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小疤臉!」張老大看著江籬,笑容有些陰森,「以後你就叫這名兒了。」

長成這副德行,怕是沒哪個修真門派會收,那些仙門弟子男的豐神俊朗女的眉目如畫,就算稍微普通一些,也不會醜成這樣。

是以,這小疤臉沒有任何前途,最是適合做誘餌的。

「你是如何進入煉氣期的?」他們這些從凡間界過來的,能夠走到這裡,多多少少都有些機緣,譬如他是從祖傳的一卷畫冊之中找到了一個殘缺的修煉口訣,也有人是巧合撿了個法寶,這小疤臉是什麼機緣,若是法寶修煉口訣之內,定是要想法弄到手的。

江籬磕磕絆絆地道:「我爺爺是個大夫,我經常上山採藥,誤食了一株草藥之後,就,就覺得渾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勁兒。」

「說,那草藥是什麼樣子的?」

「那草藥葉子是鋸齒狀,一共有六片葉子,兩片赤紅,兩片金色,還有兩片紫色……」在張老大懾人的目光下江籬硬著頭皮道:「當時看到那草葉像是受到了蠱惑一樣,只覺得好香好香,就控制不住吃了。」

「吃了吃了!直接吃了!」張老大狠狠地抓著她的肩膀,恨不得把她骨頭給捏碎了。

「三階藥草赤金紫,就被你那麼直接給吃了!」他深吸口氣,暗罵了聲晦氣。

張老大不覺得區區煉氣三層的小姑娘能在他威壓之下撒謊,也就信了江籬的話,他頓了一下道,「你爺爺是大夫?」

「嗯。」江籬連忙道:「我也是大夫。」

她眼睛一轉,隨手指著那角落裡的草葉子驚喜地道:「那是雲芽,是很珍貴的藥草!」

「這等凡草,有何珍貴!」大漢陳河冷哼一聲,瞪了江籬一眼。

江籬一抿唇,「家裡祖傳的草藥圖譜上有好多草藥我都從未見過,爺爺說是這裡才有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識一下。」

張老大頓時眼前一亮。

他們這群人都是一些剛剛入門的修士,每次出去都有人受傷,偏偏萬象城那些丹藥店他們是光顧不起的,若是有個能治傷的,倒也算解了燃眉之急。他們對修真界的草藥也不算太熟悉,若是她當真能分辨得出,便勉強留在身邊得了。

想到這裡,張老大又喚沉錦,「臭小子過來!」

吞雲獸哪怕傷了,他現在也是不敢輕舉妄動的。

尋引羅盤瘋狂轉動,證明那吞雲獸已經距離不遠,這黑洞就是吞雲獸養傷之地。

吞雲獸沒有出來,大概就是因為受了重傷的緣故。

沉錦小臉煞白,雖是害怕得身子微微顫抖,卻仍舊走了過去還站在了江籬前面一步。

在張老大說話的時候,旁人已經在洞口布置了簡單的陣法和陷阱,只等人把吞雲獸給引出來了,因此,這時候大家的視線在江籬和沉錦身上轉了又轉,又紛紛看向了沉錦。

誰都會選一個會治傷的,哪怕她醜了點兒。

至於那小男孩細皮嫩肉的,吞雲獸恐怕更喜歡。

沉錦很聰明,此時已經明白發生了什麼,他牙齒咬著嘴唇,眼睛睜得大大的,一眨也不眨,就像是忍著淚水一般,就怕眼睛眨動,那盈滿了眼眶的淚水就落了出來。

「拿著這個。」興許是看他可憐,之前那女修遞了柄匕首給他,「去吧!」

那匕首只能說是鋒利,也並非修真界法寶。

沉錦接過之後,聲音堅定地道:「姐姐,我會回來的。」說完之後,他沒回頭,徑直往洞內鑽了進去,他其實怕得厲害,從後面能夠明顯得看出雙腿在抖動。

只是走了兩步,就被江籬給拉住了。

沉錦還不是修士,他這麼進去,必死無疑,吞雲獸是四階,哪怕重傷,也能輕易碾死一個凡人。

她表明自己的能力,倒不是想獨自活命,推沉錦去送死,而是想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至少,等下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這些人會救她。

「我去!」

江籬沉聲道,她扭頭看了一眼張老大,「他是我弟弟。」

她能夠從四階高等靈獸黑蜘蛛的手裡活下來,並且奪了它的靈石,這個時候想來從重傷的吞雲獸口裡逃生也並不困難。

至少,她還有活下去的幾率,但是沉錦進去的話,必死無疑。

而且,吞雲獸的愛好是收集靈物,它那巢穴之中,恐怕有不少的好東西,她先進去,沒准還能得點兒機遇。只是那黑洞深幽,神識也無法看清裡面到底情況如何,只能摸瞎進去了。

「倒是個重情重義的。」張老大點點頭,「那你去吧!」

江籬鑽進了黑乎乎的洞口,剛一進去就覺得有些異樣。

難怪沉錦抖得像篩糠一樣,這洞口一進去,就感覺到幽幽寒氣從裡面傳來,冷到了骨頭縫裡。

她貼著石壁緩緩前行,與此同時,也施展了斂息之術和靈氣護壁。她神識比一般的修士都要強大的多,在外面的時候她都看不透這黑洞深淺,自然也不擔心張老大他們發現她能夠施展仙法了。

「滴答,滴答……」

有冰涼的水滴到了江籬的鼻梁上,又順著鼻子滑到了嘴皮,她只覺得鼻尖嗅到了極為濃郁的靈氣,舌頭下意識一卷,竟將那滴涼水給吞進了肚子裡。

那水滴靈氣濃郁,竟像是仙露一般。江籬一時沒有繼續往前,只是原地等了許久,也未曾再接上一滴。只是站得久了,她發現這石壁上滑膩膩的,伸手一摸,竟摳下了一塊青苔。

似乎是很有靈氣的青苔,黑黢黢的她也看不真切,索性將那青苔收進了儲物簪子裡。

也就在這時,江籬聽到那黑洞深處傳來低低的嘶吼聲。

江籬頓時心頭一緊,「被發現了?」

她取出自己的匕首,小心翼翼地往前,又往內深入一些,神識便不像之前那般只能看到一片模糊和混沌,前面有了微弱的光。

嘩啦,嘩啦,有點兒像拍打水面的聲響。

水聲太大,之前動物的嘶吼聲被徹底掩蓋了。江籬不太敢繼續往前,她神識勉強繼續延伸,終於看到了那隻吞雲獸。

吞雲獸身形不大,長得也很漂亮,乍眼一看,像是一匹白馬。只是它足下蹄上有雲紋,奔跑間騰雲駕霧,若是性格溫順定受修真界修士喜愛做為代步坐騎,奈何其性子極為暴虐,寧死也不願降服。

吞雲獸的馬蹄是煉制飛行法寶的好材料,價值不菲,它的尾巴則能制作弓弦,不曉得是不是脾氣爆照的緣故,它的心臟處的血液更是煉制霹靂彈的材料,因此,吞雲獸價值極高,恐怕也只有滄瀾仙宮的人才會看不上眼。輪得那群人來撿漏。

吞雲獸正在那水潭裡邊翻滾,江籬發現那水潭裡的水靈氣濃郁,就跟她剛剛喝道的差不多,而正是這靈泉的緣故,吞雲獸的傷勢,並沒有她想象的那麼重。

它的確受傷不輕,但想要弄死外面那一隊低階修士,恐怕也並不困難。

……

能夠殺掉那蜘蛛是因為她有霹靂彈。如今她護體寶甲毀了,又沒有那殺手鑭,自然不敢與其硬碰。

不管怎樣,江籬都不敢往前了,她如果一直不出去,張老大他們肯定會把沉錦也派進來,這黑洞之中神識難以探測,她到時候到前面去守著,兩人躲在這山洞之中,總能挨過一段時間。

那吞雲獸還在養傷一時半會兒不會出洞。

而張老大若是繼續派人進來,這裡的地勢也算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她若把人殺了,張老大他們恐怕也沒勇氣繼續派人進來挑戰吞雲獸。說到底,都是些為了利益聚在一起的低階修士,大家都渴望進入修真門派修煉,而不是在這裡白白喪命。

想到這裡,江籬收回神識,悄悄後退。然而就在這時,那在水中泡著的吞雲獸突然昂起腦袋,朝江籬的方向看了一眼,

江籬頓時一陣心悸!

糟了,被發現了!

計劃趕不上變化,江籬只能撒丫子狂奔了!

她靈氣瘋狂運轉,腳下生風,只覺得背心冰涼,被一股懾人的冷意緊緊鎖住。

她完全不敢回頭,看到洞口之後,江籬大喝一聲,「來了!」

守在洞口的眾人立刻開始攻擊,江籬都險些被打中,而那吞雲獸則被阻了一阻。趁此時機,江籬一把拉過沉錦,竟是頭也不回拽著他一路狂奔!

那群人,這個時候,完全無法分出心神來管那逃走的小疤臉!

看到吞雲獸本是狂喜,奈何受了幾擊之後,才曉得對方的實力有多強,張老大看著轉眼便死了幾人,目中滿是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