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此時江籬距離山崖頂部已經不遠,實在不想從頭再來。

但是她也沒辦法將手中抓住的人扔掉。對方很輕,她單手拎著也沒有太吃力,這麼七八歲的小童渾身都是傷,能夠走到這裡肯定是歷經千辛萬苦,若是將他扔下,委實心頭難安。

江籬一手將籐蔓卷了幾圈,腳蹬在石壁上,緊接著咬牙將男童大力托起背到了背上,她從儲物法寶裡拿出了一根繩索將男童捆住,這才繼續往上攀爬。

明明對方並不重的,然而背在背上之後爬山,所費力氣比之前至少多了幾倍。等到攀上崖頂,江籬發現自己的雙手已經磨得血肉模糊,手心更是有不少的水泡。

她鬆開咬緊的辮子,咳嗽幾聲之後順勢躺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氣,在這山崖頂上,霧氣已經散了,天藍得晶瑩剔透,像是鑲嵌的寶石一樣。最讓人驚奇的是,那片天幕,仿佛一伸手就能觸到。

休息片刻,江籬醒來,她發現崖頂上有一個水潭,裡面泉水清冽,有幾條金紅鯉魚無憂無慮地游來游去。這水竟是有靈氣的,江籬的手受了傷,此時便想把手伸進去洗淨,哪曉得剛剛碰到水面,就見那金紅鯉魚一躍而起,魚嘴大張,裡面竟然露出森森白牙。

江籬柴刀不離身,這個時候袖子一擋,隨後反手一刀,將那怪魚劈做兩斷,緊接著眼珠一轉,撿了根樹枝用柴刀削尖之後,把那水潭裡的五條怪魚都給叉了起來,之後才慢騰騰地洗了手,擦乾之後再去撿了乾柴生火,把六條怪魚都烤來吃了。

這些怪魚生長在靈泉之中,食之能補充靈氣,江籬自是不會放過。

吃魚的時候那男童也醒了過來,江籬便將剩下的一條遞了過去,男童諾諾接過大口大口地啃了起來,結果被魚刺卡住,一張臉漲得通紅,咕咚咕咚喝了不少的泉水,這才將魚刺給咽了下去。

吃完之後,男童靠著火堆,眼神怯怯地落在江籬身上。

「姐姐,謝謝你救我。」猶豫許久,男童終於開了口,「姐姐也是去尋仙的麼?」他搓了搓手,見對方沒有回答,自顧地道:「聽說神仙有仙丹,能夠救命對不對?」

江籬抬起頭來,「你要救誰?」

「救我奶奶!」說道這裡,男童眼睛驟然點亮,「奶奶得了重病,大夫說救不活了,我聽說山那邊有神仙,有靈丹妙藥肯定能治好奶奶的。」

「你出來多久了?」

小童微微一愣,片刻之後才答:「好像有半月了。」

半月,若是重病之人,不曉得能不能撐過半月,畢竟是寒冬呢。江籬沒有多說什麼,盤腿坐著吸收剛剛得到的靈氣,小童見狀也沒有再說話,怔怔地看著火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等到江籬把靈氣吸收完畢,她看到小童已經坐在火堆旁睡著了,腦袋時不時地點一下,就像是小雞啄米一般。

江籬輕手輕腳地站起,背著包袱自顧走了。

她沒有叫醒小童,萍水相逢能夠出手搭救便已經仁至義盡了,之後他是死是活,都不是她能夠干涉的,她身負血海深仇,連自己的安危都顧不了,又如何擔得起別人的生命呢。所以,還是分道揚鑣的好。他小小年紀能夠進入天懸山甚至幾乎攀上了崖頂,就證明他資質極好且福運也旺,並不是她這個喪門星能比的。

江籬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快步下了山去。

天懸山這一面沒有一點兒雲霧,乾淨得像是剛剛被雨水沖刷過,下山的山路極為好走,不多時她就到了底,往前走了沒多久,就遇到了攔路湖。

這是滄瀾湖,渡過滄瀾湖,便是真真入了修真界。

滄瀾湖湖水有淡淡靈氣,這湖面雖然不寬,裡面卻有大量的靈獸,就像是山崖上長尖牙的怪魚一般,一不小心,就會被水中的靈獸分而食之。

神識掃過,感覺到湖面下那些隱藏的殺機,江籬眉頭皺起,一手捏著下巴打量四周,看看能不能想出什麼法子渡湖。

來到這裡尋仙的人九成以上都是沒有修行過的凡人,其中不乏有些資質不錯的,他們要通過重重考驗渡過滄瀾湖,必定能想出辦法解決,那些凡人都能渡過,沒道理她煉氣三層的修為,還會止步於此。

就在此時,江籬發現湖中的小島竟是朝著岸邊游了過來,她眼前一亮,莫非那是,渡湖的契機?

小島漸漸靠攏,江籬屏息凝神,十分警惕地藏在了湖邊一棵大樹背後,只是等那小島靠岸,露出了頭和四肢,江籬才發現,那座小島竟然是隻巨大的玄龜。

玄龜腦袋上的小眼睛瞄了過來,直接看向了江籬的方向。

「醜丫頭,可是想要渡湖?」玄龜說話了,江籬愣住,隨後從大樹背後走出,站到了玄龜面前不遠處,沖著玄龜行了一禮。

「回龜仙人的話,晚輩的確想要渡湖。」江籬恭謹答道,能夠說話的靈獸,可不是如今的她能夠惹得起的。

「呵呵,醜丫頭倒是會說話,只不過這資質差了些,哪怕渡了滄瀾湖也沒有什麼作為,聽仙龜一聲勸,從哪來回哪去吧!」

天資這問題其實是懸而又懸的,只不過老玄龜修為比江籬高了許多,能夠看出她修煉入門多久,估摸著十多年的時間,十年哪怕沒有修煉之法胡亂摸索,煉氣三層這等修為實在是不夠看的,足以證明,她資質平凡。

資質平凡倒也無妨,那張臉醜得讓人不願多看,到了俊男美女遍地走的修真界,她免不了要受欺凌,別人一個看不順眼就將她往死裡整,這樣的事情老龜看得多了,故而才好心勸上一勸。

江籬咬了咬唇,「晚輩資質雖差,但不怕吃苦,修真本是逆天而行,資質是其一,韌性也十分重要,加之機緣難料,只要不放棄希望,就有成就大道的一天。」

玄龜搖了搖頭,「既你不聽勸,我也不多說,想要渡湖也可以,拿出讓我滿意的東西即可。」

江籬頓時愣了一下,在採的草藥裡翻翻找找,選了最等階最高的那一顆。低等三階靈草蝶香。

玄龜高昂著頭,懶懶道:「不夠!」

江籬便將剩下的也掏出大半,放在了蝶香旁邊,隨後咬唇看著玄龜,對方仍是眼睛一瞇,「不夠!」

「這些都是垃圾。」玄龜還補充了一句。

「那要什麼才夠?」江籬是不會暴露張氏給她的東西的,故而此時只能問道,心裡有個數了才知道如何應對。

玄龜閉眼不答,江籬心頭亦是糾結萬分,卻在這時,一個東西咕嚕嚕地滾了下來。先前那小童摔得七葷八素眼冒金星,勉強站起來還搖搖晃晃,走了兩步又往前一栽,江籬伸手去扶,那小童便順勢摟住了她。

「姐姐,我能跟你一起走嗎?」他吸了吸鼻子,仰頭看向江籬,明明一張髒兮兮的小臉蛋,但眼睛卻格外的亮。細密的睫毛輕輕的顫著,沾染著零星淚珠,就著那頭頂耀陽的光,像是染著的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