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張玉倒沒想到那半死不活的小童竟然入住了萬象城的客棧。

萬象城的客棧是城主的產業,每一家客棧外面都有防御陣法,雖然那陣法他能破,但攔住靈鳥卻沒問題,這讓他極為惱怒,心中又有些擔憂。

那小童有同伙。

小童的同伙,會不會也是被師父看中之人。如今滄瀾仙宮出來辦事的有十人之多,要是被其他人撞到,豈不是壞了他的事。

靈鳥此時無法探測到客棧內部的情況,不得已,張玉也朝著客棧過去。

他沒有進入客棧,而是在離客棧距離不遠的地方,用神識悄悄侵入那客棧的防御結界,循著氣息找到了小童所在。

他還沒死,應該是服用了丹藥,雖然傷勢頗重,但養個半年還是能恢復的。他當時是朝著心口踢的,用了一些力道,對於凡人來說絕對承受不住。那些下品的靈丹也救不回來。

也就是說,那小童服用的至少是中品靈丹。靈丹是極為貴重的,一枚中品靈丹,一般也要二十塊中品靈石上下,他在門中所服用的靈丹也是中品為基礎,上品都留著衝擊進階時使用,這麼看來,這小童身上莫不是還有當年師父留下的些許仙靈寶物。

張玉心中一動,他視線一轉,注意到旁邊的江籬之後,心情頓時輕鬆了不少。

原來是個資質奇差長相難看至極的,雖說如此,他仍是仔細看了兩眼,確定沒有師父留下的訊息之後,臉上已經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張玉轉身離開,他在僻靜角落捏了個訣,設了個結界,隨後尋了個煉氣期沒什麼本事看起來憨傻呆蠢的修士,對他溫和一笑。

「我瞧你資質不錯,有意將你收為雜役,不知你可願意。」

那大漢先前也圍觀了滄瀾仙宮玉面公子的風姿,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這樣的差事會落到自己頭上,他瞪大眼睛,手指指著自己鼻尖兒,「仙人,您跟我說話。」

「自然是你。」張玉笑容如春風,心中卻是極為不耐煩了。

「當然願意,願意願意!」大漢心情激動,說話都結巴起來。

「要成為我雜役,須得簽訂契約,並且完成我一項考驗。」說到這裡,張玉繼續道:「你可有信心!」

「有有有!」

「那你先放鬆,神識徹底放鬆,方便你我立約。」大漢點頭稱是,依言而行。

張玉輕易便哄騙了個傻子,也幸得這裡是萬象城,剛剛入城的凡人還不少,其中不乏蠢笨之人,才如此容易得手。他在那蠢漢丹田識海設了個陷阱,一旦任務完成,此人便會自爆而亡,因是自願,便找不到任何線索,屆時也落不到他頭上。

大漢心情激動地去了江籬他們落腳的客棧。他只道是完成了考驗便成了滄瀾仙宮的人,連萬象城的規矩也無所畏懼了,進入客棧之後隨口編了個幌子,就按照指點直奔江籬的房間,以他的本事是無法破開那房門的結界的,仙人心善,還賜了他一隻靈鳥,能夠助他一臂之力。

……

房間內的江籬有些心神不寧,修煉那門新買的心法都差點兒茬了氣。心法運行一個周天之後,她便沒心思繼續練下去了。

不久之前,她似乎感覺到了窺視的視線,但她根本捕捉不到,若是之前,她肯定會認為是自己的錯覺,畢竟這裡是萬象城的客棧,但沉錦惹上了那滄瀾仙宮的修士,現在他來查看便很有可能。

那人心思真是惡毒。已經將人踢得半死不活,卻仍舊不願放過。這些所謂的正道修士,連控屍門萬分之一都不及。她好想繼續修煉控屍門的心法,繼續煉制活屍,做一個不需要帶著假面具的魔修。只是她也知道控屍門是魔道中的異類,大多魔修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角色,她現在的實力去混那些魔修聚集之地,恐怕會被啃得渣滓都不剩下。

就在江籬胡思亂想之際,她忽然心頭一跳。

江籬猛地抬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房門處。她從椅子上起身,手握匕首,朝著門邊挪了過去。

遠處,用神識注意著客棧內動靜的張玉咦了一聲。

這丫頭只有煉氣初期的修為,竟然能夠察覺到異常?靈鳥在他眼裡威力不大,但也相當於凝神期修士,修為遠遠高出那丫頭,而有靈鳥的陪伴,大漢的氣息也被掩蓋了,她是如何發現門外有動靜的?

這個時候,江籬再次感受到了那惡意的窺視。她緊張得渾身繃緊,握著匕首的手也顫抖不停!

就在這時,大門被突然破開。

一道綠光直接射入,朝那病床上的沉錦飛射而去。江籬揮匕去阻,只覺得手腕被震得發麻,於此同時,一個聲音喝道:「受死吧!」

大漢手中重錘敲下,他是煉氣五層修為,天生力大無窮,這時候一對重錘砸下,猶如兩座小山迎面壓下。

江籬閃躲不及,只能雙手硬接。這個時候,她已經完全沒辦法顧及沉錦了。

……

靈鳥攻破房門禁制之時,這客棧之中,便有人注意了。一般情況下,這樣的小客棧內並不會有什麼高階修士坐鎮,事實上,這些客棧裡的修士也幾乎都是煉氣期,掌櫃都不例外,大都是萬象城城主手下修士的親人,還是修煉資質差的親人。

畢竟這裡一是有法陣保護,二來這是城主的產業,沒有誰那麼沒腦子來鬧事,也就不需要高階修士壓陣了。

正是這原因,張玉才會隨便叫了個人便能進去殺人。卻沒想到,今日這客棧裡卻來了了不得的大人物。而他們修為之高,又刻意斂了氣息在此地相聚,自然連張玉都瞞住了。

「喲,竟然有人在這裡鬧事。」天字號客房之中,一名長著絡腮鬍的中年男人將手中茶盞擱在了旁邊。此人身上穿的,赫然是滄瀾仙宮的服飾。

與他對弈的人面色不虞,他看起來三十歲上下,眉峰凌厲,鼻梁高挺,一雙上斜眼顯得極為銳利,給人一種冷淡嚴厲之感。

萬象城城中心有一座雕像,此人樣貌與那雕像一模一樣,竟是萬象城城主萬林。

萬林的威壓一施展,江籬房間裡的一切都好像停止了。

就在感覺到不妙的那一瞬間,張玉立刻遠離,同時他引爆了大漢元神,他反應極快,動作隱秘,待遠離之後,才驚覺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大漢神魂俱滅,靈鳥化作一片綠葉,連一絲氣息都沒留下,萬林眼神更冷,神識開始覆蓋整個萬象城。只是這個時候,張玉渾身上下毫無異常,而他又是滄瀾仙宮的人,自然也沒有引起萬林注意。

等他冷哼一聲收回神識之際,就聽滄瀾仙宮那絡腮胡子驚道:「床上那要死不活的小子,竟然有須臾老兒留下的訊息。」

他眼珠一轉,嘿嘿一笑道:「這動手的人恐怕與滄瀾仙宮的人有關。萬老弟,我在這裡向你賠個不是!」

「嗯!」萬林看向沉錦,眼神凌厲絲毫未減。

「萬象城內最近沒有來什麼高階修士,能夠使出這招,對這房間裡的人下手的,也只有你們的人了。」

……

江籬剛剛覺得自己的手都被那重錘給敲碎了,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那大漢,竟然瞪大雙眼,在突然倒下了。

倒地的瞬間,血霧迷茫。這是元神自爆,若不是她面前突然升起一面水牆,那自爆的威力,也足以將她瞬間擊殺。

有人出手救了他們。