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生路在南方。

一路往南,翻過天懸山,渡過滄瀾湖,便是進入真正的修真地界。江籬身上的禁制被張氏解除,她現在修為倒莫名其妙的進了一階,如今是煉氣三層。雖說是進階了,這等修為在修真界亦是完全不夠看的,幸得張氏的儲物法寶裡有件貼身的護體寶甲,江籬穿在身上才覺得安心了許多。

想要修煉成仙的世俗凡人何其多。

天懸山幾乎可以算是天人相隔的第一道屏障,大量的凡人湧到了這裡,就為了那萬分之一的登仙之路。只是誰又會想到,進入那個修真界才是真正的爾虞我詐弱肉強食呢。仙?你以為那邊的人是仙人,其實不過是會一些法術的修士罷了,為了搶奪資源,甚至沒有理由,就會屠人滿門……

天懸上腳下有個極為繁華的小鎮。小鎮名為奉仙鎮。

「凌雲門榮和仙師曾經居住過的酒樓——常德酒樓,走過路過的不要錯過了!」酒樓門口,兩位小廝扯著嗓子吆喝。

「星月閣攬月仙子煉制的法器長恨鞭,姑娘要不要?」

「這位爺,我看你骨骼驚奇天資不凡,實有仙緣,這把削鐵如泥的寒霜匕與你有感應,何不收入囊中?你看你看……」

中年男子回頭,就看到那白鬍子老頭指著那匕首道:「匕首隨你而動,豈不是認主之兆。」他左右移動,發現那匕首尖端的確跟著自己轉,中年男子頓時面露喜色,「這個怎麼賣?」

……

江籬背著一個小小的包袱走在人群之中,她低著頭往前,對周圍的一切都毫不在意。這奉仙鎮裡騙子太多,她煉氣三層的修為倒是能夠辨識一些,但難保此處藏龍臥虎,什麼時候被坑了都不知道。要到能夠上山的地方必須穿過整個鎮子,她埋頭往前,卻不料撞上個人。

「沒長眼睛啊!」一個尖利的女聲響起,緊接著一股勁風襲來,江籬側身閃開,還未站穩就覺得腳下被人一絆,悴不及防之下摔倒在地。

被她撞到的少女十二三歲的年紀,圓臉杏眼,皮膚白皙嫩得能掐出水來,只不過此時少女臉上表情可不好看,一臉厭惡地盯著江籬,手中的紅色鞭子有一下沒一下地抽著地面,發出啪啪的聲響。

那可不是剛剛聽到的星月閣攬月限制煉制的法器長恨鞭,被這冤大頭買了去!

江籬心頭冷笑,兀自垂著頭站了起來。她雖是撞了人,但對方的人也絆倒了她,所以這個時候她是不會跟人道歉的。江籬要繞過對方離開,卻見那少女將鞭子大力一抽,厲聲道:「我有說讓你走了麼?」

她旁邊那人微微側移了一步,封住了江籬的去路,身後兩人又靠了上來,將江籬困在了中央。

少女旁邊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年,這少年生得極為俊秀,頭髮用白玉簪束著,卻有幾縷垂在了頸間。一雙眼睛亮若星辰,仿若桃花不笑亦是含情,細密的睫毛又長又翹,微微顫動間,就好似蝴蝶撲在了桃花上。他精致的下頜微抬著,神情很是倨傲。

看到了江籬的樣子,少年冷哼一聲,「醜八怪!」

江籬默默地估算了一下雙方的實力。圍她的有四人,其中那個少女並非修士,少年則是煉氣二層的實力,身後兩人也有一位修士,修為也是煉氣二層!這樣的話,她要脫身其實並非難事。

江籬想了想,突然伸手擊出一掌,她動作很快,掌風凌厲讓那個少年面露愕然之色,江籬身形猛地躥出,猶如離弦之箭一般衝出了包圍圈,她動作很快身形亦是極為靈敏,左躲右閃地避開了行人,不多時就將那四人黨徹底擺脫。

……

「竟然讓她跑了!」手持紅色軟鞭的少女怒氣沖沖地喝道,她手中鞭子甩得啪啪響,「不是法寶長恨鞭麼,我剛剛施了全力去攔,都沒阻住她去路!」

「那醜女是個修士。」少年皺眉道,「修為還略在我之上。」他是宣城富商之子宣墨,不久之前一男子將一塊古玉典當在了他家的典當行,結果他覺得有眼緣就拿過去把玩,卻沒料到那玉佩之中有一些零碎的修煉之道,他如今修行才2月,且無人指點完全靠自行摸索,能夠達到煉氣二層,足以證明他的天資極為出眾。

他要離家尋仙,表妹靈兒死活也要一起,父親便花大價錢請了兩位保鏢,其中一位還是修士,只不過現在看來,這修士實力也平平,連個醜八怪都攔不住。

宣墨冷哼一聲,「走吧,她肯定也要去攀那天懸山,總會遇到的,到時候替你出氣。」

「嗯。表哥最好了。」

……

江籬到了天懸山腳下。

天懸山常年濃霧籠罩,每年只有三四月間那些霧氣才會散去,顯出山路。此時是隆冬,還要等上兩月的時間霧氣才會散開。正因為此,這山腳下倒是人煙稀少。幾個轉悠的凡人,都是一些做生意的。

「小姑娘,現在可不能登山。」一個帶著頭巾穿著棉襖的大娘笑著朝江籬招手,「兩個月後這裡才會開山,不如到我那裡住上兩月,價錢不貴,包你住得舒服。」

江籬搖了搖頭。她身上沒有多少銀兩,一路過來都是風餐露宿,根本沒錢住店。之前完全不曉得還要在這裡耽擱兩個月,這樣的話,她是不是得找個破廟待一待。江籬本打算詢問一下附近是否有破廟,只是她下意識地往前走了幾步。

她的元神很強,神識掃過去的時候,能夠穿透那濃霧,隱隱窺見山路盤橫而上,似乎想要攀上天懸山並不困難。這裡攔的是普通凡人,她如今已有了煉氣三層,還有護身寶甲護體,斷不會因為這點兒霧氣就困在原地。

「姑娘,真去不得!」那婦人又喊了幾句,見到對方進入了山這才嘀咕幾句,「又碰上個不要命的!」

江籬進了山。因為靈氣回來了,在外面的時候雖然是隆隆冬日,但她一直沒覺得有多冷,然而跨進這天懸山,便覺得冷風割面,周圍明明沒有雨雪,卻凍得她渾身哆嗦。靈氣運轉之後,江籬才覺得稍稍好了一些,她活動了一下胳膊腿之後,照著神識所顯的小路攀了上去。

之前在張獵戶那裡爬山砍柴的鍛煉此時派上了大用,她小心翼翼地上山,竟是沒遇到多大的危險。只是到了半山腰的位置,周圍的霧氣更濃,神識萬分仔細的搜索,那小路也是時隱時現。

有兩次江籬都走錯了路,還遇到了猛獸襲擊,若不是她動作很快,一柄砍柴刀舞得虎虎生風,恐怕也不能全身而退了。

在沒到性命攸關的時候,江籬不準備動用身上的法寶。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她是懂的,這天懸山對於凡人來說是難以攀越的難關,但對於修士來說卻是輕而易舉,張氏給她的東西,若是暴露出來又恰巧被人發現,恐怕會給她引來殺身之禍。

江籬從包袱裡掏出一截草根嚼碎了吞下。那是一株靈草的根莖,低階靈藥在修真界數量不少,不過在凡人界倒是十分稀有,江籬一路過來運氣不錯,也收集了幾根,她不會煉丹煉藥,便按照張氏所給的草藥圖鑒上的方法草草處理了一下,用在靈氣枯竭的時候補充力氣。當然,這樣的草根味道極為苦澀,能夠補充的靈氣也是極少的,修真界底層修士也是看不上眼的,這樣一來,她便能放心使用了。

休息一陣之後,江籬繼續上路,她神識探索著前方,卻發現那路在懸崖邊停下了。那旁邊是筆直陡峭的山壁,山壁極為光滑,像是被一劍削平的一般,上面連根雜草都沒,唯有數十根長籐從頂上垂下,隨風搖蕩。

這是要大家抓著籐蔓爬上去麼?

看到這樣的情形,江籬微微地怔了一下,她自是不懼這樣攀爬,然而看到這樣的山壁和長籐,她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江笆。

仰頭看著那猶如指天利劍的山崖,江籬的脊背繃緊,眼睛裡沒有淚,卻像是進了沙子一樣,讓她有些睜不開眼,恨不得伸手去揉。在原地站了片刻,江籬將包袱捆緊,伸出雙手緊緊地握住了籐蔓。

她的頭髮挽了個粗辮子此時用牙齒咬著,雙手拽緊籐蔓往上爬,雖有些累,但靈氣運轉間對周圍的寒風有了抵抗,也並不覺得危險,爬到了一半的位置之後,江籬的神識才發現上方不遠處似乎有個移動的小黑點,那是什麼?

天懸山濃霧彌漫,她用神識也看不真切,便沒有繼續去打量,只是心頭生了警惕,往上攀爬的速度也慢了一些,卻在這時,江籬聽得一聲慘叫,她看到高空有重物墜下,猶如一只被箭射落的蒼鷹。

在那重物落到身邊之時,江籬伸出手,將對方的腰帶直接拽住。

那是一個七八歲的男童,此時早已嚇得面無人色,見他沒有動靜,江籬便明白他已經嚇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