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江籬還未回答,就聽那玄龜突然叫道:「那小子,可是要渡湖?」

小童怯怯地轉過頭去,看向玄龜道:「龜爺爺,湖對岸是不是就有神仙了?」

「渡了這湖,便算是進入了修真界,自然能覓得仙緣。小子你資質上佳,快快渡湖吧!」玄龜笑呵呵地道。此番看到小童,它態度完全變了,腦袋上都笑出了褶子。

「我載你渡湖,你便欠我個機緣,日後有所成就,便不能忘了提攜老龜我!」說到這裡,它身子竟是上了岸邊,沖著小童吼道:「你要尋覓仙緣,還不快些過來!聽說,滄瀾仙宮的修士這幾日正在附近辦事,若入了他們法眼,便是天大的福分!」

滄瀾仙宮?

江籬心頭微微一跳。

控屍門雖然不靠譜得緊,但門中古籍不少,她雖是對修真界了解不多,卻也知道,如今這天下當之無愧的第一大派就是滄瀾仙宮。

也唯有滄瀾仙宮門派的名字裡,能正大光明的帶一個仙字。

三千年前,滄瀾宮有修士飛升成仙。那也是萬年以來,蒼穹界唯一飛升的仙人。也正是這原因,才使得滄瀾仙宮穩坐第一,無人敢攖其鋒芒!是以,這仙凡交界的最後一道屏障——也叫滄瀾湖,預示著滄瀾仙宮非同一般的地位。

小童顯然被說動了,他扯著江籬的袖子,「姐姐,我們渡湖嗎?」

見到那小童與那醜丫頭親切非常,玄龜眼珠一轉,它咳嗽兩聲,嗓音壓低,就顯得黯啞了些,「這姑娘並非有緣人,若是要強行載她渡湖便是逆天而行,老龜我可是要折壽的。」

「啊!」小童頓時愣住,手緊緊地攥住江籬的衣服。

江籬心頭緊張得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玄龜,它之前就是想多得些東西,此時這麼說,到底打的什麼主意?想要占小童的便宜?

玄龜搖頭晃腦,看著小童道:「你叫何名字?」

小童喏喏道:「沉錦。」

「沉錦,若我載你們二人渡湖,你便許諾我,日後為我做一件事可好?」玄龜看著小童,笑呵呵地道。

他真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頭頂上竟有一個淡淡的輝光,那是初初進入修行門檻之後,他那獨特體質所形成的靈氣漩渦,這少年啊,乃是天玄體質,修行一日便抵旁人百日,日後前途無量!能得他一個承諾,它老龜真是賺大了。

沉錦一時有些猶豫,他看了一眼江籬,又看了一眼老龜,髒兮兮的臉蛋上,濃濃的兩道眉毛都皺在了一起。

江籬便道:「誰曉得你要做什麼事?要是殺人放火作惡的話,怎能應你!若是太過危險,要以命去搏怎麼行,不過是渡湖,又不是天大的事情,你若不渡,我們定能想到其他渡湖的辦法!」

江籬此時真的很希望小童能帶上她。但很明顯,他在猶豫。

所以她便把話說開了,也一口把兩人綁在了一起。

說到底她也救過他,雖然施救的時候並沒有想過要回報,但現在在她無計可施,拿不出東西讓玄龜滿意的時候,她希望小童能幫她一把。

至少,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之下。

那玄龜如此示好,必定是小童資質逆天,它想結一個善緣,所以如果能乘著這股東風,那就最好不過。

「自然不會是殺人放火的惡事,也會是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可好?」玄龜仍是笑瞇瞇地看著小童沉錦道:「同樣,我也不會像你討要法寶,這樣總行了吧?」

這時,沉錦便鄭重地點了點頭,「我應你。」

他立下誓言之後,與江籬牽著手爬上了玄龜的後背,玄龜游入湖中,四肢滑動,猶如劃槳一般。

碧波湧動,兩岸青山飛速後退,那另無數凡人神往的仙境越來越近,薄霧漸散,露出了岸邊隨風招展的垂楊柳。

明明這邊是冬日,而一湖之隔的對岸,楊柳依依草色青青,一派春意盎然。

……

靠了岸,江籬牽著沉錦的手下了玄龜的背,她還是朝那玄龜作了一揖,這才拉著沉錦准備離開,而身後,玄龜則道:「修真界人心復雜,並非人人都有惜才之心,你們好自為之。」

它見那沉錦是天才,所以才會要他一個承諾,但事實上,也有多少的天才早早夭折,特別是這種沒有任何背景的天才,只是它老龜對此也無能為力,只能希望他能夠福運皆順,順利成長。

聽得玄龜的話,沉錦握著江籬的手下意識地一緊。

他臉上仍是髒兮兮的,頭也是微微垂著看不清表情,腳尖卻是有些用力,將地上的土都戳了一個小坑。

片刻之後他回頭沖著玄龜笑了一下,「多謝龜爺爺提醒。」說完之後揚起臉看著江籬,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姐姐,我們去找仙人咯!」

「嗯!」

承了他的情,這個時候,江籬自然不會再將他丟下,她牽著沉錦沿著岸邊的山路往前,只要翻過這一座山,便是修真界的關口——萬象城。

萬象城是一個散修聚集的城鎮,並沒有各大修真門派駐守在此,然則每年正月到三月,都會有各門派修士前來此處納新,若是資質出眾得到那些名門大派看中,便是魚躍龍門,一步登天。

萬象城乃是散修城鎮,且無正邪之分龍蛇混雜,想要安穩地待到那些修士前來收人,也是極為不容易的。

因為這邊的靈氣比之那些洞天福地要差些,那萬象城城主又是個元嬰期大能,因此那些名門正派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與這萬象城主達成了合作關系,只要他們來收人的時候,萬象城內不出現魔修滋事,便不會追究。

這些,都是江籬當初在控屍門零零碎碎聽到的消息,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站在這山頂上,俯瞰那一座混亂的散修之城。

城牆高達數十丈,城門亦有兩丈寬。城門兩側立著兩根高大的石柱,聳入雲霄,她明明站在山頂,卻能夠平視那兩根石柱。

石柱的石料是發光的黑石,此時在耀陽之下,顯得格外的炫目。其中一根上雕刻龍紋栩栩如生,那龍頭處的一雙大眼猶如銅鈴,懾人的目光讓江籬渾身一震,另外那根石柱上則光潔溜溜,僅刻了萬象城三個大字。

三個大字劍氣森然,只看一眼,便有萬劍穿心之痛。

江籬勉強移開眼,結果就發現沉錦目光呆滯地看著那萬象城的方向,身子瑟瑟發抖,口角有鮮血滲出。

他被萬象城的威壓所傷!

江籬立刻伸出手覆上了沉錦的雙眼,隨後拿出一根藥草放入沉錦口中,然而此時他一動不動,完全無法吞咽。

江籬便只能將藥草嚼碎了再放到了他口中,那少許的靈氣合著藥汁一起進入沉錦的身體裡,過了片刻,他總算是能動了。

沉錦雙腿一軟,癱倒在地,他面無血色拍著胸口連連喘氣。

「嚇,嚇死了,姐姐,剛剛有好多劍!」

密密麻麻的劍,鋪天蓋地地朝他射了過來,他無處可躲!

「沒事了。那是震懾我們這些新人的,只要不看就沒事了。」

「恩,不看了。」沉錦伸出手捂上了自己的眼睛,明明臉色蒼白,剛剛還九死一生此時卻也是笑了,摸索著往前,指縫裂了一道細縫看路,走幾步路險些摔倒,卻仍是咯咯地笑出了聲。

「仙人好厲害。」

他踩著小路一路小跑,「找著仙人了,就能救奶奶了。」

只是小跑的時候,沉錦忽然身子一頓,應是跑得急了他喘氣不勻,連著咳了數聲,將口中的血液和唾沫一同呸到了旁邊的草葉尖兒上。

「你慢點兒,看著路。」江籬道。

「嗯,姐姐你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