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黑蜘蛛一時摸不清江籬的底細。

它已經具有智慧了,剛剛那人類拋出的東西極為厲害,將它用靈氣凝結的銀絲全部炸斷,使得它也受了點兒傷,這個時候,它自然不會輕舉妄動。

它潛伏著靠近的時候,被她發現反手一刀,在一條腿上劃了道小口子,現在又被傷了根本,這人類實在是弱小得很,一隻螞蟻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傷了它,這讓它極為憤怒。

小眼睛轉動幾下,黑蜘蛛吐出的萬千蛛絲在空中凝結在一起,形成了一條巨大的長鞭,朝著那人類猛抽了過去。

江籬見勢不妙立刻跳開,奈何以她現在的實力,哪裡躲得過四階靈獸的全力攻擊。江籬被那長鞭掃中,身上的靈氣屏障又暗了幾分,余下的力道仍是將她抽了個皮開肉綻。

江籬發出一聲慘叫,那聲音落在黑蜘蛛耳朵裡,便動聽猶如天籟。

它頓時極為興奮地揮舞銀鞭,也不靠近了,就用那樣的方式將渺小的人類抽得渾身是血,哀嚎連連。

它開始享受戲弄獵物的樂趣了。

不多時,江籬身上的靈氣屏障就徹底消失,她的護體法寶,在第一戰時,就被敵人給暴力摧毀了。

一開始的時候,還能感覺到疼,深入骨髓的疼,她從前最怕疼,如今,卻是深刻地體會到了生不如死。

被抽到後來,身子已經麻木了,支撐她堅持下去的,唯有小心收藏著的那顆霹靂彈,那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她不能死。

她答應過師父,要好好活下去的!她要替師父他們報仇的!

江籬雙膝一軟,癱倒在了泥坑之中。她周身氣息極弱,應是昏了過去。

黑蜘蛛並沒有立刻靠近,觀察了一會兒之後,才吐出蛛絲將江籬拖拽到面前,緊接著用蛛絲將她纏住。

人類的軀體比刺尾獸要大得多,黑蜘蛛只有臉盆大小,它爬在了逐漸被蛛絲淹沒的人類身上。

黑蜘蛛又叫食髓蛛,它最愛的食物,自然是動物的腦髓。這個時候,它趴在江籬身上,張開大嘴,從口中吐出一根長長的吸管狀口器,對著江籬的頭部就要扎下去。

就在那千鈞一發之時,江籬手指一動,射出了那枚霹靂彈。

霹靂彈正中黑蜘蛛口中,轟的一聲炸開之時,江籬雙目緊閉,身子原地一滾。那些捆住她的蛛絲,關鍵時刻倒是救了她一條性命,抵擋了大半的衝擊。

黑蜘蛛被炸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江籬身上的蛛絲也隨之消失,想來,那蜘蛛是死絕了,否則的話,她身上的蛛絲也最多會斷裂,並不會完全消失的。

江籬掙扎著爬起,踉蹌地走到了黑蜘蛛的旁邊,這個時候,她也不覺得四分五裂的屍體噁心了,在那些爛肉堆裡翻找,江籬總算是摸到了黑蜘蛛的晶石,四階靈獸的晶石是橢圓形的,像是一顆鵝卵石,那是海一樣的湛藍色,晶瑩剔透,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四階靈獸的晶石,已經屬於中品靈石了。她收了靈石之後,又看到了之前被黑蜘蛛裹住的刺尾獸,此時刺尾獸也早已死絕了,身體外面的硬刺都被那些蛛絲完全溶解,成了一個血肉模糊的圓球,江籬勉強挪過去,用匕首將圓球裡的晶石也給挖了出來,做完這一切之後,她才鬆了口氣,癱倒在地,哆嗦著拿出幾株靈草嚼碎吞下。

此地不宜久留,找回了一點兒力氣,江籬便將那兩具屍體都扔進了泥坑裡埋了,之後才拖著滿身傷離開,尋了一處有水窪的角落,用入門級的手法勉強擺了個破陣,這才就著水潭裡的水清洗了一番。她身上全是血和泥,剝開衣服,底下是一道道的鞭痕縱橫交錯,像是蜘蛛網一樣。

江籬想了想,從木簪中掏出一顆丹藥服了,這才披了衣服開始打坐調息。

木簪裡的東西都是張氏給的,裡面的丹藥僅有十顆,她一直都不捨得吃,但這一次傷勢太重,若不服藥,恐怕得養上一年半載,因此這顆丹藥不能省。

那是四階後期的靈獸啊,她竟然將它殺了,還奪了靈石,想到這裡,江籬有些興奮,修道艱難,然雖她資質極差,卻終有翻身之時。她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只會躲著偷偷哭泣的江籬了。

體內靈氣運行了三個周天,身上的傷勢也恢復了不少。張氏的靈氣丹品階恐怕不低,至少超過中品,否則的話不可能這麼輕鬆就治愈了黑蜘蛛所造成的傷。江籬換了一身衣服之後將那簡易陣法踢開,這才從山石背後走了出來。

此時已是黃昏,太陽已經落到了山坳裡,天邊的火燒雲紅彤彤的,變幻出各種各樣的形狀。江籬默默看了一會兒,這才起身返回來處。她恢復得不錯,一路小跑前行,一個時辰不到,便翻了座山,又下到了山路邊。

靠近沉錦的時候,她稍稍的收斂了一下氣息。前段時間日夜練習的斂息術倒是有了效果,之前也是靠著這斂息術瞞過了那靈獸,當然,靈獸輕敵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她運氣極好,若是重來一次,此時指不定已經進了黑蜘蛛的肚子。

沉錦此時正沒精打采地靠著大青石,雙手攏在袖子裡,嘴唇緊緊咬著,神情極為落寞。

看到這樣的沉錦,江籬又放心了一些,是不是她警惕太過了,對方即便是個富貴人家的小公子,撒了個小謊來尋仙,也算不得什麼。

想了想,江籬收了斂息之術,撥拉草葉發出簌簌的響動,腳底下也踩了枯枝,發出咯崩一聲脆響。

沉錦耳朵尖,聽得響動立刻站了起來,扭頭看到了江籬,臉上頓時笑開了花,他從青石上跳下險些崴了腳,朝著江籬沖了過去,江籬也是笑著走到了山路邊,與他撞了個滿懷。

「姐姐,你回來了,你受傷沒?」

「姐姐你去了這麼久,擔心死我了。」

「我沒事,我還獵了刺尾獸!」江籬沖沉錦眨眨眼,「刺尾獸是二階靈獸,我們去看看交一顆能不能進萬象城。否則的話,又只能在城外歇一晚了。」

這邊地界不比滄瀾湖,靈獸更加凶猛,夜間必定危機四伏,他們若是能入城內,自然要安全許多。

沉錦眼珠一轉,「姐姐,我去試試。」

見江籬詫異地望過來,沉錦胸有成竹地道:「守門之人要求的是一人一顆一階靈石即可,我們兩人拿一顆二階靈石,說起來還是他們賺了,總不會如此不知變通吧!」頓了一下,他又道:「當初渡湖,那老龜恐怕是見我資質不錯,有心結交……」

沉錦眨了眨眼,臉頰鼓鼓的像個小包子,「沒准他們也一樣呢!」

沉錦說得也在理,江籬便同意了。

兩人走到城門口,沉錦便笑嘻嘻地沖守門大漢行了禮,之後遞出了二階靈石,興許是見他資質不錯,那守門大漢將兩人打量了一番之後便放了行,末了還感歎了一番,「不知道這姐弟的情誼入了這修真界,又能支持多久。」

兩人資質雲泥之別,日後所見天地自然不同,一個能被修真大派收做弟子,另一個,恐怕就只能做個底層散修了,這樣的兩個人,不管初時情誼有多深,總歸是要分道揚鑣的,在這萬象城守了這麼久,他算是看盡了世態炎涼人心善變……

守門人的聲音並不低,沉錦和江籬都聽得一清二楚。

江籬並沒有多說什麼,因為她覺得對方說的並無不妥,倒是沉錦攥緊了江籬的手,他的手心裡都有黏濕的汗。

「姐姐。」沉錦還年幼,聲音像個女孩兒一樣,清脆得有些尖銳。「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姐姐。」

沉錦揚起臉,看著身邊的江籬,眸子裡盛了夕陽的紅光,使得他眼睛裡也有了一片晚霞。

「以後姐姐進什麼門派,我就進什麼門派。」

江籬沖他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夕陽下,她臉上的疤倒是更顯眼了,這樣的笑容,著實有幾分嚇人!

或許,這沉錦,當真是她的貴人呢!江籬神色柔和,此時,算是真正的接納了沉錦了,至少,她會去試著相信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