過這個,對於其他的,能夠增強自身實力的,她一概沒學,也並無人教,所以江籬也是需要修煉功法的。

她在那邊挑挑揀揀,總算是選了兩個低階的修煉心法,買了之後身上就只剩下了20塊下品靈石,財產就縮水了大半。

兩人擠一間房,也只能住二十天。更何況,還得吃喝,還要修煉呢!

江籬憂心忡忡地出了通天樓,還未出得大門,就聽得有人議論,「天啊,那是滄瀾仙宮的人!」

就在這時,她身旁沉錦忽然衝了出去,等到江籬追趕出去的時候,她愣在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