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要入萬象城,每人需得交上一塊靈石。

守門人說,萬象城外的這幾座高山上都有靈獸,若是連一隻靈獸都獵不了,就趕緊打道回府了,尋什麼仙修什麼道。

江籬只得牽著沉錦上山獵靈獸。

她身上只有一柄砍柴刀。以往對付那些普通的野獸還湊合,對上靈獸就有些吃力了,不過現在她煉氣三層的修為,若是遇到低階靈獸還是有一戰之力的。

要獵靈獸,自然不能走上山的大路,江籬讓沉錦尋個地方坐著等她,哪曉得沉錦死活不肯,要與她同進同退。

「姐姐,我也能幫上忙的!」沉錦下山的時候用溪水淨了臉,粉雕玉琢的小臉蛋上,一雙眼睛像黑曜石一樣閃閃發亮。他皮膚生得白,濃眉大眼,臉頰上肉呼呼的,像是年畫裡鑽出來的小童。

這樣的小童,就是那種富家人裡才養得出的小公子,他奶奶怎麼會看不起病呢?若是江籬真是一個剛剛入世歷練的小姑娘,還真有可能被他蒙騙了,但她本是穿越者,又遭遇了滅門慘禍,她深愛的門派中有奸細,她的小相公江笆也灰飛煙滅,這個時候,哪裡會輕易地相信他人。

帶上小童,也是互利互助罷了。

開始的時候施救,是因為她總歸心善,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見死不救恐會良心難安。

而小童資質極好,能夠結個善緣也是福氣,張氏說南方遇貴人,沒准就是他也說不一定。

那小童如今這般黏她,何嘗不是想尋個依靠,哪怕他資質極好,在現在還未入修行門檻,隨時都可能夭折。

想到這裡,江籬鬆了手,小聲安撫沉錦道:「山裡靈獸凶猛,我怕照顧不了你,姐姐一定會獵到兩塊靈石,我們一起進萬象城!」

她眼睛眨了一下,隨後伸手在沉錦額頭上點了一下,許是覺得還不夠,江籬低下頭,用額頭撞了一下沉錦的額頭,這等動作讓沉錦瞬間愣住,江籬笑得靦腆,心中卻是有了計較。

只是下一刻,沉錦眼睛裡蓄了淚水,直接伸手將她攔腰抱住,哽咽著道:「姐姐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在這兒等你。」小手揪著她的衣服,把她攥得緊緊的!

「恩!我先進去了。」江籬說完又從包袱裡拿出一張硬餅和一些肉乾出來放到他手裡,「我很快回來!」

說完之後,江籬一頭扎進茂密的林中。

雜草有半人多高,她揮舞著柴刀開路,走了許久之後,才停了下來。

是她想多了嗎?

先前她將嚼碎了的藥草放入沉錦口中,他醒來的時候似乎是偷偷作嘔過,而且小童哪怕精明,言行之中偶爾也會透出對自己的鄙夷,她的那張臉如今算是最好的試金石了,因為醜陋,所以能檢驗真心。

只是在她去抱沉錦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他的抗拒,要麼就是偽裝得太好,連神魂比較強大的她都能完全瞞住,要麼就是他的確沒有那些想法,是她自己把人心想得太復雜。

江籬歎了口氣,神識感應了一下四周,沒有發覺異常之後,這才從頭髮上的木頭簪子裡取出了一柄匕首。

那匕首是半月形,靈氣注入之後,能夠發出風刃,雖是品階不高的法寶,對付低階靈獸卻是比柴刀好用多了,而在這散修聚集的萬象城,沒有法寶的人大有人在。此時沉錦不在,江籬才放心拿出來用!

這邊山上靈獸等階應該不會太高。

修真地界外圍,靈氣相對稀薄,靈獸的等階自然也高不到哪裡去。雖說如此,江籬也是格外小心,只是爬到山頂,又下山坳處,都沒看見靈獸蹤跡。想了想,她沿著那條小溪一路往前,終於在溪邊看到了一隻喝水的刺尾獸。

刺尾獸是二階靈獸,後背布滿硬刺,唯有肚皮柔軟,刺尾獸的攻擊手段就是它身上那些硬刺,它能夠射出飛針,將敵人戳成個馬蜂窩。

好不容易碰到個靈獸,還是這麼棘手的。

刺尾獸的戰鬥力極強,而這一隻的硬刺還帶著紫芒,那是進階三階的徵兆,江籬不敢與其對抗,遂小心翼翼地准備退開。

只是她剛剛後退了沒幾步,就突然感覺到後背傳來一陣懾人氣息。江籬立刻反手一刀,隨後瘋狂往前躥出。

她神識是不弱的,至少可以堪比凝神期修士,然而那靈獸能夠躲避她的神識悄無聲息的靠近,其強悍程度遠遠不是現在的她可以招架的,所以哪怕前面還有一隻刺尾,江籬也管不了那許多了,直接衝了出去,頓時引起了刺尾獸的注意。

埋頭喝水的刺尾獸嗖地一下抬起頭來,身子蜷縮成團,將柔軟的肚皮牢牢護住,背上的尖刺發出幽幽紫芒,要沖江籬射出劍雨。

只是下一刻,刺尾獸也是一個哆嗦,竟然丟下江籬滾走了,也是一副屁滾尿流的模樣。

追在江籬和刺尾獸後面的是一隻臉盆大小的黑蜘蛛。

四階後期靈獸食髓蛛。

這裡居然會有四階後期的靈獸,江籬只覺得耳朵裡都灌了風,雙腿飛快地邁動,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她的靈氣灌注到雙腿上,漸漸地雙腳已經脫離了地面,踩著那些草葉的尖兒,足下生風地往前沖去,四階後期靈獸,哪怕是凝神期修士也招架不住,她現在只能拼命地跑,至少,也要跑贏那隻刺尾獸啊!

……

超過了刺尾獸之後,江籬仍是沒有絲毫停頓,她的神識注意到那隻刺尾獸被黑蜘蛛給追上了,蜘蛛並沒有靠近那刺尾獸,而是用銀色的蛛絲將其裹成了一個繭,開始的時候,刺尾獸還拼命掙扎,時不時有尖刺從繭內飛出,不到片刻,就完全沒了動靜,被黑蜘蛛拖著繼續往前追。

那銀絲裹成的圓球被黑蜘蛛拖在身後,圓球之中鮮血滲出,在地面上拖曳出一道血紅的印跡。

這個時候,不是去同情別人的時候,江籬,就是黑蜘蛛的下一個目標。

逃不掉,逃不掉了嗎?

感覺到身後的威脅越來越近,江籬將靈力注入貼身穿著的護體法寶,使得身上形成了一道靈氣屏障,緊接著她從木頭簪子中取出了兩顆黑黢黢的。小彈珠,那是張氏儲物空間裡僅有的兩顆霹靂彈,威力無窮。

「嗖!」

江籬的腳踝被一道銀絲刺穿,她只覺得腳腕鑽心的疼痛傳來,將她擊飛在地,往前撲了出去,整個人恰好摔入了一個泥坑之中。

她的護身法寶,竟然被四階黑蜘蛛瞬間擊破。

四階靈獸已經頗有智慧,能夠觀察出護體法寶所形成的靈氣屏障的破綻,靈氣稀薄之處,正是腳踝位置。

江籬滾入土坑,還未緩過氣來,就感覺到無數道絲網鋪天蓋地的射了過來,她手中匕首激發到極致,無數道風刃形成了一股不小的風暴,然而那些銀絲絲毫不動,她連一根絲線都未斬破。

眼看就要被牢牢捆住,情急之下,江籬扔出了霹靂彈。

「轟」的一聲巨響,那些蛛網被炸得四分五裂,黑蜘蛛也停在了遠處,毛茸茸的腳左右移動,似乎對江籬十分忌憚。

它的身上都是斷裂的蛛絲,只是片刻之後,它又吐出了大量銀絲,這一次,它沒有立刻靠近江籬,而是警惕地打量著她。

江籬後悔不迭。

剛剛因為害怕使用了霹靂彈,威力雖然大震懾了那隻黑蜘蛛,但實際上並沒有對它造成太大傷害。她的霹靂彈沒有用在最關鍵的地方。

剩下的一顆霹靂彈,江籬小心收好,她一手柴刀,一手匕首,氣勢洶洶地與黑蜘蛛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