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萬象城內,一派繁華。

雖是入了城,但想要找個地方住卻是不容易的,江籬和沉錦住不起店,大著膽子問了一下穿著萬象城服飾的巡邏修士,才知道城北搭建了一排簡易的草棚,那些來尋仙又沒有本錢的人,大都聚集在城北的草棚之中。

兩人得找個地方落腳,自然只能往城北去了,這段時間外面霧氣未散,通過仙凡交界的天然屏障來到修真界的凡人並不多,草棚裡都是空蕩蕩的,江籬和沉錦選了一間落了灰,應是很久無人居住的棚子住了進去,兩人將裡面打掃得乾乾淨淨,也花費了不少的力氣。

夜裡,江籬和沉錦各鋪了個草甸子睡了,萬象城宛如春日,這夜間並不冷,江籬明明覺得應該警惕些,但耐不住太睏,經歷了一場戰鬥讓她消耗極大,終是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日一早,江籬叫醒了沉錦之後,便從包袱裡取出冷面餅子遞給他。她還未到能辟穀,沉錦更是如此,兩個說起來都還在長身體的時候,光吃那硬得像石頭一樣的餅子並不靠譜,只是這個時候,沒錢沒方向,只能一切將就著了。

吃過早飯之後,沉錦便想去打聽滄瀾仙宮修士的行蹤。

兩人剛剛鑽出棚子,就看見一行人匆匆過來。

領頭那個穿青色長褂,腳蹬黑色金邊靴子,年紀二十五六的樣子,粗眉細眼,眸子狹長眼尾下挑,只看面相便覺得此人有些陰險。

江籬並非以貌取人之人,因為她本身都長得有些慘不忍睹,但來人給人一種凶煞的邪氣,作為一個修士,江籬還是有所感應的,她拉著沉錦退回草棚想要避開那群人,卻不料,對方注意到她與沉錦之後,直接朝他們走了過來。

「站住!」

領頭那男子怒喝一聲,江籬便覺得身子一沉,旁邊的沉錦更是臉色發白,雙腿微顫。

對方應該有煉氣後期的實力,他身後那些人也差不多是煉氣初期,江籬不過才煉氣三層,實力相距甚遠。

「新來的?」領頭男子身後一人問道。

「嗯!」江籬剛剛回答,臉上就被人扇了一巴掌。

「長得這麼醜,出來嚇人喃?」打她的是個大漢,那漢子一巴掌將江籬的臉都扇腫了,疼得她直吸了幾口冷氣。

「呲牙咧嘴真是噁心死了。」大漢又道,再揚手時,就見她身旁那小豆丁撲了上來,「不要打我姐姐!」

「喲,在老大的威壓之下還能動?」說話的是一名二十多歲的女修,模樣長得不錯,身上的衣服穿得有些暴露,露出了近半的雪白胸脯。

「煉氣一層都沒?」那女修說完之後眼睛一亮,「是個好苗子。」

領頭那人將沉錦上下打量了一番,忽然笑了一下,「既是新來的,就入了我們的隊伍好了。我是這裡的頭兒,大家都喊我一聲張老大。我們這些人來自於五湖四海,聚在一起是緣分。大家都等著明年春天那些門派來納新,目的也是一樣的。你們新來的對這裡不熟,跟著我們能少走些彎路。」他語氣誠懇,眼神卻格外銳利。

「老大邀請你們是你們八輩子修來的福分,還愣著做什麼,快叫人?」

大漢又伸了手要去打江籬的頭,卻被張老大阻止,「都是自己人了,還這麼凶做什麼!」

言下之意,若是不答應就不是自己人,江籬和沉錦恐怕不死也得褪層皮了。萬象城倒是不准亂殺人的,但這城北棚區基本沒人管,從這裡往前走不遠,過了木橋就出了城,城北外面是一片密林,若他們要對江籬和沉錦動手,直接帶到密林裡,打死都沒人管了。

想到這裡,江籬咬了咬唇,正要開口叫人,就見沉錦已經揚起臉道:「老大。」

他顯得很膽怯,眸子裡都有了水汽,但此時卻叫得很大聲,還很認真地深深鞠躬,「拜見老大。」

沉錦拉了拉江籬的衣袖,示意她一起。

江籬自然也得叫了,只不過她叫了之後對方完全沒有好臉色,旁邊那女修還哼了一聲,「不識抬舉。」

……

這一隊人是要出城去獵殺靈獸的。在萬象城裡要吃要喝要修煉,不出去獵殺靈獸是不行的。領頭張老大的修為江籬還看錯了,他現在是煉氣十層,一心想在納新時節突破到凝神期,所以更是要去外面尋找資源了。

「走吧,跟我們一起去見見世面。」張老大說完之後,示意江籬和沉錦跟他們一道出城。

雖心中不願,這個時候卻是別無他法了。萬象城龍蛇混雜弱肉強食,他們運氣實在不好,第一日就遭了大劫。

兩人小心翼翼地跟在隊伍中間,前後都有人圍著,想要逃跑很明顯不可能。沉錦牢牢抓著江籬的手,他手心裡都滲滿了汗,臉色也有些發白。

出了城,沒走多久就進了林子。

這已經是修真界,密林之中有靈獸出沒,一行人自當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放鬆。走在前面的是那個大漢,他手中拿著一方羅盤,卻不知道到底是何物,有何用處。

江籬觀察了一會兒之後就發現,大家一直在跟著羅盤上的方向走,他們在找什麼?

轉了一會兒之後,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黑黑的山洞。站在洞口面前,那羅盤的指針便瘋狂亂轉,儼然是失靈了。

「應該就是這裡了。」

這一行人目的明確,然而江籬和沉錦什麼都不知道。

江籬神識掃過那山洞,只覺得深不可測,似乎裡面有沉重的呼吸聲,待她仔細去感應,卻又察覺不到了。

她心頭直跳,眼皮也跳得厲害,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腦子飛快地轉,這群人把他們帶過來,沒准就是想拿來做炮灰的。她想了一下,看了旁邊一個看起來面善一些的人細聲細氣地問道:「大哥,我們是來做什麼的?」

那人瞟她一眼,「莫要多問。」

之前那女修回頭過來剜了江籬一眼,「自是來尋寶的,尋了寶貝分你一星半點兒,也夠你在萬象城舒舒服服的過上幾天了。」

……

他們這次來找的是一隻四階後期靈獸——吞雲獸。女修身上還有點兒傷,想到吞雲獸,她便覺得心頭不太舒服。那是她發現的,如今卻只能帶著大家一起過來。

以他們這些人的實力,想要對付吞雲獸是絕對不可能的。昨日她與陳河五人偶然撞上吞雲獸,只一照面便折了兩個人,慌忙逃竄的時候遇上了滄瀾仙宮的修士,人家隨意一劍便將吞雲獸重創,之後飄然離去。

他們當時是准備趁機殺死吞雲獸的,奈何那時已是黃昏,天色極暗,且他們剩下的三個身上帶傷,實在沒膽對抗吞雲獸,只能回來稟了老大,糾集了人馬,一同去找那重傷的吞雲獸。

陳河就是那打了江籬的大漢,他昨日恰好收集了一點兒吞雲獸的血,放入那尋引羅盤之中,這才找到了吞雲獸的蹤跡。

「你,過來!」江籬和沉錦,很明顯,張老大更看不順眼江籬,他沖江籬勾了勾手指,命她站到自己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